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生波瀾起》[風生波瀾起] - 第3章 重聚氣海,證道武途

午後,天色大變,驕陽退場,鵝毛般大的雪花在空中飄飄洒洒。

站在窗邊觀雪的白侯風苓稍顯失落,嘟囔着:

「這雪忒不講人情,說下就下。」

鬱悶之際,門外傳來「咚咚咚」地敲門聲。

起身開門,瞅見那迷人的俏臉。

正是柳眉。

柳眉眼眉輕抬,望着那清秀的面龐,霎那間有些失神。

平日里見他,都是戴着面具,也就在這屋內,袒露面龐。

不過,就算韶光易逝,歲月催人老,可他卻看不出絲毫變化,彷彿擁有一張不老的童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說得就是他這樣的人吧。

盯着「美景」的柳眉,不經意間嘴角彎起一抹不可察的弧度。

白侯風苓見狀,莞爾一笑,調侃道:「怎麼,外面不冷?」

柳眉回過神,快步進屋。

抖着落滿雪花的紅色披風,白侯風苓看着那欣長的身姿,陷入往事回憶。

十年前,他流落臨江,便被柳眉收留,住在她家的偏院,雖不曾出力幹活,每逢過年過節,寫點對聯、編個燈籠什麼的,就權當房費了。雖說微不足道,柳眉卻毫不在意,甚至還讚許道:你這活兒別人幹不了!

因此,他對柳眉多了幾分親昵,從她身上,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

「還好你在,我以為你又出門了。」

柳眉放下披風,蛾眉舒緩。

「剛才看了,酒館關門了。」

白侯風苓看了一眼桌上的酒壺,有些不舍地說。

「你呀你,非要喝他那個稻花香,有那麼好喝嗎?」

柳眉噘了噘嘴,吐槽道。

「你不懂。」

「行了行了,不說那個了,我來是給你送東西的。」

「送東西?」

白侯風苓目光一瞥,才注意到柳眉手裡的黑色包裹。

柳眉微微一笑,翻開包裹,從中拿出一個棕色木盒。

她將木盒打開,裏面是一本泛黃的書。

「給你的。」

柳眉將書拿出來,遞給白侯風苓,臉上掛着帶有深意的微笑。

「這是什麼?」

「武學功法。」

柳眉淡定道。

「什麼?」白侯風苓一臉驚愕,轉而又問,「你家沒有武者,怎麼會有這東西?」

「祖上傳下來的,到我爺爺那輩就沒人能修鍊了,所以就一直放着,見你上午看人家比武那麼著迷,我就給你拿來了。」

柳眉說著,笑眯眯地盯着白侯風苓。

「不用,我就看熱鬧,我也不會修鍊,我就是個書生,只會寫詩。」

白侯風苓趕忙掩飾。

「你寫詩天生就會?」

柳眉反問。

「不是。」

「那不結了,你看着練練吧,練成了,以後有人在飯館欺負我,你好幫我,這總行了吧。」

柳眉水汪汪的雙眸忽閃,和白侯風苓四目相對。

頓時白侯風苓臉上湧上一抹紅暈,好像被人調戲一樣。

柳眉見狀,掩面輕笑。

白侯風苓伸手接過那武學功法。

柳眉見他接受,披上披風,玉足輕抬,朝門外走去。

走到門邊後,腳步停住,俏臉一轉,對着白侯風苓囑咐道:「不許偷懶,好好看。」

話畢,拋了個媚眼,風情萬種。

……

柳眉走後,白侯風苓將功法放在桌上,翻開,映入眼帘的是三個醒目的大字:御風訣。

向下掃視,還有一行小字:上乘凡品,外修功法。

注視眼前的武學功法,一時回想起他曾經的純元罡氣,那是一本內修功法,位列中乘入品。

武道繁瑣,充滿殺伐。

各種各樣的武者,行走在天地間,不斷追求更高的境界。

因此,催生了繁雜的武學功法,甚至有些都聞所未聞。

可功法的品級卻總共四種:凡品、入品、良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