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7章 改名

陸七七和子游從朝暉堂出來,一路無話,今天一天發生了太多事,暫時還沒有得知任何關於母親的消息,只知道齊氏確實是在母親離府後進的將軍府,那母親究竟是因何原因離開的呢?陸七七和子游回院子的路上,見身後跟着的丫鬟,除了夏禾和竹七,她不知道其他的可不可信,就對子遊說了聲:「這些天趕路辛苦了,子游早些回去休息吧!」

子游看着姐姐,嘴巴動了動,最後回了聲,「好的,姐姐」

陸七七囑咐竹七照顧好小少爺後就回了錦怡院,陸七七看着房間的擺設,確實是很雅緻,可以看的出是用心布置的,擺設的許多東西都是珍品,許多是陸七七見都沒見過的東西,陸七七感覺自己一下子就從鄉下來的野丫頭變成了高門大戶的小姐,處處都透着格格不入~

「夏禾,你進來下」陸七七喊道

「小姐,怎麼了,可是要給你鋪床準備休息了」夏禾進房裡說道

「不是,你先坐下,我有些事交代給你」

「夏禾,夫人安排的那些人以後你就帶着她們吧,記住在將軍府,要低調守禮,但也要學會知人善用,我們初來這裡,要小心謹慎,你是我從蜀中帶來的,在這裡我只信你,所以你在這首要任務是先學會保護好自己,莫要被人抓了把柄,等過段時間了我在交代你去做其他事」

在這之前,你要儘快摸清這府里具體是什麼情況,不要讓人察覺」

「好的,小姐,奴婢知道了,子游少爺那是否也要我去和竹七交代一下」

「他那你暫時不用管,只要竹七繼續跟着他去讀書就行了,估計就這兩日入了族譜,父親就該安排他去讀書了,至於我們可能就是呆在府里學學規矩,所以咱們要儘快摸清這府里的情況,在見機行事,行了,我這沒什麼事了,你也早些下去休息吧,趕了這麼久的路,養好精神,~」

「是,小姐,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陸七七看着桌子上的燭光發獃,這將軍府看着簡單,沒聽說還有其他妾室,老太太看着也不像尖酸刻薄之人,為何母親要離開呢?陸七七撐着下巴楞楞的看着燭光~

一夜好眠,陸七七在兩個丫鬟的服侍下,終於把繁瑣精緻的衣服穿好,丫鬟又給陸七七梳了個當下時興的髮髻,插上了幾支白玉發簪!

陸七七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這麼一打扮還真有那麼幾分官家小姐的姿態了!聽下人說今日是將軍大人開宗祠給他們姐弟倆入族譜的日子,按道理這個名字應該在十多年前就入了族譜的,只是不知什麼原因一直沒上

今日將軍大人特意請了楚氏宗親開祠堂,所以丫鬟給陸七七和子游都着重打扮了一番,衣服,配飾,髮飾,妝容,都精心搭配了一番!子游早已經收拾妥當,等在院子里了,陸七七最後檢查一遍,發現都準備的差不多,就和子游一起去了祠堂!

待陸七七和子游到的時候,父親和宗親們都已在偏廳喝茶了,楚雄見姐弟倆前來,便將兩姐弟帶到宗親面前介紹道:「各位宗親族老,這就是我的大女兒楚子萱和我的二兒子楚子穆」

「哦,好好好,她們就是陸氏清言所出的吧,早年你因在邊關打仗因此耽擱着一直沒給這兩個孩子上族譜,如今孩子回來了,也是時候給他們上族譜了」一位白髮老者說道

「七七,子游,楚子萱和楚子穆是我給你們早先就定好的名字,不過你們母親既然給你們取了名字,就不好捨棄,所以七七和子游就當做你們的小名吧,也算是紀念你們的母親」楚雄說道

「多謝父親取名,女兒和弟弟都聽父親的」陸七七對這件事沒多大意見,反而對這位老者突然提起母親比較感興趣,不過礙於父親還在,她也不好貿然去問

一行人開了宗祠,又由老者講了楚家的家史,期間還有提到楚家三子楚雄娶淮南陸氏之女陸清言,共育有一子一女,今特來開宗祠告知列位祖宗為楚子萱楚子穆入族譜,今後將受楚氏宗族庇佑,共享榮辱!楚子萱楚子穆望你們今後能振興家族,守望相助!

