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戰婿/封神戰婿》[封神戰婿/封神戰婿] - 第10章 蘇威成了植物人

此時夏武小跑着走上前,嘴裏喊道:

「是我,是我啊!」

隨即他指着秦牧冷聲道:

「胡警官,我報的警,這個人當眾行兇,打傷我兒媳婦,毆打蘇先生,並且還強姦了我侄女。

轟!

夏如月感覺自己要崩潰了,聽到那刺耳的字眼,她忍不住流下了委屈的淚水,強姦啊,這對於一個女孩來說是多麼大的侮辱。

見夏如月委屈的哭了,秦牧臉色沉了下來。

胡萊看了看暈倒在地上的蘇威和昏死的李婷,對着夏武點了點頭,然後擺了擺手,指着秦牧冷聲道:

「抓起來!」

「誰敢!」

鐵塔怒吼一聲上前站在秦牧身前,怒視着眾人,胡萊眉頭一皺。

「妨礙公務,連你一起抓!」

「警官,這一切都是誤會。

突然夏如月開口了,她擦了擦眼淚,上前看着胡萊道:

「這人是……是我老公,我女兒的爸爸。

夏如月的舉動,出乎夏武的預料,就連一旁一直不說話的夏文和劉梅也是臉色一白。

這下徹底坐實了楊家贅婿和自己女兒有染的事了,雖然他是事實,可是這實在是太丟人了!

眾人都是滿臉的不可思議,就連秦牧也是一愣,不過轉而卻開心的笑了。

為首的警官偷偷看了一眼夏武,意思是這怎麼辦?

胡萊是被夏武收買的,特意來把秦牧等人弄走,夏武惡狠狠的看着秦牧,無論如何都要讓秦牧進去,只有這樣才能繼續聯姻,除掉夏如月這個絆腳石,自己兒子才能繼承夏家。

「胡警官,就算他是我侄女的男人,但是他打人是事實,決不能姑息!」

胡萊扭頭看着夏如月和秦牧,對着身後的特警命令道。

「好,有什麼問題,你們跟我去局裡講,現在跟我們走,希望你們不要反抗。

一個特警立馬拿出手銬準備給秦牧戴上。

就在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穿着一身中山裝,怒氣沖沖的快步走了進來。

「他媽的給老子住手!」

「局長,您……您怎麼來了!」

胡萊一眼就認出了來人,正是南濟市的現任治安管理局的一把手,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蔣升。

「哼,我再不來,你就把天給老子捅破了!」

蔣升冷哼一聲,然後對着身後的特警命令道:

「來人,胡萊涉嫌濫用職權,給我帶回去調查!」

十分鐘前,蔣升接到省廳的電話,讓他看郵箱,一張照片和簡短的一句話:

給這個人絕對的便利,不要管夏家的事,否則局長換人。

在得知胡萊已經帶人來給夏家出風頭時,蔣升的血壓刺啦的就上升了上去,隨即帶人火速的趕了過來。

「局長,這到底怎麼回事?」

胡萊懵逼的看着蔣升問道。

蔣升沒有搭理他,而是看向眾人,冷聲道:

「你們這些富商,少給我惹事,不然有你們好看!」

臨走,蔣升對着秦牧的方向微微欠了欠身。

現場所有人都懵了,到底是怎麼了?蔣升怎麼會突然出現?而且還這樣大動肝火。

這場訂婚宴,最終以蘇家怒砸酒店且威脅夏家,然後夏秋生出面給蘇家賠禮,答應給蘇家一個交代,然後又給眾賓客賠禮才算結束!

「氣死我了,都給我回家!」

彼時,夏家的別墅里。

這裡原本是夏如月一家的別墅,自從夏如月一家被趕出去,就被夏秋生和夏武一家佔為己有了!

而這時,夏家的別墅里,眾人都圍着秦牧。

當然,不是為了歡迎秦牧的,而是要興師問罪的!

「說吧,你們打算怎麼處理?蘇家那邊讓我們給一個交代,我拿什麼交代?」

「現在還莫名其妙的被蔣局長盯上,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