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謀天下》[風謀天下] - 第3章 經不住嚇

「福美人的身孕還不足三月,且不要聲張,讓太醫院和福美人的嘴都閉緊了。」
我雲淡風輕的吩咐着,連眼皮子都沒抬一下。
藏在袖子下的手,嗆斷了一個指甲。
我從進宮就註定是太后的刀,能做的也就只有拖延時間罷了,她的胎多半是保不住的,太后容不得如此卑賤的人誕下皇子。
殿下吵吵鬧鬧的,我見着一女子下半身滿身是血的被內侍拖走,周遭的小姐都驚恐不已,亂作一團。
我倒是見怪不怪了,這女子是被嬤嬤驗出懷了身孕,用比手粗的棍子在肚子上抽打小產所致。
這樣的女子不僅僅自己是一屍兩命,就連家人也會受到牽連,影響仕途。
快到黃昏時終於結束了,我戴了一日的鳳冠,脖子都有些酸疼。
看着檜芝拿上來的名冊,留下的共有四百七十二人,餘五百九十七人遣回家中。
亂葬崗又多了六十三個亡魂。
我想了想,讓檜芝給皇上遞話,說我備了清火的老鴨湯等他用晚膳。
一直到菜都熱了三遍,他都沒來。
想來是我高估了自己。
我搖搖頭,不再等他。
用了晚膳,檜芝替我寬衣。
帶着滿身的酒氣,他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粗暴的將我推倒在床上。
我用力推開他,躲開他的吻。
他掰過我的臉,略帶嘶吼,「你叫朕過來不就是想讓朕對你這樣嗎?」
我突然想起,今天是她的忌日,想來今晚是不適宜告訴他福美人的事兒。
我沒有反抗,任由他擺布。
第二天晨起,他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面無表情的由着我給他穿衣。
「福美人有喜了。」
我綰正他的腰帶,上頭掛着個別緻的香囊,他似乎很是喜歡,每次來都戴着,「臣妾想着福美人月份尚小,怕驚動龍胎,吩咐了太醫院和福美人不要張揚,待月份大些,胎氣穩固再知曉六宮。」
他整理衣袖的手頓了一下,打量着我,眸里黑漆漆一片,望不到底,我想他是在猜測我的意圖。
我留下福美人,隱瞞福美人的胎,替皇上爭取時間,都不是為了討好皇上,也不是出於善心,只是不想再做傀儡,想要一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