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階》[登階] - 第一章 噬陽棄徒得機緣

「你可同意?」

少年沒有回答,也沒有抬頭。只是默默看着懷中的少女,彷彿除了少女之外的一切之外都與他無關。

夜已深,不時有陣陣冷風吹拂着少年沾滿血的白衣和凌亂的髮絲,清秀的面龐滿是傷痕,狼狽不堪。

他仍是跪坐在那道身影面前。懷中的少女已奄奄一息,但少年依舊緊握着少女逐漸冰冷的手,一刻不停地往少女體內灌輸着靈氣。

即便他也已是強弩之末。

「若我能保她一線生機,你可答應?」

那磁性而空靈的聲音彷彿從四面八方傳來,傳入了少年的耳中。他猛然抬頭,看着眼前那道飄渺的身影。

皎潔的月光照射着少年身前那道漆黑的身影,她身周黑色光華流轉,如一層神秘薄紗般遮蓋其曼妙身姿。她立於半空,宛若一尊不染世俗,高高在上的神明。

「你真能救她!?」

少年無神的雙眸重新煥發光彩。他緊緊地盯着那道身影。彷彿在絕境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此女天生雙魂。雖已身死,主魂消散,但另一殘魂卻頑強至極。我可保她殘魂不散,等你為她找到修補神魂之物,她方可魂歸肉體。」黑影悠悠然道。

少年低頭看着懷中的少女。細膩白皙的小臉帶着血痕,惹人憐愛。

平日里活潑的女孩此時蜷縮在少年懷裡,眉頭緊鎖,似乎在經歷着極大的痛苦。

少年下定了決心,他抬起頭,眼中目光已是決然和堅定。

「我答應你……但你得先保她性命。」

話音剛落,那道身影已然出手。

一道如黑紗般的靈力搖曳着,如落葉般飄落,沒入入少女體內。

「咳咳……」少女咳出一灘黑血,身上的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

「柔兒……你醒了。」少年大喜。

「千皓哥哥……。」少女擠出一絲慘淡的笑容,看着少年,淚珠從慘白的臉頰上滑落,而後慢慢閉上了眼睛。

「我暫時將她的另一道殘魂封在了體內,但不能與肉體融合。她會處於一種混沌狀態,偶爾會醒來,但持續時間不長。你必須儘快為她找到可修補神魂之物,否則她終會神形俱滅。」

千皓抱緊少女,仰望着黑影。腦中又浮起那幾句驚天之言:

「幫我做一件事,吾可助你手刃噬陽仙尊。」

「何事?」

「成為一把利刃,一支無堅不摧的矛,為我捅破這虛偽的天道!」

「如何做?」

「煉魔體!」

少年抬頭。

「登仙階!」

少年笑了,自嘲的笑了。

「斬天道!」

少年沉默良久,低頭不語。

……

思緒翻轉,過了良久,千皓回過神來。他抬頭看着那道身影,眼中滿是迷茫和不解。

「為什麼要找我…我只是一個修為跌落的廢物而已……」

淚水已止不住,緩緩滑落到嘴角,甚是苦澀。

「這世上再沒有人比你更適合做這件事。」

「憑什麼……就憑我是噬陽仙尊的棄徒!?哈哈哈……」千皓再也止不住心中痛苦,癲狂大笑。

他不知自己在笑誰,像是笑他自己,又像是笑這虛偽的世間。直到嗓子啞了才停止。

沉默一陣後,他輕輕放下少女。緩慢站起身來。身上的傷口撕裂,疼痛至極。

」但這哪比得上被養育了自己十幾年的師尊當作棋子之痛呢?」少年心裏自嘲道。

「我……準備好了。」千皓看着那黑色身影緩緩說道。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踏上那條路。

想到以後會孤身一人走上那條絕路,他心中滿是落寞。

「但是柔兒還在等着我啊,我怎能退縮呢。」

黑影抬手,頃刻間威壓貫天,她彷彿神明出世般散發著古樸的氣息!

鬼哭之聲貫徹天地,一時間,彷彿天地哀嚎,震耳欲聾。隨後一陣低語之聲響起,如妖女嫵媚誘惑之音。

許久,寂靜無聲。只見一團透着古樸厚重氣息的黑色靈氣在空中盤旋,而後慢慢在那黑影手中凝聚。

一隻玉盤,只有巴掌大小。

「此乃太古年間傳下來的一隻魔盤,可助你煉成太陰魔體。」

千皓怔怔地盯着那隻玉盤,彷彿在哪裡見過一般,但就是想不起來。

那隻玉盤磨損嚴重,帶着古樸厚重的荒涼氣息,慢慢落到千皓身前。

它通體墨黑,黑色光華流轉。盤上刻滿太古凶獸之紋,張牙舞爪,彷彿要從盤中躍出!

即使只是一個個已被磨損的圖案,但仍散發著令人膽寒的威壓,千皓看着玉盤便能感到一股透入骨髓的恐懼之意,凡人面對太古年間那些舉手投足間就能毀天滅地的魔物,只有本能恐懼的二字。

「現在後悔可還來得及。」黑影戲謔道。

「既已走上這條路,就絕無後悔之意!」千皓決然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