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來電及時將我從主任的咸豬手中解救出來》[父親的來電及時將我從主任的咸豬手中解救出來] - 第5章

父親應該是要到了,我從陽台往外看去,那個叫虎哥的男人不在,那輛麵包車也不在原處。
計劃終於要開始了。
姐姐,很快就能回來了。
四.今天我和往常一樣外出散步回來,站在門外停了一會。
摸了摸門把手,將手指在鼻下輕嗅,消毒水的味道。
父親今天是準備殺掉我了嗎?
把指紋擦得好乾凈。
我面色照舊,打開了門。
父親在沙發上坐着。
我給父親接了一杯水,他可能是不敢喝吧,怕裏面有葯?
我拿起水杯喝了下去,裏面確實有葯。
我坐在父親對面,心裏埋怨道父親怎麼動手這麼慢。
「你太讓我失望了。」
父親打開手提箱,裏面有很多刀具藥物。
我歪着頭,譏笑了一聲問父親「你的基因就這麼重要嗎?
值得你親自來。」
像是被戳到了痛處,父親將工具箱猛砸在桌面上,隨着響聲上身往前探,雙眼很狠瞪着我。
「你懂什麼!
你們這些女人懂什麼?
我的研究成果不能因為我的身體而中斷!
如果基因改寫順利,整個世界都會為我歡呼!
如果不是只有你倆的骨髓匹配!
這神聖的研究根本輪不上女人!」
「哈哈哈哈哈…」我用手指拭去笑出的眼淚「父親,你聽聽自己說的話,可不可笑?
嗯?」
父親自從發現自己有後天不育的情況後,就開始擔心自己畢生的研究沒有人可以接替,唯一的小兒子又患有多發性惡性骨髓瘤,看不上女人,卻不得不用我和姐姐的血和骨髓去為言家傳宗接替哈哈哈哈哈。
「父親,姐姐失蹤了你知道嗎?」
「要不是只有你可以匹配,我怎麼會來?
!」
父親看我沒有什麼動作,乾脆就這麼開始準備工具,一點都不防備我。
我看着手臂處的血液從身體里緩緩流動到輸液管中,時間應該夠了。
「父親,你應該喝了那杯水的。」
我望向父親,他已經迎面朝天的躺倒在沙發上,呼吸微弱而艱難,眼中滿是疑惑和驚嚇。
待他閉上眼睛,我緩緩拔下手臂上的針頭,看向卧室里走出來的短髮女人,她還是穿着弔帶睡衣,但是神情正常了許多。
「可以開始了,母親。」
這才是我們的計劃,我、姐姐、母親。
我們三人長達五年的計劃,徹底毀掉眼前的人。
-往事-父親在多年前下到南方遇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