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6章 回京(2)

早,陸七七就安排人收拾了行李,讓人去慶豐樓給嬤嬤帶話,說她們願意和他們一起一起回京~

等陸七七把行李收拾妥當,嬤嬤一行人也駕着三輛馬車停在了珍味軒,待他們把行李裝上車,陸七七和晴嵐擁抱了下轉身和子游上了馬車,掀開車簾陸七七擺擺手,馬車啟動,陸七七合上帘子不在看這熟悉的地方

陸七七的馬車剛出城不久,身後就傳來一陣馬蹄聲,隨着馬車停住,陸七七看向外面,「陸姑娘,知道你們今日啟程,林某特意前來送你」

陸七七掀開車簾,看着馬上的林騫,不由得抽搐了下嘴角「這林騫也是騷包的緊,騎馬還帶着把扇子,現在都已深秋」見他還特意騎馬來送行,陸七七也不和他在鬥嘴

「七七多謝林公子今日前來送行,他日若是有緣再見定請林公子吃酒」

「哈哈,吃酒倒是無所謂,本公子今日除了來送行,還有個東西要給你」說著就朝陸七七懷中扔來一塊玉佩,上面刻着個行字,陸七七也不知道這塊玉佩是何意,就聽林騫說道,「日後若是有要幫忙的,拿着這塊玉佩去福滿樓自會有人幫你」

陸七七聽了,也沒再客氣,就把玉佩收下了,她明白林騫的性格,若是一再拒絕,估計林騫就得覺得她不知好歹了。和林騫道了謝陸七七就繼續啟程出發了~

林騫看着陸七七走遠的馬車,默默說道「小狐狸,我們還會再見的」說著扯了下韁繩調轉馬頭就回了城

可能是已到深秋,越往北方走,天氣越來越冷,陸七七和嬤嬤說道,沿途多休息一下,這路不好走,他們不着急,免得碰上大雪封山,到時卡在路上

一路走來,嬤嬤都對陸七七姐弟倆表現得恭恭敬敬,陸七七也知道她是將軍府的老人了,就是不知道是那便宜老爹的人還是她那後母的人,不過看情況,陸七七覺得她是她那便宜老爹的人可能性比較大。因為嬤嬤說她姓李,一直在將軍府當差,這次也是聽了將軍的命令來接他們!

陸七七一行人走走停停,總算在大雪落下前趕到了離京城不遠的青山寺,由於天色漸晚,陸七七叫李嬤嬤安排就在寺里借宿一晚,等明天天亮再啟程進京,李嬤嬤也沒反對,聽了陸七七的話就叫車夫把馬車趕去了青山寺,和寺廟方丈說了來意,方丈給一行人安排了幾間廂房休息。陸七七和子游挨着選了兩間房,其他的就讓他們自己安排,連日來的趕路,陸七七覺得坐馬車坐的都快散架了,終於能有個床休息就趕緊擱床上躺着了,就連夏禾什麼時候打水進來都不知道,夏禾見陸七七累的不行,拿着帕子給陸七七擦了擦臉和手,就給她把鞋襪脫了蓋上被子出去了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陸七七,突然被個重物落地的聲音驚醒,剛起身準備看看是什麼,一隻手就捂住了她的嘴,還有把刀子抵在了脖子,陸七七嚇得一動不敢動,這是什麼狗血橋段,點這麼背的事都讓她碰到了,不由得哆哆嗦嗦開口道:「大俠,你是要錢還是要物啊,我只是個路過的身上沒什麼值錢的,你要不要上別處看看」

