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7章 改名(2)

把魚先直剖再斜剖成刀花。然後提起魚尾使刀口張開,將鹽撒入刀口稍腌,再在魚的周身及刀口處均勻地抹上些濕澱粉,鍋中放油,待燒至七成熱時,手提魚尾放入鍋內,使刀口張開。將魚托住以免粘住鍋底,入油炸了兩分鐘,將魚推鍋邊,魚身即成方形,再將魚背朝下炸兩分鐘,然後把魚身放平,用鏟將頭按入油炸兩分鐘,待魚全部炸至呈金黃色時,撈出擺在盤內

又把炒鍋內留少量油,中火燒至六成熱時,放入蔥、姜、蒜末、鹽、醬油、加清湯、白糖、旺火燒沸後,放濕澱粉攪勻,烹入醋即成糖醋汁,迅速澆到魚身上,一道糖醋魚就做好了

正好砂鍋的雞湯煲得差不多了,子萱趕緊把泡的香菇和香菇水倒入砂鍋,撒了些鹽,把紅棗也放了進去,再燉個十多分鐘就可以出鍋了。

子萱又炸了兩份薯條,讓夏禾把從蜀中帶來的番茄醬拿出來!

子萱叫人把菜端去客廳,又趕緊炒了個青菜,等菜都端上桌

正好子月和子星一起過來了,就趕緊上前拉着兩人坐下,子月妹妹你們快來嘗嘗,這些是今日我親自下廚做的這幾道菜,我怕你們吃不了辣,所以做的都是些不辣的菜

「子萱姐姐,這道菜是什麼呀!」

楚子萱見子月指着薯條問道

「這個呀,這個是我在蜀中學的一道零食,叫薯條」說著子萱拿起一根薯條在一旁的番茄醬里沾了沾,給子月示範了下吃法

子月一臉好奇的學着子萱拿薯條沾了沾醬,放進嘴裏嘗了嘗,酸甜酥脆的口感瞬間征服了子月,子星見姐姐吃的津津有味,也趕緊拿了根薯條吃,吃着也覺得不錯

一頓飯下來,子月和子星都被子萱的廚藝征服了

「萱姐姐,你做飯真好吃,比府里的廚司做的都好」

聽着兩人的誇獎,子萱笑着說道「以後有機會再做給你們吃,只可惜你們吃不了辣,我在蜀中學了不少好吃的零食,還開了個零食鋪子,等過段時間空閑了我給你們煮奶茶喝」

「子萱姐姐,奶茶是什麼,是茶嗎,那什麼苦苦的茶葉我不喜歡喝」子月說道

看見子月嬌憨的樣子,子萱笑着說道:「我說的奶茶不是用茶葉泡的茶,是一種甜甜的熱飲」

子星見子月和七七聊得開心,就起身說道「萱姐姐,這是我送你的禮物,是用玉雕的一個小猴子,希望你喜歡」

「謝謝你,我很喜歡」

「還有我的,還有我的」子月獻寶似的從丫鬟手中接過盒子遞給楚子萱

楚子萱打開盒子,是一對做工精緻的紅寶石耳環,一看就價值不菲

「這是不是太貴重了」

「萱姐姐,我挑了許久,覺得這個紅寶石耳環特別襯你,而且像這樣的耳環我還有許多呢,算不上什麼貴重的禮物,今日你都親自下廚做飯給我們吃了,一點小禮物送給你希望你喜歡」

