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謀天下》[風謀天下] - 第5章 餓她兩天

「就她了。」
我指了指她,給檜芝遞上一個暗示的眼神。
檜芝心領神會,帶着其他三人,說帶他們去領賞。
轉眼,亂葬崗又多了三個亡魂。
「記住了,從今往後,你的名字叫應書鳶,是兵部尚書應洹應大人的女兒,應家二小姐。」
我拉過她的手,帶着她走進我的寢殿,語氣溫柔,「不要怕露餡,若有人問你什麼,你不懂的,擺出官家小姐的架子,不予理睬即可。」
她怯生生的點頭。
「齡芝,好好教她規矩。」
我翻開檜芝放在桌子上的小冊子,語調依舊十分柔和,「這事辦妥了是一輩子的榮華富貴,可若是辦砸了,不只是你的命,還有你家中十幾口人的命都保不住。」
我抬起頭,面上帶着笑,眼底卻是一片涼意。
小姑娘被嚇壞了,跪在地上磕頭求饒,說想出宮。
事已至此,哪有她的退路,只有往前走,或者下地獄。
如我一般。
我不願多費心神,抬抬手讓齡芝帶她下去好好教導。
仔細算一算,福美人的胎已經兩月有餘,快到三個月了吧。
待應書鳶的事情了了,也該抽身想想福美人的事。
午後,我去了趟太后宮中,同她說了會子話,她聽得皇上最近常去我宮中,十分滿意,讓太醫院給我熬上了坐胎葯,話語里都是對嫡皇子的期盼。
回去的路上,檜芝失足跌入了荷花池,等內侍趕到撈上來時已經沒了氣兒,我也因傷心過度暈了過去。
檜芝沒了,鸞鳳殿安靜了許多,我經常望着梳妝台發獃,想到檜芝給我梳妝時的情形,還是秀女時檜芝給我從小廚房偷拿點心,封后大典皇上沒來,檜芝在床邊陪了我一宿沒合眼。
想着想着,淚珠子就往下掉。
一雙手溫柔的擦拭掉我臉上的眼淚,我抬起頭,他不知道什麼來了鸞鳳殿,站在我身旁。
忽然看到他,壓抑許久的情緒湧上心頭,我趴在他的懷裡小聲嗚咽。
他摟着我的肩,溫柔的順着我的背,語調平和的說道,「那麼捨不得又為什麼要除掉她。」
抽泣的聲音猛地停住,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