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5章 苦命的打工人

今天是陸七七寫本子的第五天了,期間林騫就跑來問了三回,終於在熬了第六個半夜的時候,陸七七交上了一本書生趕考遇上暴風雪倒雪地被個狐狸精救了的本子給了林騫,要不然陸七七真的會被林騫逼瘋~

林騫把陸七七給的本子隨手丟給了茶樓管事後,決定去找陸七七玩,等林騫跑去珍味軒找人時,卻被告知陸七七一大早就出城了,林騫差點沒被氣笑,他有那麼恐怖嗎,為了躲他一大早就出城了!其實林騫真的誤會了,陸七七還真不是躲他,只是前天村裡有人過來通知她,要交糧稅了,所以陸七七才會決定一大早就出城回村裡,畢竟這次她都沒帶子游。「至於為什麼這麼早,當然也是有怕林騫的那一部分原因在」

陸七七坐在馬車上,看着城外起伏的山林,呼吸了一大口新鮮空氣,不禁念叨着「萬惡的資本主義,幸虧我跑得早,要不然這會鐵定又被林騫那個花花公子給堵住了」在趕馬車的李玉聽了不禁好笑,平時那麼聰明的小姐竟然會怕了林公子,陸七七呆在城裡這些天聽到好些關於林騫的傳言,說他是哪個達官顯貴家的小少爺,整日不是在這裡尋花問柳,就是鬥雞遛馬撒歡,可是照陸七七看來,傳言不可信啊!林騫分明就是個長着一副好皮相的大奸商嘛!

陸七七回到村子,讓李玉去問村長他們需要交多少糧稅,他們好準備起來,另外讓村長幫找些人幫忙翻地,工錢還是照樣。她打算在那片地里種上些蔬菜豆子,最近她還買了不少果樹。也一起種上,來年應該就可以吃到果子了~

在村子裏,陸七七過得十分悠哉,每天研究研究新的吃食,還學着泡了些桂花酒,空了就跟着王嬸去道觀進香,日子簡直不要太滋潤!但是好日子總是不太長久的,陸七七在收到晴嵐的消息後立馬就打包收拾了下準備回城.

晴嵐給她發消息說最近有人在城裡四處打聽她的消息,一大行人就住在慶豐樓。陸七七很是疑惑,這些人為什麼要打聽她的消息呢,在緊趕慢趕中陸七七回了城,在聽到這些人還在打聽她的消息時,陸七七直接去了慶豐樓,她倒是對找她的這行人好奇的狠,到了慶豐樓,陸七七見到了晴嵐口中那群人,是真的很打眼,為首的應該是個嬤嬤,三四十歲的年紀,一身的綾羅綢緞,身邊還跟着十幾號人,只是不知道他們找陸七七做什麼~

陸七七見到人也沒上前打招呼。徑直的回了家,現在店裡基本她都不用再管,晴嵐做的很好,陸七七也能放心不少。村子裏有村長他們,她也不用操多少心,就連子游也是用功讀書,每天風雨不改的去書塾!陸七七想着這夥人究竟為何找她,她來到這個世界接收原主的記憶,記憶里根本就沒有半點有關的記憶。她只記得母親是個極賢惠漂亮的人,做的一手好綉活,還認識些字。陸七七曾向村長詢問過她娘的來歷,村長也說不太清楚。只知道那會她娘帶着年幼的她們來到村裡。說是逃難過來的,他也沒見過他們的父親。可憐母親帶着他們姐弟倆,就和村子裏其他人幫蓋了那幾間房子~

直到幾年前,母親突然染病去世。都沒有告訴陸七七任何關於父親的隻言片語。只說讓她照顧好弟弟。陸七七也懷疑過母親的來歷,一個認得字還做的一手好綉活的女子不是普通人家養的出來的,但是母親這裡沒留下任何信息,她也只是心裏想想!

在家呆了幾天後,陸七七閑着無聊去了茶樓聽書,茶樓正講着陸七七給的新本子,經過說書人繪聲繪色的演講,陸七七都聽得入了迷,連什麼時候林騫坐到旁邊都不知道。

一章講完,陸七七才回過神來,難怪這茶樓的生意這麼好!這說書人講的也太好了,陸七七端着茶杯的手突然停頓了下,她扭頭看向坐在一旁的林騫~

「好巧啊。林老闆你也在這聽書啊」陸七七僵硬的笑了笑。

「不巧,陸姑娘!我就是來找你的,聽說最近有一伙人滿縣城的在打聽你的消息,所以我特意過來問問你這是在哪惹事了嗎,被仇家找上門了!順便來提醒下你下個月的本子可不要忘了交」

陸七七咬了咬後槽牙,笑道:「林老闆說笑了,我怎麼可能會惹事。至於什麼仇家的更是不存在。我一個孤女只會做點小生意,哪裡會惹上什麼官司!至於那個本子你放心下月定會如期交到林老闆的手上的」

「哦,那就最好不過了。不過我聽說那伙人是來找他們的小姐公子的,不知道陸姑娘知不知道,我看就這幾日應該就會找上門了。陸姑娘,怎麼樣要不要我派個人替你再去打聽打聽」林騫搖着扇子道

「呵呵。多謝林老闆的好意,至於他們要找的什麼小姐公子。應該跟我們沒什麼關係。自小我們就跟着母親在村子裏長大,見得最多的就是山林田地,我們也不認識什麼達官顯貴的,等他們找上門見到人就知道我不是他們要找的人了」

「陸姑娘,還沒見到人又怎知不是呢」

陸七七看着李騫騷包的搖扇子,無語的望着樓下,這會說書先生休息了,只剩些人喝茶,陸七七站起身就準備回去了!