「謝謝妹妹,我很喜歡」楚子萱笑着說道

「萱姐姐,飯我用好了,我那還有先生布置的背書我還沒背呢,明日先生要檢查,我就先回去了,你和月姐姐再玩會吧」子星起身說道

楚子萱見狀也不再留他,送他出了門就叫夏禾撤了飯桌,帶子月去偏廳喝茶

聽子月說不喜歡喝茶,子萱把從蜀中帶的花茶拿了出來泡了一壺茶,兩人一邊喝茶一邊聊天

「萱姐姐,你知道嗎,小的時候我可羨慕別人了,她們都有哥哥姐姐,就我沒有,現在好了,你和穆哥哥回來了,以後我也是有姐姐哥哥的人了」

聽了子月說的話,七七接道「哦,你說的別人都是哪些人啊,是你的玩伴嗎」

「嗯,像國公府的葉姐姐,她有好些哥哥姐姐呢,只是她的哥哥姐姐們不像你這般會和她一起玩,更別說做好吃的給她呢」

「你說的葉姐姐,她們家有很多兄弟姐妹嗎?」

「是啊,她有十多個兄弟姐妹呢,她還曾跟我說真羨慕我們家沒有那麼多的姨娘和姐妹呢,」

「是啊,咱們將軍府沒有那麼多姨娘,說明父親還是極愛重母親的」

「也許吧,我聽府中的下人說以前萱姐姐的娘親在時,父親也沒有過妾室通房」

「哦,那你可知道為什麼我母親會離開將軍府嗎」

「啊!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以前我也問過家裡的老人萱姐姐的母親去哪了,可是下人們也不太清楚,加上父親不許府里談論這件事,我也是前段時間聽母親說父親找到你們了,我可高興了」

楚子萱看着子月開心的笑臉,陷入了沉思,看來想從子月和子星這裡套些話也是行不通了~

和子月聊了會,直到她的丫鬟提醒她該入寢了她才依依不捨的回去,要不然估計子萱還得陪她再玩許久~

楚子萱洗漱一番躺在床上想到現在已經快到年關,蜀中那最近應該會來信,到時候再寫信讓李玉來一趟京城吧,身邊可用的人還是太少了!

朝暉堂里,楚雄還在和客人喝酒,如果楚子萱在,定會發現這個客人竟然是她的老熟人

一夜好眠,一大早楚子萱就去慈安堂給祖母請安,可能是年紀大了,起的早,楚子萱到的時候老太太已經開始用早飯了,看見子萱來請安,便叫她坐下一起用飯~

吃過飯,七七扶着老太太在院子里散了會步,老太太就讓七七和她一起去前廳,這會給你請的女夫子應該到了!