「閉嘴,再說話信不信我讓你永遠說不了話」男人壓低了聲音說道

陸七七嚇得趕緊閉上了嘴,看着外面有火光而來,突然聽見夏禾敲門問道「小姐,外頭說有賊人闖了進來,你可有看見」

陸七七低了低頭看着脖子上的刀,看着男人威脅的眼神說道:「沒有看見啊,我睡得好好的,會不會是去了別的地方」

聽陸七七這麼說,夏禾鬆了口氣說道:那小姐我去和外面人說下,你繼續睡吧」

陸七七聽夏禾這麼說,她是又急又怕,深怕這位大俠刀沒握緊把她給殺了,又怕沒人知道她的境地回來救她!陸七七還在憂心忡忡,沒想到眼前的大俠竟然鬆開了她,陸七七趕緊退到一邊,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臉色發白,額頭上滴着的汗,陸七七想着自己現在要是大聲喊救命能有幾成活着的幾率,就聽到黑衣人說「你在想要不要喊救命嗎,那你信不信我能在你喊第一個字的時候就割斷你的脖子」嚇得陸七七趕緊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嗚嗚嗚,太嚇人了,她才十六,她還有大好的青春年華啊,就這麼死了多憋屈,想着陸七七閉緊了嘴巴,不在想叫人來救她了,保命要緊

黑衣人見陸七七老實了,就對她說道:「過來幫我把背後的箭拔了,我就答應不殺你了」

陸七七這才注意到男人背後插着支箭,看那箭的地方流了不少血,陸七七咽了咽口水慢吞吞的走過去,小聲說道:「我不會拔箭啊,等會要是把你拔疼叫出來了你不會殺了我滅口吧」

黑衣人好笑的哼了一聲:「你認真點拔,別動不該動的心思,我就不會動你」說著就把背對着陸七七

陸七七看着眼前男人背上的箭,拿起床邊針線筐里的剪刀,把箭周邊的衣服剪開,又從自己包袱里拿了塊乾淨的手帕,和男人說了聲她準備拔箭了,就用力將箭拔了出來,怕出血又趕緊把帕子摁在傷口上,男人只悶哼了一聲,陸七七見狀都心生佩服,傷成這樣都不喊疼,英雄豪傑啊!陸七七摁了會見傷口不再流血,說道:「大俠,你這雖然不流血了,不過還是要儘快處理下,要是發炎了可就嚴重了」

黑衣人看着這個剛剛還怕得要死的女孩這會說讓他趕緊去治傷,也不由得好笑道:「放心,說了不動你就不動你,等會我就走了,好心提醒你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說見過我,否則你那小命怕是不保」

陸七七趕緊搖了搖頭小聲說道:「沒見過,沒見過,」就挪着腳去椅子旁坐着了,趕了那麼久的路,又被這麼一嚇,剛放鬆下來瞌睡就來了,陸七七一點一點的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陸七七發現自己躺在床上休息,差點以為昨晚發生的一切都是夢,直到看到床邊剪刀上殘留的血跡證明昨晚發生的事是真的,陸七七趕緊找了塊布把剪刀擦乾淨收拾好就出門了。

吃過早飯,一行人坐着馬車在正午時進了城,陸七七看着京城寬闊的街道,路旁的行人商販不由得感嘆不愧是京城,比蜀中縣城不知熱鬧繁華多少倍。陸七七好奇的看着車外~

「小姐,我們再過一條街就到將軍府了」李嬤嬤說道

陸七七聞聲趕緊放下車簾,低頭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沒發現有什麼不妥,又給子游拉了拉衣領,握了握他的手~

隨着馬車停住,李嬤嬤叫人敲門去告訴老爺夫人「少爺小姐回來了」陸七七就扶着子游下了車,看着眼前的高門大戶,卻沒有一個歡迎他們到來的人。陸七七明白,他們的到來並不受待見!不一會,就有家丁跑出來說「老爺夫人都在前廳,請少爺和小姐過去一見」陸七七笑了笑,也不在意,牽着子游就跟着去了前廳~

一路走去,處處風景都無不在顯示將軍府的高貴和顯赫,陸七七看着四處打掃的僕人,精緻的花園,以及那坐在廳裡衣着華貴的夫婦,陸七七跟着僕人到了前廳,看着坐在上首的夫婦,她拉着子游跪下行禮道「民女陸七七,草民陸子游拜見將軍大人,將軍夫人」

