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8章 端王府

子萱握了握子月的手悄悄說道:「放心吧,我懂的,我剛回來不久,和她應該不會有多少交集的,所以不用擔心」

「子萱,你和子月帶着各家小姐去園子里賞梅吧,那兒有暖閣,你們好好招待她們,莫要怠慢了」主母齊氏說道

「好的,母親,女兒這就和子月妹妹帶各家小姐去園子里賞梅花了,」

「各位小姐,這邊請」子萱帶着子月和一眾世家貴女去了園子里,暖閣里早有丫鬟備好了茶點,還有棋盤,古琴等消遣的東西!楚子萱在子月的介紹下一一和幾位小姐見了禮,帶着她們賞了會梅花就帶着去了暖閣。

一路上,有子月這個小機靈在,倒也氣氛和諧,去了暖閣,眾小姐見有古琴,棋盤,還有畫畫的工具,一時興起,秦將軍的女兒秦如煙便提意道「各位姐姐,今日恰逢將軍府為子萱妹妹回來慶賀舉辦宴會讓我們聚在一起,園子里的梅花也開的甚好,不如我們來撫琴助興吧,」

「秦妹妹提議甚好,子萱妹妹也一起吧!」兵部侍郎家的小姐郭嘉嘉說道

楚子萱大方回道「各位姐姐都是世家貴女,自小琴技師承名師,不像我從小在山野鄉村長大,得父親祖母關懷接回府,雖祖母幫我請師傅教我撫琴,耐何學習時日尚短,琴技還未學得師傅二分,所以今日就不在各位姐姐面前獻醜了」

「子萱妹妹你這麼說就是太貶低自己了,我們中也不是人人都會撫琴的,像沈太師家的沈姐姐,她就不擅撫琴,但是極擅畫畫,現在沈姐姐的一幅丹青都千金難求呢。今日在這就是我們閑着沒事撫琴玩玩,不必太過在意的」國公府葉婉柔說道

見葉婉柔這麼說,子萱也不好再推辭

「那子萱就恭敬不如從命,還望各位姐姐稍後莫要笑話我才好」子萱笑着說道

首先提議撫琴的秦家小姐先開始彈奏,秦小姐彈了曲(落霜),琴音悠揚,曲調和緩,一曲落音,在場的小姐們都紛紛叫好!

「秦妹妹的落霜彈奏得真好,當真是天籟之音啊,這樣吧我就給各位姐姐們彈奏一曲(伶人),各位姐姐們還請多多指教」葉婉柔說道

只見葉婉柔的指尖上下翻飛,像極了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琴聲悠揚,更有一股意境,如若說剛剛秦家小姐彈奏的落霜如泣如訴,那葉婉柔的伶人則是纏綿悱惻,餘音裊裊!一曲奏完,大家都聽得如痴如醉~

「葉姐姐,你的琴技愈發精進了呢,就連我都聽得痴了」子月調皮的說道

「瞧我們子月妹妹的小嘴越來越甜了呢」葉婉柔輕掐子月的小臉說道

「嘿嘿,那是因為吃了我大姐姐做的蜜餞啊,所以我的嘴那麼那麼甜」子月嬌憨的說道

眾人聽着都笑了,氣氛一時好不熱鬧

突然暖閣外響起一陣笑聲,眾人好奇的望向窗外,原來是各家的公子在院子里賞梅笑鬧呢~

「啊,那位不是沈太師的公子嘛,他今日也來了,他可是京中出了名的才子呢」郭嘉嘉驚呼道

子萱順着郭嘉嘉的眼神看去,為首穿白衣的公子應該就是郭嘉嘉口中,那位京中有名的沈才子了,看着確實是英俊瀟洒,風流倜儻!

