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 - 第2章 詭異的燈火

在付守政剛剛消化的記憶中,那盞怪異的提燈叫做「天燈」。

在這個世界,每家每戶都有這樣的東西,原因很簡單,家裡沒有天燈的人都死了。

至於這東西的來歷,付守政已經記不清了,只知道天燈一旦點燃,照亮之處的陰邪將會完全退避,但必須是在一個足夠密封的空間內,若是室外,天燈根本就無法點燃。

點燃天燈的方法也很簡單,只需要以指腹抹在燈芯中間的那塊燈油上,天燈就會自行燃燒。

但,點燃天燈是有代價的,從付守政獲取到的記憶里來看,這具身體的原主曾多次點燃過天燈,而付出的代價便是……

自己的壽命。

每點燃一次天燈,都需要付出與點燈時間相等的壽命,也就是說,點燈一夜,失去的壽命將會是兩夜。

更重要的是,病重之人陽氣衰竭,便無法點燃天燈,這也是付守政沒有自己點燈的原因。

在楚端陽將天燈點燃後,屋內的暖光照耀之下,付守政這才感覺呼吸通暢了起來。

他乾咳了兩聲,緊接着揉了揉火辣辣的脖子。

「端陽,我不想吃飯了,你吃吧。」付守政微弱的用氣聲說著話。

他想着,如果不吃飯的話,也許要不了幾天就能餓死吧?

死了就解脫了……

楚端陽看都沒看他一眼,將帶回來的飯碗從桌上端起,緊接着又走到床邊,夾起一筷子白米飯喂到付守政嘴邊,開口道:

「兄長這是把腦子摔糊塗了?可莫要再說這樣的胡話,把嘴張開,端陽喂你。」

付守政沒打算張嘴,卻被楚端陽手中的筷子硬生生撬開了牙關,白花花的幾粒米飯就這麼落進了他的口中。

楚端陽似乎根本不在意兄長病弱與否,十分粗暴地對他進行着餵食,付守政根本反抗不了。

沒過多久,一碗大米飯便被付守政吃得乾乾淨淨。

雖然沒有任何下飯菜,但有東西吃的飽腹感也讓付守政身心舒緩了許多。

他掙扎着坐起身來,背靠着牆壁,繼而轉頭看向楚端陽,開口問道:

「端陽,今天在哪戶人家幹活?」

「宋大夫家裡新添了幾隻小雞崽,讓我領到村邊兒那塊野草田裡去啄些蟲子吃,怎麼了兄長?」楚端陽如是回答道。

在付守政的眼中,他正一臉恭敬地看着自己,凈是不悲不喜的神色。

在這具身體的原主出事兒之前,無論外出做工還是點天燈,都是他一人負責,從未要求過弟弟有什麼付出。

而近一個月,原主的日子都在床上度過,一切重擔壓在了楚端陽的肩上,也不知道他能否負擔得起,又是否會有些怨言?

付守政搖了搖頭,又道:

「端陽,辛苦你了。」

雖然在他看來,自己是穿越者,跟這個弟弟並沒有血緣關係,但既然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還繼承了這具身體原主的記憶,扮出一點兒哥哥的形象也是應該的。

「兄長這是怎地?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語,難不成……被邪祟上了身?」

「不應該不應該,天燈正點着呢,怎會出現如此狀況?」

楚端陽一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