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行》[梵行] - 第10章 玫瑰俠大戰菊花怪

S市下了一夜的雨,第二天梵行醒來時,外面仍舊烏雲密布,洋樓花園裡的花被摧殘的不成樣子,花瓣沾上泥土落了一地,只有幾支白玫瑰挺立着花刺,犖犖獨立。

梵行站在花園裡,輕柔的撫摸着白玫瑰,不小心被花刺扎了手,

「嘶!」他把手指含在嘴裏吮吸,多餘的血順着雪白的臉頰滑落,為清然卓絕的容顏憑添幾分艷色,身旁被雨打濕的白玫瑰羞愧的垂落了花苞。

111看呆了,第n次在心裏感慨,老大真美爆了。

單論顏值來講,他們穿過那麼多世界裏,它很少見過長得比梵行還美的,除非那種禍國的傾城美人,勉強可以和他一賽。

正在他想入非非時,只聽梵行道:「把那個肖明叫來。」

平靜的語氣下風雨欲來。

肖明就是那個害原主背了巨額外債的職業經理人,111心裏幸災樂禍的為他點了根蠟燭,

惹誰不好,偏招惹梵行,要知道,老大不僅生的美,手段更是神鬼莫測多智近妖,簡直不給人留活路。

被接連不斷的電話聲吵醒時,肖明正在夜總會的包間里摟着公主渾渾噩噩的喝酒,他眼睛混濁腳步虛晃,一看就是縱慾過度。

自從宰了梵家這條大魚,他一下子就從掙扎在底層的上班族搖身一變成了肖總,連S市最有名的清花夜總會也給他面子,送他一張會員卡。

要知道,這裡的會員名額從前可是一票難求,放在一年前這種事他想都不敢想。

電話鈴聲響起時他半醉半醒,根本沒注意,一個公主把手機拿給他,小聲道:「肖總,您的電話。」

「嗯?」肖明接通電話,翹起二郎腿,道:

「喂,誰啊!」自從他『發達』了,身邊人都爭着搶着發達了,他被酒色熏壞的公鴨嗓尖利難聽,發出刺耳的噪聲。

梵行皺了皺眉頭,嫌棄的瞥了眼手機,示意111速戰速決。

111心裏想立刻把手機甩開,拯救自己受污染的電子耳機,可為了工資,他委屈的對對面道:

「肖、肖叔叔、梵梵想吃桃桃,你給梵梵帶來好不好?」系統轉換器自動將他的話轉換成從前傻梵行的聲音和語氣。

對面的肖明還沒聽完便不耐煩起來,那個傻子不好好在家玩泥巴打個屁的電話,要不是看在他長了張還算不錯的臉蛋的份上,他早就把這傻子和那老太婆趕出家門了。

他絲毫沒有意識到那棟被他抵押的小別墅是梵行父親留給他的遺產,鳩佔鵲巢的理所當然。

剛要直接掛斷,便聽對面又道:

「梵梵有錢、給你、給你錢錢、麻麻說買東西要給錢的……」

肖明聞言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他明明已經把梵家所有資產都抵押了,這傻子哪裡來的錢。

莫非……那老頭子死前還留了一手?!

想到這個可能,肖明有些坐不住了,腦海里閃過梵行那張精緻又透着稚氣的臉,心裏也有點發癢。

一把推開貼上來的小姐,肖明急道:「好好!我馬上過去!你把錢準備好!」

話音剛落,對面的電話啪的一聲掛斷了,

着急拿錢的肖明也沒細想,往常打個招呼都要磨磨蹭蹭半天的傻子,這次怎麼這麼乾脆?

在肖明即將趕到時,梵行披了件外套,不緊不慢的下了樓。

樓下廚房點着溫馨的暖光,王嬸在料理台前洗着蔬菜,準備做今天的午餐。

「小姐,今天怎麼起這麼早?」王嬸慈祥的看着他,說完後才意識到什麼,拍拍腦袋,道:

「瞧我,老糊塗了,該改口叫您小少爺才對。」

梵行眼裡的冰冷稍稍柔化,他雖是自廝殺中成長的大魔,但對那些真正真心待他的人,他亦會溫柔以待。

梵行看着她,瓷白的肌膚在燈光下映出柔和的光,道:「叫什麼都行,您開心就好。」

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按住門把手,剛要擰動開,像是想到什麼,他意味深長道:

「對了,今天我下廚,給您做紅燒魚。」

說完,他邁步走了出去。

王嬸:「小姐什麼時候會做飯了?!」

……………………………………分割線

肖明進了大門便大搖大擺的往裡去,隆起的啤酒肚隨着他的動作晃來晃去,像裝了一肚子水,他邊走邊喊:

「喂,老太婆!那傻子人呢?叫他滾出來!」

沒人回應他,寂靜的小花園裡只有青蛙偶爾發出的鳴叫聲,與冷風吹過枝葉發出的挲挲細聲。

雨後凄凄陰風刮過,帶來刺骨的冷意,肖明看着別墅周圍荒無人煙的景象,莫名有點背後發涼,

但他想了想,又覺的沒什麼可怕的,於是恨聲咒罵道:

「媽的人呢?他媽的小兔崽子要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