坐在上首的楚雄也不由得一愣,顯然沒想陸七七和子游會這樣稱呼他,抬手讓他們起來後說道:「你們就是七七和子游吧,遠道回來辛苦了,夫人給你們安排了住處和晚宴,讓下人先帶你們去梳洗一番,隨後我帶你們去拜見你們祖母」隨着楚雄的話音落下,陸七七躬身行禮應道「是,大人」就帶着子游跟着下人去梳洗了~

坐在那裡的楚雄和身旁婦人說道:「看來這兩孩子並不太想認我呀!」「相公這是從何說起,可能是他們離家太久,對咱們都不太熟悉等過段時日就好了,我給他們安排的院子就在星兒和月月的院子旁的錦怡院和聽風軒,給他們各自都安排了四個丫鬟,兩個小廝,衣物和傢具都置辦了新的,相公可覺得妥當,是否還需要添置」「不用了,夫人向來安排的周到,我很放心,稍後我叫李嬤嬤前來回話了就帶他們兩姐弟去給母親請安,夫人可安排下晚上的家宴,讓星兒和月月都出來見見」

「是,相公,我這就去安排」將軍夫人林氏走出去時,正碰上前來回話的李嬤嬤,給李嬤嬤交待了聲將軍大人還在等她前去回話就帶着丫鬟走了,李嬤嬤看着夫人離去的背影轉身進了前廳,給將軍請完安便垂手立在一旁~

「李嬤嬤,此去蜀中辛苦你了」楚雄說道

「多謝將軍大人關心,老奴並不辛苦,只是此去時間太長,還望將軍恕罪」

「此去可都已查證屬實,他們的母親確實是陸清言可否」

「回將軍的話,老奴去了小姐少爺生活的村子,向村長和其他村民都已求證過,確實她們的母親姓陸名清言,只不過在兩年前就因病去世,只有小姐和少爺兩相依為命,小姐之前在縣城擺過一段時間的攤子賣些吃食,聽村長說他等小姐十六歲時才把她們母親留的遺物交給她們,小姐用夫人的遺物置了些田地,自己又在縣城開了間鋪子,子游少爺也去書塾讀書了」李嬤嬤說道

楚雄楞了,難怪這兩個孩子見到他並沒有多少喜悅和親近,原來他們在那過得那麼困難,可能對他還是有埋怨吧!楚雄抬手表示知道了,就讓李嬤嬤退下了,思索半晌就去了錦怡院~

楚雄到時,陸七七已經梳洗完畢,見等在院子里的楚雄,陸七七還驚訝了一下,上前行了個禮~楚雄抬手讓她起身,說道「七七,你母親還是給你起名七七了,我記得你小時候最喜歡吃桂花糕,那會子吵着讓為父給你買,後來你母親帶着你們離開,也不知道現在你還喜不喜歡吃,說罷有些悵然若失」陸七七看着楚雄這樣說,知道他記憶里的是這個身體的前主,因為她並不喜歡吃甜食。她對楚雄沒有絲毫記憶,可能是前主也忘記了眼前這個男人,畢竟在母親帶着他們姐弟倆離開後他就另娶了,還有了一兒一女,這麼多年也沒有去找過他們~

陸七七也沒說什麼,只是說現在她和弟弟都過得挺好,只是還有些不習慣突然有人告訴她,她還有個當將軍的父親,她是將軍府的小姐,這突然的落差,她不太適應!

楚雄明白她的意思,聽李嬤嬤說他們這些年也吃了不少苦,尤其他們母親去世後她們姐弟倆還有段時間吃不飽穿不暖,她們對他有怨言是應當的,畢竟他確實在她們走後沒有去找過他們!楚雄抬手摸了摸陸七七的頭,「放心,以後有父親在,不會再讓你們受苦了,等去拜見過你們祖母,為父就去叫人開宗祠把你和子游的名字改回來,以後你們就在將軍府好好生活,至於你母親的墓為父也會派人去蜀中把她遷回楚氏宗祠」陸七七若不是對母親離去原因存有疑慮,楚雄此番的關懷定會讓陸七七相信他是真心關心她們母子幾人,對她們心懷愧疚!