「大家都快別看了,等下只怕會惹那些公子們笑話呢」葉婉柔柔聲說道

眾小姐聽了葉婉柔說的話都羞紅了臉趕緊收回了眼神

「咱們還是繼續撫琴吧,剛剛葉姐姐彈的真好聽,子萱小姐不如你也來彈奏一曲吧」

楚子萱看向說話的郭嘉嘉,這人這會讓我彈,該不是想看我出醜吧,現在暖閣外的那些公子哥還在園子里賞梅呢

想想自己才學了不到三個月的琴技,在這有葉婉柔和秦小姐金玉在前,如果這會要是彈的不好,不僅是她丟臉,更是丟了將軍府的臉面,楚子萱不明白為什麼這個郭嘉嘉會這樣針對她,但是這個琴今天必須要彈得出彩了,否則就丟臉丟大發了,今日是她第一次和這些世家貴女打交道

「那子萱就獻醜了,給各位姐姐彈首我在蜀中時學得的一首曲子吧,這首歌名為(三生三世)說罷楚子萱邊彈琴邊跟着琴聲唱了起來

握不緊那段過往

冥滅了結魄光芒

那一滴離別的淚

灼燒着我的胸膛

愛在天地中流轉

一顆心為誰奔忙

四海八荒 身在何方

歲月該如何安放

聽風聲在沙沙作響

敲打着誰的惆悵

思念在一瞬間生長

才忘了夜多漫長

掌心的淚握到滾燙

只願為你三生痴狂

落花滿天 又聞琴香

與你天地間徜徉

如果愛太荒涼 我陪你夢一場

贖回你所有淚光

這一路有多遠 這三世有多長

執手到地老天荒

風凄凄霧茫茫 雨滾滾雪漫漫

一步步都陪你同往

牽着手 別驚慌 管明天會怎樣

哪怕註定流浪 哪怕海角天涯

聽風聲在沙沙作響

敲打着誰的惆悵

思念在一瞬間生長

才忘了夜多漫長

掌心的淚握到滾燙

只願為你三生痴狂

落花滿天 又聞琴香

與你天地間徜徉

如果愛太荒涼 我陪你夢一場

贖回你所有淚光

這一路有多遠 這三世有

手牢牢不放 愛念念不忘

人生何須多輝煌

浮華的終成空 執着的都隨風

情路何須多跌宕

要遇多少風浪 心不再搖晃

一起細數這過往

陪你等 風停了 霧散了 雨住了 雪化了

再見絕美月光

還有我在你身旁

一曲彈完,見眾人還沉浸在音樂裏面,陸子萱也不禁暗自擦了把汗,這首歌是她在現代時最喜歡的一個劇里的主題曲,那會在大學時也曾在畢業晚會唱過這首歌,沒想到穿來古代了還有機會唱這首歌

突然一陣掌聲傳來,驚醒了還沉醉在這首歌的眾人

「姑娘彈的這首曲子,當真是天籟之音,琴聲如訴,曲調悠揚,不知姑娘彈的這首歌曲名叫什麼」原來是琴聲把窗外那群賞花作詩的公子也吸引了過來

楚子萱起身行禮道:「沈公子問的這首曲子是我在蜀中時,聽一位琴師彈奏得曲子,歌名叫三生三世」這歌還有個纏綿悱惻的故事呢!

「哦,不知楚姑娘可否給大家講講這個故事」沈從安笑着說道

楚子萱看了看身邊的世家小姐們,現在若是當著這麼多外男講這個故事會不會不太好啊,不過都是些已經及笈了公子和小姐講講應該也沒事吧

楚子萱清了清嗓子說道「這個故事講的是傳說在一個名為青丘的地方,那裡由狐帝和狐後統治着這個十萬之地,那裡是狐族生活的地方,狐帝狐後法力高強,是為上神,狐帝狐後共育有几子和一女,小女兒長得絕色傾城,聰慧伶俐,狐後最為疼愛這個小女兒,所以在女兒還小時就給她和天族二皇子訂下了婚約,隨着時間推移,狐後的小女兒漸漸長大去了崑崙拜師學藝,後來在學藝途中因緣巧合結識了外出歷練的魔族二皇子,兩人逐漸熟悉漸生情愫,奈何魔族一直想要大舉進攻天族和青丘,魔王知曉二兒子和青丘的帝姬互有好感時便利用二人挑起了戰爭,最後魔王被帝姬師傅鎮壓,可是小帝姬的師傅也為鎮壓魔王捨身消散在世間了,後來帝姬自責是自己害了師傅,便把自己困在青丘十萬年,更和魔族二皇子發誓恩斷義絕,永世不在相見」

「那這個小帝姬不是和天族太子有婚約嗎,這是不是有違婚約了,這個帝姬也太過任意妄為了些」郭嘉嘉挑眉說道

「郭小姐,這只是我聽來的故事,而且這個故事我還沒有說完,」楚子萱無奈的說道,這個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