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的情深不悔(書號:8954)》[傅先生的情深不悔(書號:8954)] - 第7章:膽子不小

兄妹幾個都笑不出來,只能僵着臉移開了視線。

傅家這個男人,除了老爺子,誰都惹不得。

不過,誰能想到這個叫蘇涼的女人會這麼漂亮,她一出現,就打了所有人的臉。

站在傅墨衍身後的蘇涼,心裏悄然升起一股暖意,墨爺這是在為她說話嗎?

「大家好,我是墨衍的未婚妻蘇涼,知道各位長輩和兄弟姐妹們都很關心墨衍的婚事,我在這裡替墨衍謝過大家,也請各位放心,從今以後,我會照顧好墨衍,不會再讓任何人說他一句是非。」

話音一落,瞬間靜默了。

這蘇涼膽子不小,第一次見面就口出狂言,不會再讓任何人說傅墨衍一句是非?

她知不知道除了這個家裡,外面的人都說傅墨衍什麼,她哪裡來的自信?

傅墨衍的二叔傅耀黎心思沉一些,眉頭緊鎖,對傅墨衍質問道:「這就是你找的未婚妻?」

傅墨衍暗沉了下來,看向傅耀黎,嘴角勾起的弧度帶着輕蔑涼薄的冷意:「二叔這話是何意?」

二叔?

蘇涼看向他這個二叔,其他人見到傅墨衍,大氣都不敢出,這人恐怕不是省油的燈。

傅耀黎輕哼了一聲,「一個毫無背景,家室平凡,靠着一張好看的皮囊就妄圖攀上我傅家高枝的女人,墨衍,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蘇涼沒想到墨爺的二叔會直接攻擊她,還以為這樣的家族,不管怎麼樣大家都相互留幾分顏面。

就像剛從傅二嬸和她的兩個女兒說的那些話,雖然句句諷刺嘲笑,卻不至於那麼直白。

只是他這樣針對她,當她是吃素的嗎!

「謝謝二叔看得起我這張臉,不過二叔,墨衍已經足夠優秀了,難道要再找一個有家世背景的女人搶家產嗎?」

「再說二叔第一次見我,怎麼知道我是哪種女人呢?以家世審度人,是否太過偏激了些?」

氣氛再次冷凝。

傅耀黎的面色一下子差了起來,站起身直指蘇涼,氣憤地質問傅墨衍:「這就是你找的未婚妻?說話沒大沒小的,她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裡也有她說話的份兒?」

「傅二爺還活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時代嗎?」蘇涼無辜的看着傅二爺,反問道:「我作為墨衍的未婚妻,自然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墨衍的家,也是我的家,難道我在自己家都沒有說話的份?」

傅墨衍彎唇,靜默的深眸中透出一絲笑意。

傅二爺黑着臉,不等他說話,蘇涼又道:「如果真是這樣我也就認了,只不過我很好奇,傅二爺對自己侄子的未婚妻管得如此苛刻嚴厲,對自己的妻女卻如此放縱,是否太過於雙重標準?」

自己的妻女在背後議論自己的侄子他充耳不聞,卻對侄子的未婚妻指手畫腳,可不就是雙標?

傅二嬸忍住翻白眼的衝動,臉都黑了,可當著傅墨衍的面,她還真不敢說什麼。

這個外界人稱墨爺的男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