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詭道修仙:成為道尊的那些年] - 第10章 誰能分辨誰是誰?

在楚清明的注視下,付守政端起葯碗直接一口悶。

他盡量不去感受那股苦澀的味覺,避免直接嘔吐出來。

這碗葯如果是宋大夫後開的那副,應該不會對自己造成什麼影響吧?

起碼就現在看來,付守政對於宋大夫還是比較信任的。

楚端陽、楚清明、宋大夫、王瘸子、馮村老,在自己目前所接觸到的這些人里,楚家兄弟實在詭異,斷然不能相信。

王瘸子和馮村老了解不深,還無法看出他們是否有何異常。

唯獨宋大夫取了他一個月壽命,能讓他不那麼懷疑。

畢竟這種世道,取壽命只是交易,如果什麼都不圖,那才得好好想想,對方為的究竟是什麼?

喝過這碗葯,還真別說,不到半個時辰,躺在床上的付守政就感覺身子骨活絡了許多,身體的不適感也在逐漸消失。

可他剛放鬆了沒一會兒,腦子裡又是一陣抽痛。

無數畫面像幻燈片似的在他腦海中演變。

他又獲知到了一份全新的記憶。

從這一刻起,他變成了「楚端陽」。

一個月前外出做工時,他不慎從李老爺家的房頂上摔了下來,這才一直卧病在床,生活全靠兄長楚清明料理。

這些記憶跟他之前所獲知的沒什麼區別,唯獨兩個人換了角色。

這讓付守政自己都搞不清楚了,他到底是楚清明還是楚端陽?

不,不對,自己在想什麼呢?

我不是楚清明,也不是楚端陽,我是付守政啊!

而這期間,楚清明一直坐在桌前沒什麼動靜,只是默默點燃了天燈,以防食氣鬼這樣的存在找來。

他就這一個弟弟,雖然弟弟淘氣了些,但兄弟倆相依為命,肯定要好好保護他。

天燈上繚繞的白色霧氣一點點升空又消散。

楚清明很清楚,消散的不只是霧氣,還有自己的壽命。

但這都沒關係,誰讓自己是兄長呢?

長兄如父,做這些都是應該的。

等付守政略微克服了腦子裡的問題,他直接下到了地上。

那副葯的效果簡直好到沒話說,見效居然如此之快。

「端陽,你這是幹嘛?」楚清明察覺到了付守政的動作,立刻出聲質疑道。

「啊?我就試試這藥效怎麼樣。」付守政回答道。

「宋衙推那老傢伙,治個病吃了一個月的葯才好!怪不得村民們都說他是奸商,我看他就是故意的!前面先開點兒治標不治本的葯,先吊著命,後邊兒又下猛葯!」

「我呸!吃人壽命這件事兒,真是被他算計得明明白白!」

楚清明義憤填膺的咒罵道。

看樣子,他對宋大夫似乎很不滿。

想想也是,村子裏就宋大夫一位衙推,無論定價還是什麼,全由他一人說了算。

畢竟關乎人命的事情,也沒人會因為收取的壽命比較多,就完全放棄掉醫治的機會。

付守政對於楚清明的話不置可否,因為楚清明的身份存疑,所以他並不打算輕易相信。

「兄長,我有些餓了,家裡還有米飯嗎?」付守政如是問道。

從昨天中午吃過飯後,他已經快一整天沒有半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