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6章 回京

回到鋪子里,陸七七交代晴嵐若非有事不要讓人去後院打擾他們,她有事要和子遊說,說完就帶着子游去了後院廂房~

陸七七給子游倒了杯水後說道:「子游,你對父親還有印象嗎?」

「姐,你知道的,我自小在母親和你的照顧下長大,我對父親沒有絲毫印象,」子游不明白姐姐怎麼會突然提起父親,記得他小時候也曾問過母親,他的父親去哪了,為什麼別人都有父親,他和姐姐卻沒有,只是母親沒有回答過,後來直到母親去世,他也沒在問過這個問題~

「如果說,現在有個人說是我們的父親,而且他還是豪門望族,他想接我們回去認祖歸宗,你想回嗎?」陸七七問道

子游思索了半晌答道「他是否是豪門望族又和我有何相干,若說想回的原因也只是我想知道他為什麼不要我們了,甚至,甚至直到母親去的時候他都沒有出現過」

陸七七聽到子游的聲音有些哽咽,她以為子游對父親這個人沒有什麼印象也不會有太多在意,但是現在看來,其實子游一直都對父親懷有過希望和憧憬,只是不曾表露過,陸七七在現代時是個孤兒,父親母親對她來說很陌生,後來來到這,她有了個弟弟,每天會等她回家,她才對親情有了感觸,但是對父親母親卻並沒有太多的感情,「子游,接下來姐姐說的話,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只是這件事姐姐想聽聽你的意見,最近有個嬤嬤自稱是定遠將軍府的人,她找上門來,說我們是定遠將軍的孩子,她知道我的左肩有顆痣,還知道我們母親的名字,此時她們來就是想接我們回將軍府,子游,姐姐想知道你想回去嗎?」

「姐姐,你呢?你想回去嗎」

「子游,姐姐想知道你的想法後再做決定,若是回去你會是將軍府的少爺,以後你的前程將來定會不一樣,若是不回,姐姐也能養活你,只是那些身份地位姐姐可能給不了你」

「姐,我不在乎那些身份地位,我只是想知道那個人為什麼會不要我們,不要母親,我們都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為什麼他現在才想起來接我們回府」子游握着拳頭說道

「姐明白你的意思,將軍府的情況姐也了解了一番,目前將軍大人已再娶,而且也有了一子一女,將軍府還有位老夫人在,如果說我們真是他的孩子,那這個老夫人我們就要喊祖母了,雖然我也不知道母親為什麼會帶着我們來這裡生活,但是我知道母親定是為了我們好,希望我們能平平安安的長大,如今若是我們想要弄清事實真相,那我們就必須回去,回去的話就可能會遇到很多危險,子游,你害怕嗎?」

「姐,我不害怕,只要和姐姐在一起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陸七七看着子游堅定的眼神,知道子游和她的想法一樣,都想去弄清事實的真相,既然如此,那他們就去一趟好了~

陸七七和子遊說了去京城的事後,交待他去書塾和夫子好好告辭,畢竟師徒一場,此次去京城,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回來

剛說完,晴嵐就進來說福滿樓的林公子來了,陸七七整理了下衣服,就出去見他了,剛推開雅間的門,林騫就笑說道「陸姑娘些許時日不見,倒是變得勤奮了,這麼快就把所有的本子都寫完了,我還以為到過年我還要上門追着要呢」

「答應了林公子的,自是不好食言」陸七七坐下說道

「你這是突然轉性了,還是遇上什麼事了。不妨和本公子說說,沒準本公子能幫上一二」

陸七七起身給林騫續上了茶,說道:「林公子,七七確實遇上一點事,不知道是好還是壞,想從林公子這打聽打聽」

「哦!什麼事,你且說來聽聽,若是我知道的我定告訴你」

陸七七看着林騫,猶豫了下說道「林公子你知道的我母親早逝,剩下我們姐弟倆相依為命,對父親我們都沒有什麼印象,最近有個自稱說是我們父親的人找上了門,說要接我們姐弟倆回去認祖歸宗」

「哦,這是好事啊,怎麼見你一臉愁容的樣子」林騫好奇的說道

「因為來的人自稱是定遠將軍府的人,不知林公子對將軍府可有了解」陸七七問道

「將軍府,我倒是知道一二,這位將軍姓楚,曾是世家楚家的三公子,只是楚家後來沒落,這位楚三公子便去從軍,在軍中屢建戰功,後被當今聖上親封定遠將軍,如今更是娶了禮部尚書的女兒齊氏,育有一兒一女,照你的年紀來看你比將軍府的那兩位年紀要大上兩歲,之前沒聽說將軍府還有妾室兒女之類的啊」

「因為我們並非妾室所出,我母親是正室嫡妻,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我母親帶着我們姐弟倆來到這兒生活」陸七七回道

「那你現在是何打算,是回去認祖歸宗當將軍小姐,還是留在這繼續當你的掌柜」林騫問道

「我和弟弟商量了一下,都一致想回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弄清楚為何我母親會寧願不做將軍夫人,也要帶着我們來這裡生活的原因」陸七七如實說道

