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都市之最強狂兵沈清舞陳六合] - 第0016章 各懷鬼胎

張永福心有餘悸的鬆了口氣,旋即臉色難看的扭了扭酸疼的脖子,掃了掃那幾個身負重傷的保鏢,冷哼一聲:幾個廢物,還不趕緊給我滾出去,待在這裡倒我胃口,別影響了陳老弟和秦總的食慾。六人頓時連滾帶爬的離開了包間。

等人走後沒多久,一道道菜式才被端了上來,張永福不愧為老江湖,很快就從剛才的事件中鎮定下來,笑道:陳老弟,剛才的事情別介意,就當是一個玩笑,我們哥倆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只要張老大能這樣想就好。陳六合含笑說道,壓根就沒把剛才的事情放心上,他也沒想過要張永福的小命,不然張永福不可能還活着。

哈哈,好,爽快,吃了這頓飯,我們就是好兄弟了。張永福大笑說道,他端起一杯紅酒,對秦若涵說道:秦總,希望剛才的事情沒嚇着你。

強忍着心中的反胃,秦若涵禮節性的端起就被抿了一口,頓了頓,就直奔主題:張老大,你看我那會所的事情怎麼協商?

張永福笑着擺擺手說道:好說,既然我和陳老弟一見如故,就什麼都有的談。

張永福看着兩人說道:本來吧,就沖陳老弟的面子,你那個會所我也不該繼續強取豪奪,但你也知道,為了你們會所,我手下的兄弟傾注了不少人力物力精力,如果沒一點收穫,我也不好交代不是?我看就按照陳老弟的提議來吧,只要金玉滿堂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聽到這話,秦若涵心中的惱火是騰騰的往上翻湧,藏在桌子底下的小拳頭都緊緊的捏着,張永福口中的所謂人力物力精力,就是把她父親害死,給她製造多起恐嚇與麻煩。

張永福簡直無恥到了極點,強取豪奪還能說得如此冠冕堂皇,反倒像是她秦若涵受了多大的恩惠一樣。

這口惡氣,可想而知,秦若涵忍得有多麼辛苦。

陳六合似乎看出了秦若涵心中的痛苦,他不動聲色的伸出手掌,在秦若涵的的大腿上輕輕拍了拍,以示安慰。

大腿上傳來的溫熱讓秦若涵清醒了一些,同時心中也生出一股羞惱,悄悄的瞪了陳六合一眼,沒好氣的把他的手掌從自己的腿上甩開,這傢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言不合就佔便宜。

天地良心,陳六合可沒有任何乘人之危佔便宜的齷齪心思,不過這娘們腿上的觸感,真他娘的帶勁,柔軟溫嫩、彈性十足。

呵呵,難得張老大這麼有誠意,看來今天這頓飯我們沒有白吃。陳六合順着張永福的話往下說,頓了頓,他看向秦若涵道:秦總,就按張老大說的辦,你看怎麼樣?

深深吸了口氣,秦若涵咬着牙點頭同意,這一頓飯吃的也算是驚心動魄有驚無險了,飯後是張永福親自送兩人離開飯店的。

坐上車,秦若涵才發覺自己的後背都濕透了,全是汗水,她回味起剛才的經歷,還有些恐懼與後怕,今天她真是從鬼門關走了一圈,她相信要是沒有陳六合的話,她很可能要死在那個包間內,或者是比死更慘的下場。

不過想到當時的那一幕,她直到現在都不敢相信,內心滿是震驚,看着陳六合那副依舊散漫的神情,她怔怔發愣。

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在赤手空拳的情況在,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陳六合是怎麼把六個槍手給解決的,這種恐怖的戰鬥力直接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是不是被我帥氣迷人的氣質給深深的吸引?不過你可別異想天開,我一向賣藝不賣身,不要對我有非分之想。陳六合嘴角掛着一抹笑意,頭也沒轉的啟動轎車。

陳六合,你到底是誰?秦若涵怔怔問道。

我?一個有理想、有文化、有抱負的跨時代三有優秀青年。陳六合臉皮極厚的說道,車子緩緩離開酒店,他還不忘對着窗外目送的張永福等人揮手告別。

陳六合,你能不能有個正經的時候?剛才我們可是差點死在酒店裡,難道你心裏就一點都不害怕嗎?秦若涵惱怒的瞪着陳六合。

可我們不是沒死嗎?陳六合漫不經心的笑道。

陳六合,你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秦若涵輕聲嘆道。

陳六合能感覺到秦若涵對自己產生的好奇,他不動聲色的斜睨了一眼過去,道:勸你一句,不要試圖走進我的世界,那對你不會有半點好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