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權傾天下》[毒妃權傾天下] - 第九章 本王記住了

第九章 本王記住了

夜君墨原本就長得極為俊美,如今被那一雙桃花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張若雅不由得面上升起了幾分紅暈。

她趕緊上前行禮回道: ”回皇叔的話,妾身張若雅,乃是靖王爺的側妃。 ”

”張若雅,你父親可是禮部侍郎張溪良? ”夜君墨不緊不緩的道。

”正是! ”張若雅說話間,忍不住微微昂起了下巴。

禮部侍郎乃是正三品的官員,而她的身份背景目前在靖王妃可是最高的。只要扳倒了劉清婉,整個王府都是她的!王妃的位子,終究也會是她的!

無權無勢的林羽璃,拿什麼和她爭?

”張溪良好家教,而你,好膽識!本王記住了! ”夜君墨說著,微微勾了勾唇角。

夜祁寒聞言,狠狠的瞪了張若雅一眼。她這才覺得不對,頓時嚇白了臉,跪在地上泣聲叩首告罪。

”本王最討厭女人的哭聲,拉下去,掌嘴! ”夜君墨話音方落,便有手下過去架起了張若雅,準備拉下去懲罰。

夜祁寒見狀,臉色陰沉的幾乎滴出水來。

且不管他是不是喜歡張若雅,就說夜君墨跑到他的府邸,當著他的面,懲罰他的女人這件事,就叫他難以繼續忍氣吞聲。

這簡直就是把他們靖王府的臉面,放在地上踐踏!

”賤內不懂事,冒犯了皇叔,本王在此代她向皇叔請罪!還請皇叔看在本王的面子上,饒恕她這一次! ”夜祁寒沉聲道, ”況且皇叔堂堂大周攝政王,何須同一個內宅婦人計較,失了身份! ”

”也好! ”夜君墨聞言,揮了揮手,手下之人頓時鬆開了張若雅。

而失去了支撐的張若雅,則脫力的跌坐在地上,面無血色的看着他。

”既然靖王為你求情,本王便罰你,去一側跪好,背熟整部大周律法! ”夜君墨說著,點了隨身的侍衛道, ”季鷹,你去監督,背錯,背漏,則重新背誦!背不完,不得起身! ”

說完,他又對夜祁寒道: ”靖王對於本王這處罰,可有異議? ”

”沒有! ”夜祁寒咬牙切齒的道。

張若雅自小到大,何曾受過這種屈辱。

若是今日她跪在了這裡,以後還有什麼顏面在王府立足?

雖然夜君墨是大周攝政王不假,可她對於他的了解,也不過通過人們口口相傳罷了!

況且,她的夫君可是皇上的胞弟靖王爺,憑什麼要讓夜君墨這般欺辱?

就因為他是長輩,就能隨意以身犯份壓人了嗎?

思及此,張若雅憤聲道: ”王爺,妾身方才並沒有說錯,妾身也只是指正了王妃言語中的不足之處而已! ”

”閉嘴! ”夜祁寒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適可而止。

張若雅卻依舊是一副委屈不滿的樣子,平日里夜祁寒對她那麼寵愛,如今她落兩滴眼淚,必然又能勾起他的惻隱之心。

”所以,你是不服本王的懲罰? ”夜君墨冷聲道。

張若雅輕咬着下唇,沒有說話,而她淚盈於睫望向夜君墨的樣子,倒是平添了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