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帶着小祖宗震驚全球》[夫人她帶着小祖宗震驚全球] - 第一章早產

酒店房間內,一對男女抱在一起激情忘我擁吻……

突然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一個大腹便便的女人怒氣沖沖跑進來,衝上去推開他們,聲嘶力竭大喊:「何松康、黃如月,我哪裡對不起你們了?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這樣對我?」

黃如月滿臉得意,從何松康懷抱里出來,「為什麼?安紫萱,你真是好笑,松康從頭到尾喜歡的人只有我,你算什麼東西?」

看着安紫萱那張絕美動人的臉,眼底掩不住的嫉妒。

若非那晚她使計提前把安紫萱帶去了另一個房間,跟另一個男人睡了,何松康肯定狠不下心甩了安紫萱。

何松康很不耐煩,「如月說的對,安紫萱,要不是你安家有錢,我怎麼可能低聲下氣的跟在你身邊這麼久?」

「何松康,你無恥!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居然認識你這個不要臉的渣男!」

安紫萱氣憤不過,一巴掌往何松康的臉給甩過去。

沒想到何松康反手抓住她的手腕,緊接着右手往她的臉狠狠甩過去!

「啪!」安紫萱左臉頓時紅腫,臃腫的身體一時沒站穩,摔倒地上。

「安紫萱,我是渣男沒錯,可也比不過你和別的男人搞大了肚子,還沒皮沒臉說是我的種!」

安紫萱驚愕的搖着頭,「不…那晚和我在一起的男人明明就是你,為什麼你不承認?」

黃如月雙手環胸,諷刺笑道:「拜託!安紫萱,你別裝了,行嘛?那晚松康和我在一起,他怎麼有空陪你?」

「……」

安紫萱臉上的血色一點點退去,想起那晚是黃如月慫恿她喝酒,說是壯膽,別到時候她羞澀得跟阿拉伯的女人似的,一點也放不開,壞了何松康的興趣。

她才喝了幾杯,醉醺醺的,後來黃如月扶她去房間。

想起這些,安紫萱俏麗的臉湧起一抹怒色,「所以,這一切都是你們的圈套,為了讓我爸更相信你們,所以你們設局把我的清白也搭了進去,對嗎?」

「安紫萱,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我未婚妻了,趕緊滾!以後別讓我再看見你,不然別怪我手下不留情,把你也送去監獄和你爸作伴!」

何松康極度厭惡嫌棄的眼神,彷彿她就是一塊又粘又噁心巴拉的膏藥,恨不得趕緊甩掉,再踩上幾腳。

「松康,跟她費那麼多口水做什麼?咱們走吧。」黃如月得意的笑了笑。

「嗯。」何松康溫柔的表情,和剛才吼安紫萱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隨之兩人離開房間。

癱在地上的安紫萱,看着他們的背影,淚流滿面。

沒想到從前對她溫柔似水又百依百順的男人,早就跟黃如月勾搭在一起,偷走安氏企業的財產背叛了她,如今還污衊她父親,把他送進監獄……

來不及懊悔和憤怒,突然皮包里的手機響了。

安紫萱擦掉臉上的淚水,吸了吸鼻子。

電話里響起陌生的女聲,「你好!請問是安紫萱嗎?」

「是,我是。」安紫萱急忙回應。

「安紫萱女士,你父親因突發重疾,現在情況危急,你趕緊來醫院見他最後一面吧。」

「……什麼,我爸、爸不行了?」安紫萱臉色慘白,心裏緊張又害怕。

「安紫萱女士,你現在趕緊到醫院哦,不然就見不到他最後一面了。」

說完,電話掛斷了。

安紫萱心急如焚,挺着一個大肚子,衝出房間,跌跌撞撞往醫院那邊跑去。

然而剛到馬路邊,腹部突然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痛楚,伴隨着還有一股熱流緩緩從體內流了出來。

安紫萱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下意識低頭望去,地上赫然出現幾滴鮮紅的血!

額!

她、她這是早產,要生了!

可是,不、不行啊!

爸爸還在等着她,怎麼能在這時候生孩子?

「寶、寶們,再忍忍吧,媽咪要見你們外公一面,最後一面,不然、不然怕來不及了……」

安紫萱咬着牙,摸着圓滾滾的肚子,試圖減弱腹部的痛楚。

這時一輛黑色加長版的奔馳飛奔而來,裏面的後排座上坐着一個男人。

一身穿着黑色的手工定製西裝,高挺筆直的身影,冷峻帥氣的面容,如雕刻般完美,強大的氣場,沉如松雪,如同帝王。

司機看到前方挺着大肚子的安紫萱,臉色不好,地上還有些血跡,情況似乎不妙,不禁小心翼翼往後視鏡里的男人看了一眼。

欲言又止,結結巴巴,「婁總,那、那個孕婦看起來有些不對勁,我們、要不要送她去醫院?」

男人本來也不想多管閑事,可順着司機的目光望去,看到安紫萱,帥氣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