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物資超市穿越!我在七零當鹹魚》[帶物資超市穿越!我在七零當鹹魚] - 第4章 發現秘密

他貼近程梓安耳邊,輕輕地說:「那些東西不要再拿出來了,我給你那個袋子裏面有我這些年存下的錢,你拿這些錢去買東西用。以後哥哥發了津貼會寄給你的。」

像是情人間的呢喃,但是卻無疑讓程梓安渾身一顫,她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好,頭腦發昏冷汗直流,她沒想到宋卓竟然知道了她這個秘密。

懷裡的身軀被嚇的一直在發抖,宋卓嘆了口氣,一邊用手去撫摸着程梓安的後背,安慰着她,一邊把她更用力地按進懷裡。

「怎麼被嚇得那麼厲害,安安之前做的很好,沒有被人發現過,但是以後哥哥不在的時候,安安自己要小心,知道嗎?」

程梓安圈住宋卓精瘦的腰部,也冷靜了下來。

「知道了哥哥。」雖然確實受到了很大的衝擊,但是無論如何她非常明白,宋卓是不會傷害她的。

「你這樣讓我怎麼放心?」宋卓把女孩圈在懷裡,感嘆道。從14歲開始,他就模模糊糊地明白了自己對安安的感情,但是一直以為只是兄妹之間的情感,兩年沒見面的日子讓他看清了他對安安之間原來是男女之情。原本想等安安長大,但是安安一直不開竅,他只好出此下策,安安其實挺早熟的,他這樣一表現安安肯定能明白他的意思,再加上安安的秘密,以後安安一使用秘密就會想起他來,這樣就不怕有男生能夠暗地裡騙走安安了。

「哥哥,我害怕。」程梓安的不安被很好地安撫下來,但是還是有一絲擔憂。她破罐子破摔,把整個人都埋進了宋卓懷裡和他撒嬌,宋卓從小到大一直保護着她。

她剛剛如果沒理解錯的話宋卓喜歡她。這樣想想還有點害羞,以前20來歲都沒談過一次戀愛,現在還是個小屁孩就有大帥哥來表白了。

「別怕,哥哥會保護你的。不過安安以後一定要小心點,別人如果問起來你就說是我給你錢買的。不過盡量少給別人用你那裡的東西了,知道不?」宋卓怕別人聽到,都是湊近在程梓安耳邊說的。

熱熱的鼻息打在程梓安的耳朵上,程梓安不由得抖了幾下,她揉了揉痒痒的耳朵,「知道了,哥哥。」她嬌聲回答道。

要不然以前室友說女孩子談戀愛聲音就會變夾呢,程梓安吐槽自己,這麼嬌滴滴的聲音別說宋卓了,她自己說出來都有點被嚇到。

宋卓低笑,他知道程梓安明白自己的意思了,甚至還默許了。他坐到程梓安的小床上,把程梓安往自己腿上一提,讓程梓安坐在自己的腿上,兩人就着這樣親密無間的姿勢擁抱了許久。

宋卓說明天中午還來找她後就離開了,程梓安的心情久久無法平靜下來,被人道破了秘密本該害怕的她如今卻雙頰緋紅,在床上害羞地直打滾。

她一直以為宋卓對她只有兄妹之情,她雖然裝小孩那麼多年,心裏可還是20歲的女大學生,宋卓又異常地成熟、她其實有暗戳戳想過要養成宋卓,但是宋卓對她太好,她覺得宋卓應該得和自己心儀之人在一起,沒想到宋卓居然喜歡她,太好了。

她回過神來看到了那個放在床邊的小布口袋,打開一看發現是一疊錢和一卷票。程梓安深吸了一口氣,這錢至少得有五百塊。程梓安仔細數了數,發現有713.5元。票應該是專門換的,大部分都是全國軍用票還有一些一年期限的糧票肉票和工業票。

程梓安心情複雜,她為什麼暴露秘密?還不是因為宋卓對她太好了,她想着報答宋卓,所以想着把超市裡的東西隱晦地給宋卓吃點。

程梓安六歲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有個金手指-她昏死前的那個生活超市。這個超市每天都會刷新一次裏面的東西,就像是貨物重新上架一樣,但是一天只能帶出一個手推車的物資。儲物櫃和超市是分開來的,儲物櫃有點像是那種暫停時間的空間,程梓安每天能把一手推車裡多餘的物資放在儲物櫃。但是只有超市裡的東西能自由進出,她現實里的東西是無法帶入儲物櫃里的。

為什麼六歲這個金手指才出現,程梓安也隱隱有個猜測。因為這個手推車大概有一米高,她六歲能進入超市的時候恰好能推動手推車和把東西放進去。

有了這金手指程梓安但是興奮地不行,她首當其衝就是一頓亂吃,結果第二天就因為拉肚子被父母送到了醫院。醫生還說小孩子吃東西要注意點,特別是早產兒吃東西更得仔細。

弄的他父母給她熬了好幾天的大米粥,程梓安也不敢再亂吃了。她如今身體太虛弱,在超市裡她也就吃了根雪糕和一袋裝雞腿。結果上吐下瀉食欲不振了好幾天。

緩過神來後她也就吃點糖喝點果汁,六歲小孩的腸胃太脆弱,超市裡的肉要不是生肉要不就都是速食產品。她如今也沒到做飯的年紀,確實吃不了。於是她開始偷偷摸摸地給家裡增添點東西,沒事抓一把米放進米袋,鹽要沒有了也得添半包,紅糖放幾勺進去,雞蛋挑大小顏色差不多的放幾顆進去。

程梓安也不敢多放,要知道糧食和雞蛋就是李秀的命,李秀時不時得看兩眼確認沒出問題。她有一次倒了兩杯米進去,李秀晚上煮紅薯粥的時候就嘟囔了幾句:「怎麼這米不見少?」嚇得程梓安後面每次只敢抓一把。

她也偷偷摸摸給大哥二姐開小灶過,沒少給他們吃糖,每次他們問起都會說是宋卓給的。大哥二姐吃了也沒問啥,只說宋卓對你可真好。

後面宋卓暑假來她家的時候,又按往常似的又給她帶糖和牛奶,還給她帶了兩個珍珠髮飾還有一個小皮錢包。據說是從國外帶來的,程梓安愛不釋手,把東西小心翼翼地放了起來。後來她看天氣實在是熱,就狠下心從超市裡拿了瓶橙汁,倒給宋卓,說是媽媽榨的。

宋卓當時沒說什麼,程梓安也就沒覺得有啥。畢竟這供銷社確實有賣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