倆姐弟跟着老者行完禮,在族譜上添上兩人的名字,就算正式入了楚氏宗族,兩人也換了名字~

今日入族譜也不是就上了兩個名字,至少七七聽到一個關於母親娘家的消息,淮南陸氏,可以跟着這個線索打聽打聽,母親離開將軍府,也沒回娘家,是母親娘家不在了還是另有原因,七七沒在深想,跟着父親接待各位宗親族老去前廳用膳,子游也跟着在一旁聽吩咐

一頓飯下來,宗親族老們都在恭喜楚雄,誇七七遺傳了楚雄年輕時的好模樣,又誇子游小小年紀便沉穩得體,頗有他父親征戰時的風範

七七明白這些漂亮話並不是真的誇他們姐弟倆,只是在和楚雄拉關係罷了,畢竟如今楚氏只有楚雄在朝為官。還是三品大將軍,手握重兵,現在的夫人又是齊尚書的二女兒,有這樣的姻親關係在,楚家就只能靠楚雄這一脈了

待送走楚氏的宗親族老,楚雄就帶着楚子萱和楚子穆去了慈安堂,楚子萱和楚子穆兩人到了慈安堂就跪下給老夫人請安「祖母安好」,老太太讓兩人起身坐下吃些糕點,楚雄就和老太太說了下給七七和子游入族譜的事情,順帶說了他們的新名字

老太太聽了連聲說道「好好好,子萱和子穆都是不錯的好名字,雄兒用心了」

「母親滿意就好,另外子穆這兒,兒子想讓他跟星兒一起去嚴學究那讀書,至於萱兒恐怕還要勞煩母親教她些世家禮儀,如今她也已滿十六,讀書也晚了些,兒子想着不如讓她跟着母親學學世家閨閣禮儀和持家理事」楚雄說道

「哦,你怎麼不讓萱兒就跟着齊氏去學呢,反而要讓我這個老婆子來教」

「母親,兒子知道您辛苦,只是齊氏平時要打理家中大小事務,另外楚子星和楚子月年紀尚小,她還要管教兩個孩子,恐分不出太多精力來教萱兒,所以兒子才斗膽來麻煩母親」楚雄躬身行禮道

見兒子都這樣懇求她了,老夫人也就答應了~

楚雄見母親答應,連忙伺候母親吃了些點心就去午睡了。楚子萱見老夫人去午睡了,她也就跟着楚雄帶着子游一同出了慈安堂~

一路上,楚雄交代子游去嚴學究那上課,要刻苦學習,切莫偷懶耍滑,子星也在那裡讀書,平時兄弟兩要互相關照,互幫互助

又和陸七七說道:「萱兒,你已年滿十六,再過兩年也就到了出嫁的年紀。這段時間就先跟着祖母好好學習下世家閨閣的禮儀規矩,和掌家理事,等你熟悉後,我就讓夫人帶你多去京中各世家參加宴會走動走動!

「父親知你之前在蜀中曾為生計拋頭露面過,如今回了將軍府,不用你再為生活奔波,你就好好獃在祖母身邊學學禮儀。為父到時候定會給你尋門好親事」

「是,女兒謹遵父親教誨」

「行了,這些日子你們記得多去給你祖母和母親請安問好,我還有些公事要去處理,你們都回去吧!」

等楚雄去忙,子萱就帶着子游在花園逛了逛,回來幾日還沒好好逛過,將軍府雖說是武將之家,亭台樓閣,小橋流水卻都是顯得清新雅緻,想必是出自將軍夫人之手

「子游,這兩日回來可還習慣」

「姐姐,我還好,只是現在一出去後面跟着一些人,有些太過張揚不太習慣」

「從明日起,你就要去嚴學究那讀書了,去了要好好讀書,其他的事你不用擔心,有姐姐呢」

「姐,你說族譜說的淮南陸家是不是我們的外祖家」

子萱握了握子游的手,看了看跟在身後不遠處的丫鬟小廝

子游會意止住了話頭,正巧碰見帶楚子星和楚子月在花園玩的齊氏三人,子萱連忙帶着子遊走上前給齊氏行禮.