「那你知道你們回去將會面對什麼情況嗎?京城天子腳下,豪門顯貴,憑你們姐弟倆這毫無根基,去了有可能是羊入虎口,到時候就真的任人宰割了,在這雖說日子清貧了些,但是倒也自在,起碼你們姐弟倆可以安安穩穩的過日子」林騫說道

陸七七明白林騫的意思,她也知道去京城危機重重,但是她卻不能不去,她雖然對父親沒有任何期望,可是卻不能不考慮子游的想法,「七七明白林公子是為我們姐弟倆考慮,並非我們貪戀將軍府的權勢富貴,只是我們想去知道事情的真相,至少要知道我們的母親為何要遠走他鄉也要離開那裡,此去京城,七七知道危險重重,我會帶着弟弟一起前行,至於這裡其他人,還望林公子平日能照拂一二,若他日能有機會再回到這,七七定當厚報林公子的大恩」

「你這些都不用說,本公子也會這麼做的,只是我還是想給你提個醒,去了京城,定要小心提防,行事謹慎,若遇到什麼事,可以去京城林家通報,我這相隔京城甚遠,也不能幫你什麼,但是京城林家是我本家,回頭我給他們去個書信,讓他們幫襯一二,多的也幫不了什麼,但是若是你們無家可歸,倒是可以收留你們」林騫笑着說道

「那就在此多謝林公子了,至於和福滿樓的合約,我和晴嵐也交代了,她對於店鋪里的生意都熟悉了,日後若是福滿樓還想續約便按原來的合約簽署就是,只是我可能日後不能在寫本子給你了,你以後也不必在分成給我了」陸七七說道

「哈哈,這又不是以後見不到了,沒準我過段時間就去京城了,這合約還是按照原來的續簽就是了,這本子么,你平時要是閑了就給寫寫,正好我在京城也有茶樓,回頭你去了京城寫了本子直接派人拿去給掌柜,他就知道怎麼做了」林騫說道

陸七七見林騫這麼說,她也沒在說什麼,只給林騫倒上了茶,兩人又閑聊了會,林騫就離開了,陸七七坐在雅間,摸着已經泛涼的杯子想着,這樣什麼不準備的去京城太過冒險,她叫來晴嵐和李玉說道:「如今你們兩人都可以獨擋一面,日後這裡和十里村還要靠你們,這裡是你們兩人的身契,我把它給你們,這個鋪子和十里村我也託付給你們了,不日我就和子游啟程去京城了,在去京城之前還有些事要和你們交代~」

「小姐,你們要去京城,你不帶上我們嗎?」李玉和晴嵐撲通一聲跪下說道

陸七七把兩人扶起來說道「這次去京城,不知道何時再回來,在這裡我也不知道能託付給誰,只有你們兩個是我一手帶出來的,這裡和村子交給你們我放心,只是這次去京城我想把竹七和夏禾帶上,竹七呢一直都是跟着子游,我想讓他繼續跟着子游,夏禾呢,她這些日子和晴嵐也學的差不多了,我打算去了京城,等穩定了還是在開間鋪子,這裡呢永遠是我的大本營,等我在京城開鋪子的時候,到時還需要你們兩個的支持呢?」

「小姐,你要不把我帶上吧,把夏禾留在這裡,她基本該學的都學會了,我會的她也會。我想跟着小姐照顧你」晴嵐哭着說道

「傻丫頭,我不需要你的照顧,你可是我精心培養出來的大掌柜,你可要把我的鋪子經營好,回頭要是我知道你做的不好,小心我罰你喲」陸七七笑着把晴嵐的眼淚擦掉~

轉頭又和李玉說道「李玉,我們不在這裡,你平時出去收購原材料要注意安全,若有事可以去求福滿樓的掌柜,在這裡你的年紀最長,我也一直把你當我的哥哥一樣,等我們去了京城,你也要好好照顧這些兄弟姐妹,知道嗎?」

「小姐放心,李玉一定會守好這裡,絕不讓小姐失望」

陸七七見狀,也不再說什麼,交代了幾句就讓他們各自忙自己的去了,讓他們跟夏禾和竹七說一下收拾收拾東西,不日和他們一起啟程去京城,陸七七就出去了

陸七七想了想,覺得還是要去和未央她們告個別,免得讓她們回頭過來找不到人,又該埋怨陸七七沒良心了,陸七七從店裡帶了些新出爐的點心,又去縣城買了些禮物,提着就去找未央了,陸七七來到未央府上,跟看門小廝報了名字後,小廝就進去通報了,陸七七站在門口等着,不一會未央就出來迎接陸七七了~

