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久必婚》[分久必婚] - 第6章

杜施垂着眼,將戒指拿在手中打量。

孟延開的話,她一個字一個字聽過去,並未感到任何被求婚的喜悅。

杜施唇角揚起淡淡弧度:「你就這麼確定,回到之前的位置就不會有任何交集?」

時值春盛,這幾日氣溫節節攀升,已經有了初夏氣息,夜晚的風中殘餘着幾分濕潤和燥熱,裹攜着青草的清新,穿窗而來,溫溫地拂過面龐,惹得人莫名心生躁動。

她的語調依舊平和溫軟,孟延開發現,似乎他說任何過分的話,都不會激起她的負面情緒。

可他不僅沒有任何快意,心中煩躁更是愈演愈烈,不知煩的是勝之不武,還是她看起來根本不屑跟他在這種口舌之事上爭個輸贏。

見這人軟硬都無法拿捏,孟延開語氣更加疏離冷漠:「什麼意思?」

他靠着車座,半闔着眼,目光看進夜色里,不知作何想法。

「就是說,也許我賊心不死,還會另尋時機,向你發出婚姻合伙人的邀約呢?」

孟延開一言難盡地看向她,她一隻手支在扶手箱上撐着下頜,猝不及防地四目相對。

孟延開一頓,「那你還挺厚臉皮的。」

「只對你厚臉皮,你會感到榮幸嗎?」她望着他,眉眼裡笑意生動。

孟延開一時竟對不上話,索性晾着她。

杜施將戒指掛在指尖轉圈圈,問他:「你為什麼改變主意?你昨晚可是很堅決地拒絕了我,很有君子可殺不可辱的氣節。」

「沒辦法,杜小姐背後的杜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