「萱兒和穆兒也是過來玩耍的嗎,今日天氣不錯,正好我帶你們弟弟妹妹出來玩下,要不然天天悶在房間里都快成書獃子了」齊氏說道

「回母親的話,我們剛從祖母那請安出來,回來幾日還未好好看過將軍府,所以我這才帶着子穆來轉轉,正巧碰到母親帶着弟弟妹妹在這,不知道有沒有打擾到母親和弟弟妹妹們」

「萱兒太客氣了,說什麼打擾不打擾,這將軍府也是你們的家,你們想去哪就去哪,不用太過拘束,看看若是你們那還缺些什麼就使人去跟我說,回頭我讓人給你們送過去」

「多謝母親關心,我們那什麼都不缺了,母親給準備的都十分周全」子萱說道

「那就好,那你們再好好逛逛吧,我有些乏了就先回去休息了,讓星兒和月兒帶你們好好逛逛園子,你們姐妹兄弟幾人也好好相處相處」

「是,萱兒恭送母親」

目送齊氏回去後,子萱帶着子遊走到楚星和楚游身旁,兩姐弟正蹲在池塘邊餵魚,見陸七七和子游過來兩姐弟站起身給楚子萱和子穆行禮

「萱姐姐,穆哥哥你們也是來喂小魚的嗎?

「不是,我們就是閑着來園子里逛逛,母親說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你們可有玩累了」

「我們不累,萱姐姐你們剛回來還不熟悉這裡吧,要不我們帶你們去個好玩的地方,只有我們知道哦」

看着楚子星和楚子月童言童語的樣子,子萱不好拒絕就說道,「那就謝謝月兒妹妹了」

說完,楚子月就率先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帶路,子萱跟着楚子星子遊走在後面,楚子星見跟着的丫鬟小廝太多,就吩咐讓他們回去,只留下了他和楚子月的貼身丫鬟和小廝,子萱見狀也讓夏禾和竹七跟着,其他人就先回去

楚子月在前面蹦蹦跳跳見他們沒跟上又回來找他們,只見楚子月幾彎幾繞帶着他們來到一個鎖着的院子外~

楚子月熟門熟路的扒開院牆上的藤蔓,露出來一個狗洞,楚子星無奈的看着正往裡鑽的楚子月,自己走到另一邊的一棵大樹邊,順着樹枝站到了院牆上喊着「穆哥哥,萱姐姐,咱們還是走這裡吧,那邊我放了梯子可以下去」

「子萱見狀趕緊走上前去,生怕楚子星一個不小心就摔下來了,那邊楚子月已經進了院牆等在楚子星這裡,正喊着讓他們趕緊進去呢」

「萱姐姐,穆哥哥,我先下去了,你們也快跟着來吧,我在裏面等你們,等會帶你們去看看這院子」

子萱和子游對視一眼,認命的跟上,子游先爬了過去,子萱也跟着翻了過去

當子萱看清院牆裡的景色,突然腦海閃過一些畫面,好像是她小時候的記憶,只是不太清楚,子萱跟着楚子月和楚子星朝里走去,那些僕人就都留在外面放風了

楚子月熟門熟路的推開一扇門說道:這裡是我和子星的秘密基地,我和子星經常趁着母親不注意就會溜到這裡來玩」

「這裡為什麼會被鎖起來啊」子萱問道

「這我們就不太清楚了,從他們記事起這兒就被鎖着了,這兒還是有一天楚子星調皮跑來玩發現了那個狗洞就叫楚子月一起爬進來玩,後來他們也偷偷跑來玩過幾次家裡也沒人發現,所以這就成了她和子星之間的秘密」

子萱看着這裡的裝飾和傢具,有着熟悉的感覺,不自覺的推開了旁邊的一個房門,裏面的東西都還保存完好,只是可能很久沒人來打掃,所以落了厚厚一層灰

子萱走到一面牆邊,那上面掛着一幅畫,畫著的是一副觀音像,她卻好似記得以前這裡掛着的不是觀音像,而是一個騎在馬背上的女人,畫上的女人手執長槍,英姿颯爽!

