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退休生活》[大佬的退休生活] - 第九章日記本

歐陽亮跟陳旭最近幾天頭都大了,查了這麼久卻一點線索都沒有。

不論是公寓監控還是案宗這些都快翻爛了,依舊算得上是毫無所獲。

方晴的父母在方晴出事後當天就趕了過來,他們希望**給個滿意回復,然後把女兒帶回去,安葬在老家。

整件事都是邪靈所為,凡人不可能查的出來。田雲雖然清楚這一切,但沒打算說出來。

一來說了不一定有人信,二來他解釋不清楚。

他現在的身份是個凡人,或者說只是一個技術不錯的攝影師。

案子雖然還沒破,但方晴的父母還是打算先把方晴的骨灰帶回去。倒不是給不起保存費,而是希望女兒早日安息。

李婷跟陳嵐要去杭州參加方晴的葬禮,自然就把田雲也算了進去。

方晴走的太突然,學校跟公寓的東西都沒收拾,於是李婷打電話叫田雲過去幫忙。

本來還有很多寫真的單子要拍,但拗不過李婷,田雲只能再次往後推延了幾天,順便把錢都退回給了客戶。

收拾完東西,三人站在學校門口準備打車。因為李婷的車太小,裝不了這麼多東西。

正在這時,校門口進來了一男一女。看到李婷,那名男子明顯有些尷尬。

「李婷…」男子張了張嘴,但什麼都沒說。

「賤人」,陳嵐看到那名女子,忍不住就罵了一句。

女子看了一眼李婷跟陳嵐,冷哼了一聲,「陳嵐,注意你的言辭。好歹是人民教師,為人師表的樣子還是要有的。」

「就是賤人,勾引別人還不讓人說了?」,陳嵐看着女子,再次罵了一句。

「我是下賤,但你要清楚男人是需要撫慰的。李婷跟人家在一起那麼久,連手都不願讓他碰,你要是男人你受得了?男人是有需求的,既然李婷給不了,我能給,為什麼我不能跟他在一起?」。女子冷笑了一聲,雙手緊緊抱着男子的手臂。

「說什麼都沒用,你就是賤人。連閨蜜的男人都搶,這不是賤人是什麼?」,陳嵐可不會慣着對方,說話毫不留情面。

「李婷,對不起!」男子說完回頭看着身旁的女子說道:「小玲,我們走吧!」

「賤人不會有好下場!」對着兩人離去的方向,陳嵐再次罵了一句。

「好了嵐嵐,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李婷拉了一下陳嵐。

那名男子乃是她大學同學,對方從大學起就開始追她。大學四年里,李婷忙着考各種證書,加上準備考研,因而一直沒答應對方。大學畢業後,李婷來了這所學校當輔導員,對方也跟了過來。男子的執着感動了李婷,於是答應了對方的追求。但李婷其實對男子沒興趣,在一起那麼久連手都沒讓對方碰過。後來何玲趁虛而入,跟男子走到一起,李婷自然就提出了分手。何玲本是李婷的閨蜜之一,也是四朵金花的其中一員,發生這種事自然就被踢出了她們的圈子。

李婷是新時代女性,對於性生活看的沒有那麼保守,只是男子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因而才不願意跟對方發生親密的關係。

「哼,賤人就是賤人,還說什麼男人都有需要,你看田雲有這麼**嗎?」陳嵐很是氣不過,當初把何玲當成好朋友,哪想到對方這麼無恥。

田雲摸了摸鼻子,這事跟他怎麼扯的上。

「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冷血動物,沒人性!」李婷看着田雲,隨即罵了一句。

在李婷看來,田雲太冷漠了。方晴付出了那麼多心思,即便田雲不喜歡對方,至少也得有個反應吧!但自方晴出事,田雲連一絲傷感都沒有。

這種事田雲懶得解釋,生死他早已就看淡了,更何況方晴那邊他也做了補償。

方晴的父母忙着處理方晴的身後事,李婷則是帶着陳嵐幫方晴收拾東西。

來到方晴的公寓,李婷眼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

「我跟晴兒其實都在同一個街道,自小學到高中都是同一個學校,只是高中我選的文科,她選擇了理科。後來我們都選擇了成都的大學,接着又考到了同一所學校當輔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