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 - 第0021章 誰才是狠人?

迎上陳六合的冷漠眼神,這位連殺人放火都毫不眨眼的惡漢竟然感覺到了濃重的恐懼,當真硬生生忍下了手腕處傳來的錐心疼痛,大氣不敢喘一個。

滿意的點了點頭,陳六合這才轉身來到了老大的身前頓下,他嘴角含笑的問道:你們還有同夥?

三人中排行老大的中年男子驚恐的看着唐仁,滿眼都是驚懼之色,跟眼前這個青年比起來,他發現他們三個自認為已經足夠兇惡的人太不值一提,這個青年才是惡魔。

有有所以你不能殺我。中年男子聲音顫抖的說道。

陳六合點了點頭,就在對方以為陳六合會有所顧忌的時候,陳六合的笑容愈發燦爛:很不幸,我就喜歡尋找刺激。

說罷,他抓着對方的腦袋,狠狠的撞擊在了地面上,緊接着一連串的咚咚聲在包間內響起,就猶如喪鐘一樣在敲擊。

只見那男子的腦袋不停的在跟地面親密接觸,每一下都無比結實,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對方已經是頭破血流,鮮血都淌了一地,那男子也從最開始的慘叫掙扎,到了最後的奄奄一息。

靜,包間內靜的鴉雀無聲,所有人彷彿都忘記了去呼吸,因為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恐怖氣味,這一幕,令人毛骨悚然。

陳六合所展現出來的強大與狠辣,讓人恐懼又畏懼!他們不敢有一絲一毫脫離危險的喜悅,生怕會惹得陳六合不高興,讓這個殘暴冷血的大魔王心生不悅。

坐在沙發上,陳六合丟給黃百萬一根煙:老黃,壓壓驚。他臉上的笑容又重新變得懶散起來。

自己點上一根,陳六合掃了眼三個如死狗一樣躺在地下的惡漢,掏出手機丟在那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的老大面前:打電話給你的同夥,讓他過來。

要麼不出手,既然已經出手,自然是要一網打盡。

沒沒有同夥了我們就三個人逃到杭城地界的,剛才那樣說,只是為了保命。老大聲音斷續的說道。

陳六合凝視了對方一眼,沒有多說什麼,一個人有沒有說謊,他輕而易舉就能看穿,顯然眼前這個老大,並沒有騙他。

點了點頭,陳六合對一名噤若寒蟬的保安道:去把秦若涵叫過來善後。那名保安頓時如蒙大赦般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其他人還是心驚膽戰的蹲在地上,沒人敢起身,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陳六合這個比亡命徒還要兇狠的大魔王到底在想些什麼。

付總,好玩嗎?陳六合低睨癱在地下的付劍鋒。

面如白紙丟盡了顏面的付劍鋒身體一顫,看都不敢去看陳六合,他真不知道秦若涵請了一尊什麼樣的煞星回來,而他還好死不死的想着跟這個傢伙做對,剛才更是差點害死對方。

現在的他,心中除了恐懼就是恐懼,那三個亡命徒的下場可歷歷在目,生怕下一個倒霉的就是自己。

付劍鋒,今天因為你的魯莽,差點害得在場所有人都為你陪葬,你說你是不是該死?陳六合淡淡問道。

別別殺我,你不能殺我,千萬別殺我。付劍鋒恐慌至極,拚命的往後挪着身體,褲襠處都一片濕潤,竟是被陳六合一句話嚇尿了。

所有人都厭惡的看着付劍鋒,眼中更是有着些許怨恨,就是因為這個傢伙,導致他們這些人差點喪命,要不是有個變態的陳六合,他們現在恐怕都要凶多吉少。

他們突然發現,付劍鋒這個曾經在他們眼中高山仰止頗有威嚴且精明能幹的人,在陳六合的面前,是那麼的微不足道令人不恥。

陳六合嗤笑了一聲:付劍鋒,沒本事裝逼那叫煞筆,顯然你就是這類人。

話音剛落,包間門就猛的被人推開,刺鼻的血腥味讓的秦若涵第一時間捂住了鼻唇,差點嘔吐出來。

她神情震驚的看着包間內的狼藉場面,地上的鮮血和傷殘者讓她心中一顫,來的路上已經聽保安簡單敘述了一下事件,知道出了大事,卻是沒想到事態發展到如此惡劣。

不等她說什麼,已經快要嚇破膽子的付劍鋒就像是見到救星一樣,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秦總,救救我,陳六合想要殺我,他就是個魔鬼殺人狂,快救救我。

看了看身上帶着惡臭的付劍鋒,秦若涵皺了皺眉頭,沒去理會,只是把目光投向正坐在沙發上大喇喇抽煙的陳六合。

陳六合失笑的搖搖頭,打趣道:秦老闆,你手下真是有一堆精兵強將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