子萱摸着牆上的畫回憶着,這裡的東西看着很熟悉,不知是不是她母親離開將軍府前住的地方,只是時間久了她也記不太清

子萱又去其他的地方轉了轉,那邊楚星和楚月帶着子游在院子里尋寶,看得出來齊氏把兩個孩子都照顧的很好,並沒有讓他們經歷太多風浪,

子萱把這個院子轉了個七七八八,她腦海零星閃過的記憶讓她確定這裡的確是她小時候和母親呆過的院子,房間里許多東西都早已搬走,只有一些搬不走的舊物還留在那裡

子萱看天色漸晚。叫上幾人就回去了,院子外的丫鬟小廝都還在等着,見幾人出來,趕忙上前說道,「少爺小姐將軍大人已經回來了,咱們趕緊先回去洗漱一下吧,等會怕是要用晚膳了」

子萱帶着弟弟妹妹們趕忙回了各自的院子,洗漱完子萱坐在院子里的鞦韆上擦着濕發沉思,看來想要了解母親離去的原因只能從淮南陸氏那着手了,將軍府連母親住過的院子都封鎖了這麼久,府里知道的人也不多,即時知道估計也不會告訴她

楚子萱今日去院子,零星記起了小時候的一些事情,彷彿記得小的時候父母十分恩愛,父親也沒有其他的通房妾室,是什麼原因母親要帶着她們離開將軍府,而不回陸家,母親離開將軍府,那陸家的人呢~子萱搖了搖頭,看來其中必有隱情,等過段時間在安排竹七出去打探打探陸家的消息看看吧

不一會,就有丫鬟來報說,「今日將軍府有客人前來,將軍吩咐讓幾位少爺小姐就在各自的院子里用晚飯,就不用過去請安了」

子萱想到今天不用去請安,倒也自在,自從回了這將軍府,沒有別的事,就是每天早晚請安,着實累的很,想想挺久沒有做飯了,便叫來夏禾讓她去廚司吩咐不用給她送晚食了,順便取些食材回來,今日就在小廚房她親自下廚~

沒一會,子萱看着夏禾拿回來的菜,有魚,雞,還有香菇,一些豬肉和青菜,陸七七就決定做個紅燒魚,一個紅燒肉,再用砂鍋煲個雞湯,炒個青菜就行了,陸七七想着楚月楚星他們也不用去前廳用飯,讓夏禾都去問問看要不要來她院子用飯,來的話,她在準備幾個小吃

夏禾去了不久就告訴子萱,「小姐,子星少爺和子月小姐說會來,她們說要給小姐帶禮物,所以還在挑呢,估計等會就過來了,子游少爺說明日要去上課他就不來了,他要收拾收拾準備下」

「也行,回頭我多做點吃的,你給子游送一份過去」

子萱先用砂鍋把雞放進去加水,還放了一點生薑,蓋上鍋蓋煮着,又把香菇洗了洗,再用熱水泡了一碗香菇水放在一旁,還拿了一些紅棗備用

又把五花肉切塊放入鍋中倒入青梅酒,加生薑焯水,撇去浮沫,再把焯好水的五花肉放入鍋中炒出油,把肉撈出,放入些白糖炒化,再把炒出油的五花肉放入鍋中上色,隨即加上醬油,青梅酒,香料,香蔥炒出香味,再加上水,撒上些鹽小火燉煮!

本來看到有魚,子萱打算做一道香辣魚片,不過想到子星子月從小就在北方長大,估計吃不了辣,就改做糖醋魚,先把鯉魚去鱗,開膛取出內臟,挖去兩鰓洗凈,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