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久必婚》[分久必婚] - 第7章(2)

杜施聽見自己心顫的聲音。

之後的很多年,每到這個季節,聞見熟悉的味道,她依然回不自主地回憶起這一刻,心中如獲至寶的飽脹感,以及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悵然若失。

孟延開鬼迷心竅地發了怔,甚至不知不覺地俯下了頭去迎合她的高度。

杜施伸手去夠他的脖頸,意欲加深這個吻,卻忽然被他拎着手腕丟開。

孟延開唇抿成線:「杜小姐在男人面前都這麼不矜持?」

杜施舉起左手晃晃手指,展示戒指,盯着他唇上自己留下的水潤痕迹,「未婚夫妻接個吻,增進一下感情,跟矜持與否毫無關係。」

有理有據,無法反駁。

孟延開提醒:「你又忘了,我們之間,沒有也不需要感情。」

「對,你昨晚也說不願意來着,卻連夜買好了戒指,」杜施摸着那隻大了不少的戒圈,抬眼去看遠處的燈,嗓音清潤,「說不會喜歡我,跟我親密時又如此忘我……」

杜施想了想,舉了個例子:「我聽說你與葉言卿相戀多年,兩情相悅,舊情難忘,可現在一看,所謂的舊情也不過如此嘛。」

杜施她話音剛落,孟延開連給她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伸手扣住她的下頜,將她臉帶到自己面前。

他噙着笑,語氣卻帶着寒意,手上使了勁,「便宜都給你佔了,說話還這麼難聽?」

孟延開這晚上被她搞得夠嗆,招招出其不意,令人精疲力竭難應付,這會兒耐心終於告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