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戰婿/封神戰婿》[封神戰婿/封神戰婿] - 第6章 誰讓你來的

送走鐵塔後,秦牧回到了病房裏面,現在沒有雪蓮,秦雅的性命還有危險,他必須要給秦雅爭取足夠的時間。

秦牧掏出了隨身攜帶的特製銀針,用酒精燈消毒後,撥開秦雅的頭髮,然後銀針精準的刺在了秦雅頭上的九個關鍵穴位。

銀針刺下後,秦牧不斷的輪番捻動銀針的尾部,隨着時間流逝,一股虛無縹緲的青色之氣,縈繞在秦雅的頭部。

「伏羲九針」相傳是人皇伏羲所創,玄天寒鐵鍛造九根銀針,結合特殊的心訣,針對人體九個特定的穴位,可生死人肉白骨,逆陰陽奪造化。

此時秦牧施展的伏羲九針雖不能生死人肉白骨,但是卻可以刺激秦雅的自我治癒系統。

「放心吧,妹妹,有哥在,你一定會沒事的!」

就在秦牧為秦雅施針的過程中,病房的門被人悄悄的推開了。

「你是誰?你在做什麼?」

張浩原本是接到自己老同學的電話,讓自己來「照顧」一個病人,因為這個病人的哥哥得罪了他。

見自己的喊聲沒有回應,張浩走上前去,結果看到秦牧的臉時,嚇得差點沒坐在地上。

「你……你怎麼在這?」

秦牧不認識張浩,但是張浩認識秦牧啊!他可是接到了照片的。

所以看到秦牧的時候,張浩忍不住被嚇了一跳,但是看着秦牧那疑惑的眼神,張浩才想起來,秦牧根本不認識自己,於是冷靜了下來。

看到秦牧在施針,不由輕蔑的一笑,一個廢物上門女婿能有什麼本事?也不知道在哪學來的三腳貓的醫術,就在這拿自己的妹妹練手呢!

張浩看了一眼秦牧,臉色暗了下來,孫濤可是給了自己三萬的好處費,還許諾事成之後,再給兩萬,這都頂的上自己半年的工資了。

想到這裡,張浩惡向膽邊生。

觀察了一會兒,張浩發現秦牧彷彿是不能動,連說話也不行,這下子張浩更是大膽了起來。

秦牧正在施針的關鍵時候,不能夠分神,而且他看到張浩穿着醫生的衣服,也沒在意,只當是查房的值班醫生,可是張浩接下來的話,卻讓秦牧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你妹妹也真是可憐啊,聽說她是被你老婆親手送給了一個富二代給害的?這麼漂亮的一個人,卻腦神經受損成了植物人。

「你呢,也別怪我狠心,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感受到張浩的敵意,秦牧身子緊繃起來,不由後悔不該讓鐵塔把人全部撤走的。

「放心吧,我不會弄死你的,一會兒給你注射點麻藥,這樣你就能看着我好好的疼愛你妹妹,又不會打斷我。

張浩說完便貪婪的看向了病床上昏迷的秦雅,打開手機錄像功能後,張浩忍不住伸出手在秦雅的腿上撫摸了起來。

「嘖嘖,雖然是個植物人,做起來感覺會差點,但是沒關係,這張臉就足夠讓我興奮了!聽說你妹妹還是個雛兒呢?哈哈哈!」

看着張浩的豬手放在秦雅的腿上,秦牧頓時胸口一股怒火燃起,雙目赤紅,氣得渾身顫抖,額頭上青筋暴起,他現在恨不得要撕碎了張浩。

看到秦牧那如野獸般的眼神,張浩不由身子一顫,咽了咽口水,看了看四周,抄起一個拖把,就要對着秦牧輪下去。

「下輩子擦亮眼,別招惹不該惹的人!」

看着張浩掄起的拖把,秦牧打算用身體硬抗,減少對秦雅的損傷,可就在此時,一道宛如天籟的聲音響起。

「住手!」

門口一個一身白大褂,戴着一個老花鏡的年邁老人,指着張浩大喊道。

聽到聲音,眼看要掄在秦牧身上的拖把停在了半空中。

「院長,您……您怎麼來了?」

張浩回頭一看,正是本院的老院長韓愛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