「今日七七妹妹怎麼有空過來找我玩啊!」說著未央就上前挽住了陸七七的胳膊

「未央姐姐,我這不是一忙完就來見你了嗎,最近回村子呆了段時日,把村子裏的田地事務安排下就回來了,這一回來就提着禮物來看你了,你就別在生我氣了好不好」

「我可沒生你氣,只是玉妍妹妹最近去你鋪子里好幾次都沒見着你人,這不今日來我這裡抱怨着呢」未央拉着陸七七笑着說道

「哦,玉妍姐姐也在啊,正好我把鋪子里剛出爐的點心拿了些來,正好跟玉妍姐姐賠禮道歉,她肯定不會再生我氣了」陸七七說道

等陸七七和未央說完,就看見秦玉妍正坐在花園裡揪着面前那盆花的葉子,一盆好端端的花都快被揪禿了~

陸七七見狀趕緊提着點心上前說道「玉妍姐姐,你看我提的這是什麼,是你最喜歡吃的薯條還有番茄醬哦,這個番茄醬還是我剛從村裡帶回來的呢,新制的,你來嘗嘗」

「哼,你還知道回來呀,我還以為你都忘記我們了呢,」秦玉妍氣鼓鼓的說道

「那哪裡敢忘記你們啊,實在是家裡事情太多,這不一忙完就來看姐姐們了,妍姐姐你嘗嘗這薯條,剛出的還熱乎着呢,等下冷了就不好吃了」陸七七笑嘻嘻的哄着秦玉妍

秦玉妍繃著的臉總算在陸七七的溫言軟語下撐不住了,接過陸七七手中的零食吃了起來

看秦玉妍臉色好些了,陸七七才開口說道「未央姐姐,妍姐姐,最近我回村子發現了一個好東西,你們可知是什麼」

「是什麼?」看着陸七七那神神秘秘的樣子,秦玉妍忍不住問道

「我發現我種下的那一大片葵花籽開花了,一大片黃橙橙的,可美了,可惜兩位姐姐沒有親眼看見」陸七七說道

「真的,那現在還在嗎,我們可以一起再去看啊」未央和秦玉妍一起說

「現在去可能都已經沒有什麼花了,估計都結了許多葵花籽了,你們要是去沒準能看到採收葵花籽的景象」陸七七遺憾的說道

「啊,早知道應該提前拉着你帶我們出去玩的,我們都好久沒出去玩了,這些天找你去玩,你都不在也不知道你在忙什麼」秦玉妍一臉可惜的說道,她還只見過零星種着的葵花,還沒見過成片的花海呢

「對不起啊,妍姐姐」

「嗨,沒事,以後機會還多着呢?反正這都快到年跟前了,你也該忙的差不多了吧,回頭我們再約着一起玩就是了」秦玉妍說道

「妍姐姐,未央姐姐,其實我今日過來還有個事要和你們說」陸七七猶豫的說著

「怎麼了,什麼事,你說」

「可能年終前我不能和你們玩了,我們有事需要去京城一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回來,今日來也是來向你們告別一番」陸七七說著慢慢的低下頭

「啊,你要去京城,你怎麼突然要去京城了,是去探親嗎,怎麼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未央急急的問道

「抱歉,未央姐姐,具體原因我不能告訴你們,只是這趟京城之行我不得不去,還望姐姐們諒解」陸七七說道

未央和秦玉妍一時無語,怎麼也想不到陸七七今日前來竟還是告別的,頓時,秦玉妍覺得手中的薯條都吃着不香了~

陸七七看着沉默的兩人安慰道,「我這次去也不是不回來了,只是無法確定歸期,鋪子那邊我都和晴嵐說了,只要出新品,就讓她給姐姐們府上送上些,姐姐們平時若是無聊了,也可以去鋪子那喝茶喝冰花,我最近又琢磨出了新的東西,叫奶茶,最適合冬日喝了,各位姐姐若是有空一定要去嘗嘗」

「你說的,你一定會回來的,是真的嗎?我們也不問你去京城做什麼,只是你答應我們,辦完事一定要回來,我們還等着你帶我們去村子裏看那大片的花海呢,好嗎?」

「好,我答應姐姐們」陸七七鄭重的說道

和兩人聊了一下午,陸七七就準備回去了,連未央留她用飯她也拒絕了,她怕再呆下去,那倆人的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雖然和她們才認識不久,不過她們也是她來這異世後對她真誠的朋友,在這個時代,階級觀念太重,能像她們這樣平等對待她,陸七七覺得是十分難得的,所以她很珍惜和幾人的情份

陸七七回到鋪子時,子游已經和夫子告別好了,正在鋪子里等陸七七回來吃飯,陸七七把大家都聚在一起,說道:「今日把大家聚在一起,也是和大家說聲告別,李玉和晴嵐是最早跟着她的,以後她和子游不在,這裡就全權交給他們倆負責,以後無論她身處何地,都不會忘記他們,他們都會是她永遠的家人」

在座除了竹七和夏禾,都紛紛流下眼淚,很少會有主子說他們是家人。但陸七七卻說他們是永遠的家人,這比給他們多少金銀都珍貴!即使很多年後,最早的這批人都還記得曾經那個女孩說的他們是永遠的家人!

次日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