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 - 第0023章 兄妹夜話

兄妹兩坐在院子中,乘着夜色,陳六合的手掌有節奏的輕輕拍着膝蓋,腦袋輕輕晃着,嘴中用極低的聲音哼着老爺子生前最喜歡的一首京劇,用的也是老爺子生前最喜歡的潭派唱腔。

雖說不上多麼好聽,更沒有老爺子唱時的那種韻味,但卻也讓沈清舞聽得如痴如醉。

哥,除了爺爺的京劇外,我最喜歡聽你唱,不好聽,但很好聽。在陳六合的唱腔停止後,沈清舞輕聲說道。

不好聽但很好聽?陳六合開懷大笑了起來,替沈清舞拂去髮絲上的一片落葉,笑道:這個世界上,能說出這種話的,只有我陳六合的小妹,沈清舞!

沈清舞淡淡一笑,沒有傾國傾城的驚艷美,卻如蓮花綻放一般令人失神:哥,你答應了?沒有人知道,這個在京城圈子裡一向以性情淡漠、無視名利、連沈老爺子的話都看心情來聽的大才女,卻對陳六合從來都是言聽計從。

我不答應,你就能心如止水了嗎?陳六合反問。

沈清舞抿嘴不語,陳六合揉了揉對方的額頭:老沈家的人都隨老爺子,倔如驢,既然你不甘沉寂,那哥就讓你發出屬於你的聲音。

收回手掌,陳六合看着夜空:一年前有人敢動你,哥想看看一年後,還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動你。

沈清舞仍然沒說話,更沒把心底的心思說出來,她不是不甘沉寂,如若無憂無慮,她願意永遠躲在身旁這男子的身後,藏去一切能夠閃光的特質。

可是,她知道,他們不會這般平凡下去,哥哥的心裏在下着一盤大棋,她只是想幫上一點點的忙而已,只要不讓他一個人背負得太辛苦而已

半響後,陳六合又道:無所謂平靜不平靜了,連趙家都能在杭城大學找到你,更別說那些眼睛始終盯着我們不肯鬆懈的人了。

沈清舞淺淺笑着,很多人都以為他們兄妹在躲,愚昧而無知,他們從來不曾躲過什麼。

反倒某些人應該慶幸,因為爺爺的一句遺言,而讓自己這位可以化身修羅的哥哥沉寂着。

第二天上午,當陳六合一走進會所的時候,恰巧碰到一臉疲倦的秦若涵從外面回來,看那憔悴的臉色,這娘們估摸着一宿沒睡。

喲,秦老闆,你可得注意身體,不要放縱過度啊,年輕雖是資本,女人雖需滋潤,不過還是克制着一些更好。一見面,陳六合就沒輕沒重的打趣道,一點也沒有昨天晚上救世主般的神聖冷辣,嬉皮笑臉油腔滑調。

聞言,秦若涵開始還是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旋即回過神來,整張俏臉都變得通紅,像是要快要滴出水來,她羞惱的瞪了陳六合一眼道:思想齷齪滿嘴髒話,我是剛從醫院回來,你以為我是去幹嘛了?口無遮攔。

陳六合恍然大悟的哈哈一笑,投去一個曖昧的眼神:原來秦老闆對醫生很感興趣啊?制服誘惑的確很不錯,我們算是同道中人。

秦若涵氣得差點沒衝上去咬陳六合一口,她咬牙切齒道:陳六合,你!秦若涵氣急,也不顧是在大庭廣眾,直接吼道:我是去探望傷者了,不是你以為的那啥啥!

陳六合秦若涵的反應給逗樂了,這娘們生氣的時候也挺好看的,跟一隻發情的夜貓一般。

他整了整神色,沒有繼續逗秦若涵,再逗一下,他真怕這娘們會哭鼻子。

兩人結伴走進會所,秦若涵跟在陳六合身邊,猶豫了半響,開口說道:昨晚的事情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後果我不敢想像。

陳六合擺擺手,無所謂的說道:碰巧而已。

咬了咬嘴唇,秦若涵繼續說道:好在昨天晚上並沒有出現傷亡,那名腹部挨了一刀的保安也救了回來,事後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