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久必婚》[分久必婚] - 第2章

語氣輕柔,卻很堅定。

孟延開沉默看着她,被他刻營造出來的那股「和善」瞬間蒸發。

杜施雙眸映着燈光,瞳仁澄澈,她接著說後半段:「我剛才說了,你要跟我去見我的家人。」

杜施的長相偏濃顏系,五官美艷,骨相輪廓也極為精緻。

單看這張臉,美得自帶侵略性,可她偏偏氣場內斂,氣質溫和,中和過後,有種難以言喻的獨特,風情卻不張揚。

孟延開不言不語盯她半晌,眼底沒絲毫溫度。

良久,他倏地笑了:「我不得不誇獎,杜小姐真是一位演技優良,並且極富職業道德的演員。長此以往,拿遍國際獎影后恐怕只是時間問題。」

「你偏題了。」杜施對他話里的諷刺不以為然,眉眼平靜地看着他。

孟延開語氣冷淡下來:「你想要什麼?錢?還是地位?」

他打量着她:「杜小姐不像是缺錢的人,如果想要地位,你的目標應該孟京生。」

「我不需要錢,也不需要地位。」杜施望着他,眼神如目的一樣簡單又純粹,「我要你。」

孟延開直截了當:「可我對你沒興趣。」

他就着身後沙發坐下,長腿交疊,一邊審視她,一邊沉聲笑了笑,「更何況,杜小姐對金錢地位毫無追求,我們不是一路人,不太合適。」

杜施靜了靜,「我的意思是,雖然我對金錢和地位沒什麼過重的執念,不過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幫你。」

孟延開的西裝已不再平整,短髮凌亂,臉上帶傷,跟風度翩翩之類的詞掛不上鉤,可身上依然有種從容閑定的氣度。

他這個人很矛盾。

明明**貪念深重,卻又無時無刻不在掩飾。

「可是據我所知,杜小姐在杜家的身份,可不像是別人口中那般光鮮。」孟延開坐着,兩人之間有了高差,他氣勢卻沒輸掉半分。

「杜小姐的母親早逝,生父不詳,而杜家人丁興旺,競爭激烈不輸孟家,你孤身一人毫無依附,甚至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他頓了下,讓她體會體會其中意味,然後戲謔反問,「你倒是說說,能怎麼幫我?」

杜施卻只是淺淺地笑了下,似乎還很驚喜,「沒想到你這麼了解我。」

孟延開沒忍住,哂笑說:「不是了解你,是了解杜家。」

就差沒說:請你不要自作多情。

「不管是孟家還是杜家,都講究一個體面。」杜施丟掉棉簽,撕開一片創可貼,上前要給他貼上,孟延開又要伸手阻止。

杜施停住動作,隨後趁他不備,一個假動作直接避開他的手,軟膩的指腹將創可貼在他額頭撫按服帖。

「你我若是結婚,兩家看在是姻親的面子上,不管是生意合作還是人脈往來,自然會緊密許多。若要與孟家合作,杜家方方面面優先考慮的對象,會是你。」杜施傾身靠近,配合他的高度,盈盈笑看着他,「你不會虧。」

她突然靠近,孟延開眯縫着眼看了她兩秒,出於男性本能,眸光自然而然地往下看了眼,一片白皙細嫩,晃得人眼花。

他笑得意味深長:「杜小姐好自信。」

杜施順着他的目光,也往下看了看,隨後掀眸對上他的眼,學着他的語氣,輕啟紅唇:「你指哪方面?」

孟延開似笑非笑,嗓音低沉了幾分:「各方面。」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