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生波瀾起》[風生波瀾起] - 第4章 御風起勢,仙道靈域

氣海重鑄後,白侯風苓稍稍凝神,滔滔不絕的元氣便從氣海衍生。

白侯風苓一邊享受着重聚氣海的喜悅,一邊趁熱打鐵,開始修習御風訣。

修鍊了一夜,他便步入中位靈武境。

境界提升的飛快,早在白侯風苓預料之中。

只是,御風訣修鍊了一天,卻也僅僅練成了四式中的前兩式:春風起牧野和怒風炙燎原。

春氣溫,其風溫以和,喜風也;

夏氣盛,其風熛以怒,怒風也。

白侯風苓沉下心來,反反覆復回憶修成的兩式,雖說這兩式都是藉助天地之力,憑勢而起,可總覺有些蹊蹺,一本凡品功法,怎麼耗費了一整夜,才只修成了兩式?

「老子天賦沒了?」

白侯風苓嘟囔道。

片刻後,又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荒謬的想法。

望着手中的御風訣,又翻了兩頁,便是其後的兩式:暮秋西風勁和凜冬北風烈。

秋氣勁,其風清以貞,清風也。

冬氣石,其風慘以烈,固風也。

四時之風,皆有所長;四時之風,皆有所依……

原來如此。

天地,四季,這些自然之力,才是修習御風訣的關鍵。

他之前學習的功法,都是依靠肉身以及元氣爆發而發動的招數,所以只要元氣充足,氣海夠盛,便可一蹴而就。

這本御風訣則不同,需要武者掌握更為詭譎的天地之力,同時和自身氣海內的元氣形成共鳴,聚勢而動。

天地大勢,才是修鍊的關鍵啊,要不然,如何駕馭這四時之風。

沉浸于思索之時。

咚咚咚!

門外響起急切的敲門聲。

白侯風苓開門,瞅見氣息不穩的柳眉,彎月眉下的雙眸帶着一絲憂慮,好像一夜未眠的樣子。

「怎麼?有急事?」

白侯風苓輕聲詢問。

「沒有…你…一直在修鍊?」

柳眉神情緊張,卻極力壓制,眼眸卻落在白侯風苓臉上,偷偷觀察他的表情。

「沒,看了看。」

他並不想過早暴露,不然對柳眉是個負擔。

「我…就想讓你試試,實在不行…就算了,別傷着自己。」

柳眉語氣磕絆,甚至是自責。

原本出於好意,給他送來武學功法,直到今天偶然聽一個客人說起,凡人,沒有氣海,修鍊武道,稍有不慎,會走火入魔,變成瘋子。

於是,嚇得她匆匆跑來這裡,一探究竟。

見柳眉擔憂的樣子,白侯風苓淡然一笑,開解道:「我沒修鍊,就是看了看,這武學功法根本看不懂,還是寫詩比較輕鬆。」

頓時柳眉臉上愁雲消散,化為晴天,舒緩道: 「那就好,那就好,既然不會就算了。」

「怎麼,店裡沒事?」

白侯風苓又問。

「沒有,夥計在前面呢,對了,你還沒吃飯吧,我叫他們給你做點。」

白侯風苓剛要開口,說不餓。

柳眉快步跑走。

望着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的柳眉,白侯風苓靦腆一笑,這個女子,就是這樣,總替他着想。

「哎,情債不好還啊。」

……

等飯的時間,白侯風苓喝着酒,把玩着手中的黑色玉石,雖然元氣都被自己吸出,但握在手裡依舊分量十足,甚至感覺比有元氣的時候更沉了。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塊石頭,有問題?

白侯風苓猛然緊握玉石,一股元氣威壓釋放,壓迫到玉石表面。

玉石皸裂,慢慢蛻皮,片刻後變成一塊光溜溜的透明石頭。

白侯風苓雙目瞪大,倍感詫異。

正思慮時,透明石頭髮亮,一道光芒射進眉心。

嗡!

剎那間,白侯風苓眼前一閃,什麼都看不見了。

等睜開雙眼,回過神,才發現置身於一片迷霧中。

霧靄瀰漫,浩瀚縹緲,宛如一片仙境。

這是何處?

白侯風苓環顧四周,白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見,而向下望,盯着腳下,更是一片荒蕪。

這怎麼跟荒地似的?

正費解時,空間震動,轟然巨響,璀璨的綠光自迷霧中射出,彷彿打開一道天門,緊接着雲霧消弭,碧空顯現。

白侯風苓正感慨這迥異的變化,忽然腳下發生波動。

芳草復蘇,一股清風掠過地面,原本的荒地,剎那間成了綠油油的原野,生機盎然。

白侯風苓倒吸一口涼氣。

吼!

一聲龍吟,引得四方震顫。

眨眼間一條十幾米長的碧青長龍從天際飛出,盤旋飛舞,來到白侯風苓上空。

龍吟震天,聲傳萬里。

白侯風苓盯着半空中鱗光迸射的青龍,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幾步。

這傢伙不會吃了我吧?

嘭!

吼!

山林震動,虎嘯回蕩。

震天撼地的腳步聲響起,一頭白虎奔襲而來,虎背雙翼一振,踏地凌空,翱翔天際。

一龍一虎,王者風姿,睥睨天下。

青龍和白虎並排而立,俯視着白侯風苓,吐露人言。

「小子,凡武?」青龍問道。

「你不廢話嗎?」白虎回懟道。

「不問問嗎?你這老傢伙就不能好好說話。」青龍看了白虎一眼。

「你管我。」

白虎一副無所謂的狀態。

「行了,咱倆先別貧了,先問問他。」

一龍一虎,閑聊互懟,白侯風苓望着它們,甚是詫異,這兩個禽獸竟通曉人言。

只是,這兒到底是何處?

「小子,你挺幸運,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