《鬼谷後人,我是改命師》[鬼谷後人,我是改命師] - 第2章 壞一顆螺絲要賠一台車?

就這樣,20歲生日的第二天,在大雨中,我被父親送上了去往省城的公交車。

一路上我都在回想父親的話:

「鬼谷家族一脈單傳兩千多年,為躲避戰亂和追殺,他規定每三代必須換一個地方生活。」

「到你又三代了…」

終於,到了省城燕京,雨已經停下。

下車後,我背着大大的包,迷茫的走在大街上。

這之前,我連村子都沒出去過。

呵呵!還鬼谷後人,哪有什麼特殊能力,不還是餓的肚子咕咕叫。

先不管那麼多,我得找個活干,否則今晚都要露宿街頭了。

當我走過一家汽車修理店時,牆上貼出來的招聘啟事吸引了我:

{冰雪汽修:招修理工,月薪800元,包吃包住}

我鼓起膽量走進修理店,店面不大,四台車已經佔滿了**位。

三個穿着藍色工作服的工人,圍着其中兩台車正在修理。

我繼續向裏面走,最裏面的牆上掛着一排輪胎,側面是一間玻璃辦公室。

辦公室門開着,辦公桌後面坐着一個女人,正在打電話:「小張,你連招呼都不打,說不來就不來了?店裡現在都忙不過來了…」

這女人,精緻的臉龐,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高挑的鼻樑,再配上一對烈焰紅唇,彰顯着一種成熟而又幹練的氣質!

」踏瑪的!」掛了電話,女人氣哄哄的罵了一句。

我「咚咚」敲了兩下門。

「你是誰?」看到狼狽不堪的我,女人嚇了一跳。

「你好,我叫王小九,想找工作。」

「你?怎麼像個逃荒的?」

「剛從老家出來。」

「你能幹?」

女人眼神里充滿了質疑,開始仔細打量我,185的個頭,褲子膝蓋處有一塊補丁,雖然頭髮被雨澆過,有些凌亂,但依舊藏不住我英俊帥氣的面容。

「我在家種過地,放過牛,干體力活沒問題。」

我斬釘截鐵的回答。

女人呵呵笑了,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又增添了幾分靚麗。

她走出辦公桌,一身職業裝,修長的腿配上黑色**,腳下一雙黑色亮皮高跟鞋。

我想,這應該就是城裡人說的白領,大方,得體。

她彎腰在一個零散包裹裏面找着東西。

也許是剛剛來到陌生的城市,我對她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她翻出一套藍色連體工作服,扔給我。

」去樓上把行李放下,把這個換上。」

「我被錄取了?」

「先幹着吧!」

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女人叫林若雪,比我大2歲,是這裡的經理,也是老闆。

我順着樓梯跑到二樓,這是一間宿舍,有兩張上下鋪的鐵床,其中一個下鋪空着,其它床鋪應該是另三個工人的。

放下行李,換上工作服,跑了下去。

女人把我交給了一個姓潘的師傅。

………………………

就這樣,我在這個冰雪汽修店,一干就是4年。

呵呵,鬼谷後人,改命師,可以看到過去、預知未來……

屁!

我都已經從一個小學徒,成了正式工,工資也由800漲到了1000,不還是一天天累的跟驢似的。

偶爾去買注**,我會盯着那個走勢圖看很久,以為能看出什麼,結果最多中過5塊錢。

宿舍幾個人鬥地主,我盯着他們的牌,以為能看透,每次都輸的很慘。

我越來越對父親為了趕走我,而編的故事感到厭惡!

這4年,唯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店裡的人都對我很好,潘師傅事無巨細的教我修車技術,林若雪經理,更像是對親弟弟一樣照顧我,經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