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 - 第0008章 敢不敢

當然能夠互惠互利也是原因之一,秦若涵起碼能解決他和小妹眼前的窘境,他自己倒無所謂,不過秦若涵有句話說的沒錯,小妹的身體不佳,體內有重疾所遺留下來的後遺症,需要昂貴的中藥去調理。

想到這裡,陳六合的眼睛忽然眯起,那一抹可怕到讓人膽寒的目光微微閃爍。

京城的那些人,小妹不說,當真就以為我不知道一年前你們到底對小妹做了些什麼嗎?她的重疾與殘腿,用你們全族的血,都洗不幹凈!陳六合喃喃自語: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我看到時候有多少人會半夜驚醒!

第二天一大早,陳六合照舊把沈清舞送去了學校,不忘感受了一下朝氣蓬勃的青春校園氣息,當然,最主要的是大飽了一頓眼福。

可不要以為陳六合是個很隨便的人,他的眼睛可不是什麼人都看,他始終秉承着一個原則,那就是誰穿的少才看誰。

等心滿意足了之後,陳六合才在無數雙鄙夷的目光下,蹬着破三輪大搖大擺的離開。

今天的陳六合沒有去大街小巷收破爛,而是直奔一個正在施工的工地,在工地上,陳六合從茫茫塵沙中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毫不起眼的黃百萬。

這傢伙正在搬水泥。

六哥!看到陳六合,黃百萬趕忙丟下手中的活計,咧着一口大黃牙小跑了過來,臟不拉幾的手掌在褲子上隨便抹了抹,從兜里掏出一包皺巴巴的軟包大前門香煙,小心翼翼的遞給陳六合一根。

嘴上還笑道:老黃我就這檔次,六哥別嫌棄。

陳六合接過,湊着黃百萬遞過來的火機點燃,猛吸了一口,那嗆鼻的烈勁是真拉嗓子,比三塊五的紅梅還拉。

老黃,你門路很廣啊,這個年代還能弄到這樣的煙?陳六合跟黃百萬蹲在工地旁吞雲吐霧。

嘿嘿,這煙便宜。黃百萬大喇喇的說道。

陳六合打量了黃百萬一眼,笑道:老黃,你說你在這干苦力,好歹也有一兩百一天,幹嘛要把褲腰帶勒的這麼緊。

黃百萬毫不避諱的說道:沒,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頭抽去了一百二,他不說,但我知道。想了想黃百萬又道:我有個小妹在離山裡有十幾公里的鎮上讀高中,我供着,苦我不要緊,不能苦了讀書人,讀了書才有大出息,不能像我。

吃得了這個窩囊虧?陳六合打趣的問道。

黃百萬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討人待見的笑容:我十三歲走出大山的時候老母親就跟我說過,吃虧是福。

陳六合沒再說話,輕輕拍了拍黃百萬的肩膀,他覺得身旁這個面黃肌瘦跟竹竿一樣的刁民,肩膀很寬,脊樑也很硬!

黃大牙,你他嗎的不用幹活啊?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錢了?這時,有個人模狗樣的中年人走過來,對着黃百萬就是一頓呵斥。

陳六合昂頭看去,臉上掛着笑容沒有出聲,黃百萬臉上更是堆滿了諂媚,道:劉經理,好哥們來了,我陪陪他,最多幾分鐘,馬上就去幹活。

劉經理看了眼陳六合,眼神中露出輕蔑的神情,旋即對黃百萬罵道:干你麻痹,還敢跟我討價還價?今天工錢減半,但活不能少干。

得得。黃百萬點頭哈腰,一點脾氣都不帶有的。

等劉經理走了,黃百萬看不出半點怒氣的對陳六合歉然道:六哥,嘿嘿,讓你看笑話了。

陳六合搖搖頭:我倒覺得你以後肯定會比那個劉經理有出息。

黃百萬咧咧嘴,問道:六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什麼吩咐?

陳六合點頭道:你在杭城混了十幾年,對這裡肯定熟悉,是有一個事情想讓你幫忙。

黃百萬丟掉煙蒂,道:那六哥算是找對人了,別的不敢說,就這杭城一塊,哪條深街小巷就沒有我老黃不知道的,說吧,什麼事,我老黃絕不帶眨眼的。

陳六合說道:我手上有這麼一個事情,有一定的危險,弄不好或許會丟掉小命,你敢不敢去做?

敢!黃百萬想也沒想,直接應承。

好,先看看這個再說。陳六合從兜里掏出一團紙條,皺巴巴的,黃百萬接過來打開看了一眼,也就分把鐘的時間,他就用打火機把紙條燒了。

黃百萬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六哥,給我多久時間?

兩天。陳六合伸出兩根手指,頓了頓,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