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物資超市穿越!我在七零當鹹魚》[帶物資超市穿越!我在七零當鹹魚] - 第2章 青梅竹馬

程梓安紅潤可愛的臉上掛着大大的笑容,打開門後連忙把人迎了進來。

「卓哥,你又給我帶什麼好吃的了?」程梓安迫不及待地發問。

少年從布袋子里拿出三個飯盒,邊打開邊說:「今天運氣特好,有紅燒肉和炸小魚,妹妹快坐下吃飯。」看到菜色,程梓安臉上的笑容越咧越大,趕緊去柜子里拿了個碗和兩雙筷子,然後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少年給她分飯,她家裡好久沒煮過紅燒肉了,她平時在家也不可能弄味道那麼大的菜色,果然每次卓哥一回來,自己的伙食標準就蹭蹭往上升。

少年一把拉過椅子,坐在她的身旁。從程梓安的角度望去,少年利落的寸頭把他優越的五官完美地展現出來,儘管年紀還小但從他臉上已經能看出堅毅的模樣。程梓安看着看着不免有點看入迷了,宋卓不愧是大廠之花啊。

「妹妹,別發獃,快吃飯。」宋卓看她迷迷糊糊的樣子,自己夾了幾塊紅燒肉放她碗里。

「哦哦,卓哥,這肉可真香!」程梓安就着米飯一口把肉吃下,含糊不清地說。

程梓安吃得滿嘴流油,說完這一句後就不再說話,專註吃肉。三個飯盒裡一個裝飯,兩個裝菜。三個菜色分別是大半盒的紅燒肉,三條煎小魚外還有份炒生菜。

吃了大半份紅燒肉後,程梓安才後知後覺有點臉紅,自己一人竟然吃了那麼多肉,這麼一份估計得用一斤肉票了。程梓安不好意思了,別彆扭扭地想夾點菜吃,挽回一點形象,沒想到宋卓又往她碗里夾了兩塊肉。

「卓哥,你吃吧。我已經吃了太多肉了。」程梓安不好意思地開口。

「沒事,就是打給你吃的,你看你臉瘦的,得多吃點才行。」宋卓不甚在意,「你快點吃,要不然等下你姐姐回來了你就沒得吃了。」說完又給她夾了一塊。

聽到二姐要回來,程梓安不再多話,立馬開吃。等到她吃完最後一口飯後,宋卓才地把剩下的紅燒肉汁和幾塊碎肉拌着米飯吃掉。

程梓安吃撐了,癱在椅子上不想動。宋卓也不動,他看着妹妹吃得心滿意足的樣子,心裏也高興,許久沒見妹妹的臉都瘦小了,兩頰的肉好像都被餓沒了,看起來可憐兮兮地,讓他心裏難受。

吃飽喝足,宋卓先起身去把飯盒和碗筷洗了。

程梓安看着少年半側的背影,看他挽起袖子露出手臂上堅實的肌肉,對着他寬闊的背影和筆直的長腿發花痴,時隔兩年沒見,宋卓如今真的非常有魅力。昨天她看到他的時候都不敢認了,宋卓眼神銳利,站得筆直,身型抽條後仍然偏瘦,皮膚也變黑了點,整個人像把出鞘的利刃,看着就讓人心驚。

什麼時候冷酷小帥哥宋小卓也成了這幅大人模樣了啊?

宋卓如今17歲,身高184厘米,長得那叫一個帶勁,單憑長相,別說男生就連女生都不見得贏過宋卓。父母一個是曾經的團長如今的鋼鐵廠廠長,一個則是外科護士長,爺爺奶奶則在燕京,貌似官位挺大。宋卓本人也是天資卓越,成績優異不說身體素質也好,他跟着爺爺奶奶在燕京那邊讀書,寒暑假才回到父母這邊來。15歲的時候就已經高中畢業,因為倒霉遇上了大學暫停高考取消,畢業後去了燕京軍事基地進行培訓,這種培訓程梓安聽廠里嬸子八卦的時候提到過,據說是從25歲以下的軍人里選幾百人組成的,但誰讓宋卓有個好爺爺呢,就算沒當兵也能進去。

程梓安想,有個好家世其也是實力的一種,而且現在邊境衝突嚴重,徵兵的年齡放寬到14歲,估計高中畢業時宋卓早就報上名了,而且這培訓班也實在管理得嚴格,當兵的還能時不時寄信,但是宋卓這兩年也就畢業那年給她寄了一封信,說自己要去學習一段時間。沒想到這一過就是兩年,這不,兩年來他們也才見了這兩次面。

上一次就在昨天,時隔兩年再次回歸鋼鐵廠的宋卓因為容貌再次聲名遠揚,而兩人見面時,皺着眉頭的宋卓仔細端詳了她的小臉後,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怎麼瘦了那麼多,明天中午等我,我給你帶好吃的。」

程梓安四歲的時候兩人第一次見面,宋卓那時候被接到許久不見面的父母這邊過暑假,這裡老舊的環境、陌生的父母和一堆看猴似的陌生人都讓他感到煩躁。

鋼鐵廠年齡相仿的孩子看到宋卓也不敢向前打招呼,那一身沒打補丁,看着就昂貴的衣服和略帶不耐煩的精緻小臉讓他們望而卻步,也只有程梓安不怵這小屁孩,第一次見面就樂呵呵地把糖塞給他吃。

看着小孩雖然不想吃但是礙於禮貌只能把糖接過來說謝謝,然後又從口袋裡摸出奶糖餵給她吃,程梓安樂了,給塊便宜的水果方糖就能換來一塊醇厚香甜的奶糖。這奶糖比她娘2塊一斤買的奶糖還好吃,這買賣可太划算了。於是只要遇到宋卓,程梓安就給小孩塞糖,後面把存着的五塊水果糖都塞完了,程梓安還鬱鬱不樂了幾天,下次見面沒得換糖了。沒想到以後的每次見面宋卓都能從口袋裡掏出糖來喂她,有時是奶糖,有時是軟糖,有時甚至還有巧克力,每次和宋卓見面,程梓安連吃帶拿能拿走好幾塊。

鋼鐵廠平時其實是很忙的,只有逢年過節工人才能休息,小宋卓來這之後和廠內其他小孩玩了兩次就不願意出門了。沒辦法,雖然鋼鐵廠在這羊城是有名的大廠,裏面的工人子弟生活水平也是平均線以上。但是對宋卓來說,這裡的小孩沒有好玩的玩具就算了,體力智力也和他在大院里的玩伴沒得比。他勉為其難地嘗試了兩次就不想出門了,每天除了外出鍛煉就是在家裡看課本。

宋和平對他這兒子的性格也是無從下手,宋卓出生的時候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