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 - 第0022章 小女人小野心(2)

哈哈,你知道,哥就是一個沒文化的大老粗,不拘小節。陳六合樂呵呵的說道,一點都沒有被打擊的沮喪。

自己這個智商奇高的妹妹,在智慧與學識的領域上,就跟自己在戰力值上的高度差不了多少,就像是曾經叫自己妖孽的人不少,但叫沈清舞妖孽的人,同樣不少!

可是你精通七國語言。沈清舞一語道破天機。

陳六合笑着搖了搖頭,精通七國語言又如何,他無論走到哪個國度,都是別人用撇腳的華夏語來跟他交流,能讓他用外語去跟對方交流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少之又少!

用陳六合自己的話來說,他學多國語言,是為了讓別人在罵他的時候他可以毫不猶豫的罵回去,無論你是什麼國度,說的是什麼語言

哥,每天的生活太過平淡無奇,讓我覺得自己似乎是個廢人,我想找點事做做了。忽然,沈清舞輕聲說道,悄悄看了陳六合一眼。

陳六合微微一怔,眉頭不易察覺的跳了跳:怕哥養不起你?

沈清舞搖頭,輕聲道:哥,你知道,不是這樣。

陳六合嘆了聲,點點頭問道:那哥倒是有點好奇了,你這個劉氏集團都請不動的大才女,什麼樣的差事能讓你感興趣?

劉氏集團,華夏國前十強企業,在三年前就誠心邀請沈清舞去當名譽顧問,不過被沈清舞直接拒絕,這件事情在當年的京城大學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沈清舞眨了眨眼睛,拽着陳六合的衣角,道:家教。

家教?陳六合詫異的看了沈清舞一眼,沈清舞點點頭:給一個還在讀小學的孩子做家教。

陳六合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他失笑道:呵,對方還真敢開口,讓你這個十六歲就差點被邀請加入中科院的大才女去當家教?也不怕折了全家老小的壽。

頓了頓,陳六合問道:說吧,對方什麼來頭?

姓趙。沈清舞輕輕吐出兩個字。

陳六合抬了抬眼皮,眼中多了抹濃重的玩味:杭城趙家?

就是哥心中想到的那個趙家。沈清舞說道。

沉凝了幾秒鐘,陳六合再次失笑了起來,只不過笑容中有着一絲玩味:有意思了,趙家的狗膽不小啊,在這個形勢下還敢跟我們兄妹兩扯上關係?

陳六合自嘲的說道:要知道,自從爺爺這根定海神針走了以後,在所有人的眼中,沈家就已經倒了,我們兄妹兩現在就好比茅坑裡的臭蟲,暫時雖然沒人來觸眉頭,不過在外人眼裡卻是看着噁心沾上更噁心。

哥,有一點你說錯了,在大多數人眼中我們沈家的確是這樣,但在少數真正有智慧的人眼中,你還在的沈家,誰敢說已經徹底倒了?沈清舞的臉上有着無與倫比的自信:即便是京城那幾個處在風口浪尖的大世家,也不敢這麼認為!

曾經,一個如日中天的陳六合,能讓多少世家驚懼三分?曾經,一個放蕩不羈的陳六合,能讓多少紅二代三代懼如蛇蠍?

那個陳六合還被稱為國之重器的歲月,他不是太子黨,卻不知道有多少太子黨對他敬畏有加!

陳六合沒去接沈清舞的話,而是說道:杭城趙家在京城那個深水湖裡雖然毫不起眼,不過在杭城來說,也勉強算得上是不錯了。

頓了頓,陳六合詢問:清舞,你想清楚了嗎?和趙家牽扯上關係,或許平淡的生活就真的沒了。

雖然和趙家從來沒有過交集,以前也是一個遠在京城一個遠在杭城,可陳六合對杭城的趙家,還是有過些許耳聞。

趙家在杭城地界上,算得上是一條地頭蛇,家族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過涉及挺廣,商政都有不俗的能量。

但據他所知,自從杭城趙家的定海神針位居某部級的趙老爺子去世以後,趙家的聲勢大不如前,有走下坡路的趨勢,好在趙家中青一代出了那麼兩三個能人,才堪堪穩住了趙家目前的地位。

總之一句話,趙家在京城那些眼高於頂的世家面前,算不得入流,但在杭城來說,勉勉強強准一流吧,在二流徘徊。

只不過陳六合怎麼也不會想到,率先和他們產生交集的,竟會是這麼一個家族,看來自從爺爺走了以後,沈家的人,當真是被很多人遺忘了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