「拜見老夫人,老夫人安好」

楚子萱看着面前的女子,年紀也才二十七八的樣子,面容清秀,帶着一股書卷氣,難道這位就是祖母給我請的女先生

「想必這位就是子萱小姐吧,」

「是,子萱給先生請安了」

「路先生問的正是我那剛接回府不久的大孫女子萱,還請路先生多費費心好好教教她,我老婆子年紀大了,精力不甚從前,教不了她什麼,勞煩路先生了」

「老太太自謙了,您身體還康健着呢,福氣大着呢」

「哈哈哈哈,我年紀大了,只希望孫子孫女們都平平安安,幸福安康就好,路先生看是就在我這慈安堂的暖房授課,還是去錦怡院萱丫頭那上課」

「不如就在錦怡院吧,到時上課以免擾了老夫人清凈」

「也好,那我這就讓下人去那給路先生先收拾收拾客房和書房吧,子萱你就帶着先生去將軍府轉轉吧」

「是,祖母,孫女知道了」說著楚子萱就帶着路先生去了將軍府花園

「路先生,前面有個亭子,咱們去那休息一下吧」楚子萱說道

「也好,就聽子萱小姐的吧」

楚子萱讓夏禾去上了些熱茶和點心過來,便和路先生閑聊起來

「路先生,不知子萱要從哪裡先學起呢」

「子萱小姐先告訴我你都學過些什麼,讀過哪些書,是否有學過音律,茶藝,棋藝,我再決定從哪裡開始教你」

「路先生,我之前只跟着弟弟在書塾讀過四書,練習過一段時間的字,其他的都沒怎麼學過,還要勞煩先生耐心教導了」

「那我們就先讀讀四書吧,雖說女子不用科考,但是也要讀書知禮,至於音律,茶藝和棋藝就每天抽些時間學下,我能教多少就看子萱小姐能學多少了」

「勞煩路先生了,學生定努力學習」

楚子萱和路先生在花園歇了會就回了錦怡院,老夫人派來的人已經把書房收拾好了,還給她送來了幾大箱子的書和筆墨紙硯,看來這是時間緊,任務重啊!楚子萱想到

「子萱姑娘,那我們就從今日開始授課吧,你先把四書再通讀幾遍,若是有什麼不懂的你都可以問我」

「好的,路先生」

「對於楚子萱這個從現代穿越過來的大學生來說,四書五經就是小菜一碟」

只是現實還是狠狠打擊到了子萱,在跟着路先生認真把四書通讀幾遍後,路先生的講解驚艷到了楚子萱,想想自己之前讀後的見解還是太過淺顯~

子萱跟着路先生每日讀書寫字,還每日學琴和棋藝,日子每天都過的十分充實

眨眼就到了臘月二十五了,自從上次收到李玉的來信,信中說他又培養了些人,竹八跟着他現在也能獨擋一面了,村裡的糧食種子都已入庫封存,鋪子所需要的材料也都備貨充足,慶豐樓的單子也都完成的差不多了,隨信過來的還有村子裏和鋪子的賬冊,看過楚子萱就安排回信回去,讓李玉把手裡的事漸漸的教給竹八去做,等過完年再過來京城,她有些事情要交待他去做~

現在臨近年關,府里也都開始張燈結綵,齊氏叫來珍繡閣的掌柜上門給府里的大人小孩量身制新衣,還給她送來了好些新首飾和脂粉!祖母那邊也送來好些,楚子萱瞬間覺得自己變得富有起來了~

這些日子,楚子月倒會經常來找她,她也經常做些好吃的給她,還會另送幾份送去朝暉堂和慈安堂,因着府里沒有什麼妾室姨娘,所以也就沒有那些豪門大家的家宅內鬥,齊氏和善溫婉,子月和子星單純善良,祖母慈愛,父親也不偏疼偏寵,所以在這府里,楚子萱和子穆過着風平浪靜,其樂融融的日子

將軍府因着今年找回了子萱和子穆,所以楚雄想在年邊辦場宴會,熱鬧熱鬧,只是宴請的賓客名單中子萱卻並沒有看見淮南陸家的請帖,為此楚子萱還去問過主母齊氏,齊氏只說了句這個賓客名單是她父親定下的,她也不太清楚!楚子萱想着等父親回來正好去問問關於她外祖的事~

待楚雄從軍營回來,楚子萱就提上新做的糕點去找楚雄,楚雄在書房看着拿糕點來看他的楚子萱甚是高興,最近母親常給他說楚子萱甚是聽話懂事,和路夫子讀書學習都十分認真刻苦,楚雄也是聽了十分高興,正好今天女兒還來給他送糕點,他就更高興了

「女兒給父親請安,父親安好」

「子萱來了,我都好着呢,快起來吧」楚雄扶起楚子萱

「父親,女兒給您做了些糕點,您嘗嘗看合不合您口味」

「子萱有心了,最近聽你祖母說你跟着路先生讀書習字十分用功刻苦,知道要努力不錯,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知道嗎」

「謝父親的關心,女兒知道了」

「嗯,馬上府里就要辦宴會了,你平時有空就去多幫幫你母親」

「是,父親,女兒知道了,女兒今日來不光是給您送糕點的,也是有個問題想要來問問父親」

「哦,什麼問題,你說說看」

「回父親的話,昨日我去主母那幫母主確定賓客名單,發現上面沒有我外祖陸家的請帖,是不是遺漏了,我問主母,主母說這個賓客名單是您確定的,所以我特意過來問問您是不是遺漏了」

「沒有遺漏,你外祖家外祖父和外祖母均已仙逝,你舅舅外放在雍州做知府,所以他們一家就都在雍州,雍州路途遙遠,我就沒有給你舅舅他們下帖子,其他的幾房親戚因為沒有什麼來往就沒讓人給他們下帖子」