陸七七對楚雄說道:「多謝父親關懷,只是母親在蜀中生活許久,也習慣了那邊的風土人情,想必也是喜歡那兒的,女兒在那用母親遺物置了些田地,也安排了人逢年過節前去洒掃祭拜,想必母親也是願意的,不會怪罪父親的」

「那就依你的意思吧,但是你和子游的名字還是更換回來吧」楚雄說道

陸七七對改名一事並不在意,左右不過是個名字罷了,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弄清楚當初母親離開的原因!

陸七七和子游跟着楚雄來到了慈安堂,也就是老夫人住的院子,陸七七見老夫人臉色紅潤,身體硬朗,身邊還依偎着一男一女,年紀看着比她和子游都小几歲,猜測她們應該就是齊氏所生的一雙兒女,楚雄給她們說道,這就是你們的祖母,快來給祖母請安吧。說著陸七七拉着子游便跪了下去說道「七七,子游拜見老夫人,願老夫人身體康健,吉祥如意」

「好好好,你們就是子游和七七吧,快起來,快起來上前來讓祖母好好看看」老夫人說道

陸七七看了子游一眼,就拉着子游到了老夫人跟前,「子游,七七,這是你們的弟弟星兒,妹妹月月,你們回來以後讓月月和星兒多帶着你們出去玩玩,你們這些年在外面也是受苦了,不過現在回來了就好」老夫人說道

「七七姐姐,我是月月,以後我帶你去去葉國公家去找葉姐姐玩,我和葉姐姐關係可好了」

「好啊,那就多謝月月妹妹了」陸七七笑着在一旁坐下端着桌子上茶抿了一口,不一會就聽下人來說夫人已經安排好晚飯,問是在慈安堂擺飯還是去朝暉堂用飯!

老夫人笑着說,今日子游和七七剛回來,雄兒你就帶着他們一起去朝暉堂用飯吧,一家人好好團聚團聚,我老婆子年紀大了就不過去了!

楚雄笑着說「母親,那兒子就帶他們過去用飯了,明日再來給母親請安」

說著陸七七和楚月一起跟祖母告辭,一起說著明日再過來給祖母請安問好~

一行人跟着楚雄去了朝暉堂用飯,將軍夫人齊氏已經早早等在門口,桌上的飯菜還冒着熱氣,想必也是齊氏算着時間才叫人擺上桌,楚雄拉着齊氏在上首坐下,陸七七帶着子游等楚月和楚星落座後,她們才在另一旁坐下,隨着楚雄說都用飯吧,陸七七才拿起筷子~

就見齊氏拿着公筷給楚雄夾了一筷菜後說道:「七七,子游,你們才回來不久,我也不知道你們愛吃什麼,就讓廚司按着蜀中那的口味做了些,你們多嘗嘗,看看是否合你們胃口,若是味道不一樣你們吃不習慣,回頭我就再讓人去府外找找新的廚司」

「多謝夫人,這些菜都挺好的,您不用為了遷就我們再換廚司,我們都不挑的」陸七七笑着回道

「七七,子游啊,等明日開了宗祠就給你們把名字改回來,到時候就叫夫人為母親吧,不可再這麼喊夫人了,」楚雄擦了擦嘴說道

「好的,父親」陸七七也放下筷子說道

「楚月和楚星的院子挨着你們的,平時你們都要互相照顧,七七和子游你們的年紀稍大些,平日里也要多照顧些弟弟妹妹」楚雄看着陸七七說道

「好的,我們知道了,父親」陸七七答道

一頓飯就在安安靜靜的氛圍里吃完了,陸七七在楚雄的體恤下,讓他們姐弟兩個先回去休息,又把楚月和楚星留在朝暉堂說要考較下他們的功課!陸七七就帶着子游和楚雄行禮問安後回了院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