「哦,女兒明白了,女兒還有個疑惑想問父親,只是不知道該不該問父親您」

「無妨,你問吧」

「父親,女兒想問您當年我母親為何要帶着我和弟弟離開將軍府,甚至也不回陸家,選擇遠走他鄉」

楚雄聽了楚子萱的話,並沒有回答她,只說了句,「這是大人的事,都已經過去了,你就別問了」

楚子萱看着楚雄的神色,不再似之前滿臉關懷慈愛,反而一臉陰鬱之色,閉口不談

楚子萱見狀也不再追問,和楚雄說了聲就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楚子萱想着方才楚雄的神色,愈發確定母親的離開應該和陸家,楚雄有關,只是就不知道是什麼事了~

第二天是辦宴會的日子,齊氏安排子萱和子月一起招待那些官家小姐,這是子萱第一次在這些豪門世家貴女面前露臉,所以一大早就被夏禾拉起來梳妝打扮,穿上之前祖母送來的粉色束腰長裙,又梳了一個簡單大氣的飛雲髻,配上一套粉寶石釵環,化了個淡妝,從回到將軍府,在齊氏安排的精心調養下,楚子萱不在似蜀中時皮膚暗黃,身材嬌小,現在反而愈發皮膚白皙,身段窈窕!又和路先生讀了幾個月的書,練了許久的琴,現在周身也透着一股書卷氣~

「小姐,這樣打扮真好看」夏禾說道

「是嗎,你再幫我看看還有沒有什麼不妥,若是好了,我們就去找子月一起去前廳吧」

「小姐,已經沒有什麼不妥了,就是您的口脂好像淡了些,再添些吧」

「好吧,那你讓人去門口看看子月妹妹過來沒有」

等收拾整理好,剛好子月過來了,兩人就這樣一起去了前廳!

「萱姐姐,今日葉姐姐也來府里呢,等她來了我介紹你們認識,還有懷安郡主,兵部侍郎家的郭姐姐,葉翰林家的葉姐姐,她們都會來呢,」

「這回我可是要和她們好好炫耀炫耀,我也是有哥哥姐姐的人了,」子月高興的說道

看着子月嬌憨的樣子,楚子萱不禁啞然失笑

「我也很高興,又多了個弟弟妹妹」子萱對着子萱說道

兩人相視而笑的去了前廳,主母齊氏正在招待前來參加宴會的女眷們,見她們兩個前來,就給幾個世家夫人介紹道「這是我的大女兒子萱,子萱雖才回來不久,卻是聰慧懂事孝順,我和將軍都喜歡得不行」

楚子萱走上前給幾位夫人行禮問安,陪着幾位夫人坐了會,就聽國公夫人李氏說道「齊夫人,你可真是好福氣呀,原先就有雙玉雪可愛的兒女,如今又找回一如此聽話懂事的兒女,真是羨煞旁人啊」

「國公夫人謬讚了,您那幾個兒女個個樣貌出眾,才華橫溢,聽說您的大公子都已經進翰林院了,年紀輕輕也是前途無量啊」

「是啊,他今年才考取進士入了翰林院,之前我也發愁,一直沒考取功名不好給他娶親,現在好了正在給他相看各家適齡的閨秀呢,我見你這大閨女多大年紀了,有沒有訂親啊」

「呵呵,多謝國公夫人的抬愛了,只是子萱才找回來不久,我和將軍大人都想再留她在家兩年,也好享享天倫之樂,所以現在暫時都沒有給她訂親的打算」

「國公夫人,要我說,就您公子一表人才,如今又已進士登科,還愁娶不上個好媳婦嗎」另外一位夫人笑着說道

這邊子月偷偷的拉着子萱說道:「萱姐姐,說話的這位是秦將軍的夫人尤氏,秦家妻妾眾多,他家子女也多,好幾次後宅不寧,在京中鬧了不少笑話,你可要當心點,這位尤夫人也是個性格潑辣的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