林騫急忙攔着,今日你正好有空不如讓本公子帶你去玩玩,這周邊有個山莊,裏面有個馬場和蹴鞠的地方,許多公子小姐都會去那玩,怎麼樣?一般人我都懶得帶的~

陸七七想了半天,覺得跟着去逛逛也不錯,反正回去也沒什麼事做,就答應了,林騫讓人找了輛馬車帶上陸七七去了郊外,一路上,林騫騎着馬和陸七七談着閑天,林騫告訴陸七七這個山莊是平陽縣主的,但是平時平陽縣主都不會去山莊,都是這周邊一些達官貴族的公子小姐去那裡玩,今日你跟着我,我帶你去見見世面~

陸七七並不是很喜歡這種場面,古代什麼都好,就是這種等級制度陸七七還是不能適應,像她這種平頭老百姓去那估計就是逢人都要磕頭行禮,突然有點後悔答應林騫跟着去了!林騫看陸七七那突然蔫了的表情,猜到陸七七應該是不適應這種場面,安慰她說,等下到了你就跟着我,放心,那兒我熟的很,不會有人欺負你的

陸七七隻回了兩個字「呵呵」林騫對這個山莊這麼熟悉,估計也是有背景身份的人。陸七七決定去了就當啞巴,低調一點總不會錯的!

沒多會,馬車停在山莊門口,陸七七下了馬車看向門口,已經停了不少馬車,陸七七等林騫一起進了山莊,一進門陸七七就被這古香古色的景緻驚艷了,古代的園林造景技術是真的厲害,林騫交待陸七七跟緊別等下走丟,這山莊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陸七七第一次來,別等下一不留神走丟衝撞了那個豪門貴女,那陸七七就只有挨欺負的份了,陸七七緊跟着林騫一路七彎八繞,路上還有許多人跟林騫打招呼,陸七七估計林騫的身份背景也不簡單~

林騫帶着陸七七到了馬場,已經有不少公子小姐在騎馬,還有蹴鞠場也有不少人,林騫帶着陸七七先去了馬場和幾個相熟的公子打了聲招呼,寒暄了幾句,有幾個公子見陸七七這個生面孔,都促狹的看着林騫~

「林大哥,怎麼不給我們介紹下你身後這位姑娘啊」

林騫側着身子,跟眾人介紹「這位是珍味軒的掌柜,陸七七,我茶樓新出的幾個話本子就是出自陸姑娘」陸七七對着眾人微蹲身子行了個禮,幾個公子都拱手回了一個禮,林騫和幾人寒暄完就帶着陸七七去馬廄看馬去了。林騫給陸七七一路介紹着剛剛那幾個公子,那個穿月白長袍的是知州的公子岳雲飛,另一個絳紅色衣袍的是縣令的公子秦明,剩下幾個都是他們的同窗好友,都是家裡多多少少有點背景的!陸七七都認認真真的記着,以後可能很少打交道,但是也不能全不認識,免得以後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陸七七跟林騫一路閑逛到了馬廄,馬廄管事跟林騫說,最近馬場新來了馬,都是上等的好馬,說著就帶着他倆去了裏面,果然有幾匹上等的好馬,皮毛髮亮,就連陸七七這樣的外行看了都知道是好馬,林騫問陸七七要不要挑匹馬試試,陸七七搖搖頭,她可不會騎馬,別等下鬧笑話了就不好了,林騫笑着說道:「來都來了,不試試怎麼行,這樣吧,我給你挑匹溫順些的,帶着你跑幾圈就會了!」

陸七七拗不過林騫,就聽話的跟着丫鬟去換了身騎馬裝,林騫給陸七七挑了匹白色的母馬,毛色不錯,一看也是上等的好馬,陸七七在林騫的指導下,顫顫巍巍的上了馬,林騫告訴陸七七想讓馬走就用腿夾馬肚,腿蹭馬肚子,向一側拉馬韁繩,想讓馬停下就拉緊韁繩。陸七七抓着馬鞍,林騫幫牽着繩,陸七七嘗試用腳夾了夾馬腹,果然馬慢慢的走了起來,這是陸七七第一次騎馬,充滿了新鮮感,既緊張又興奮,林騫一邊牽着馬,一邊告訴陸七七騎馬的要領,不得不說,林騫作為一個師傅還是挺稱職的,帶着陸七七跑了兩圈,陸七七已經能自己抓着韁繩走兩圈了~

林騫跟陸七七找了個小廝帶她練習,自己騎着一匹棗紅色的駿馬和幾個公子去林子里打野味去了,陸七七也沒介意,又試着跑了兩圈,效果還是很不錯,現在也能自己自如的控制馬的速度了,在練了幾圈,陸七七下馬讓小廝把馬牽回去,自己找了個陰涼的地方休息,陸七七坐在迴廊喝茶,吹着風,空氣中還瀰漫花香,簡直是不要太享受,正當陸七七眯眼感受山風拂面時,一群女子的嬌笑聲傳來,陸七七抬眼看去,一個身穿大紅色衣裙的女子為首,身旁還環繞好些個靚麗的女子,陸七七猜測這陣勢應該是哪個官家小姐,見這一群人朝她這個方向過來,她趕緊起身站在一旁準備行禮!

待一群人走到陸七七身旁時,陸七七微微蹲着行了個禮,只見為首的女子眉眼如畫,當真是個美人,陸七七隻稍微掃了一眼就低着頭站一邊,突然不知誰說了句「這位妹妹看着有些眼生,不知是哪位大人家的小姐」陸七七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本來想找個地方躲個懶,這會林騫又不在,她對這些小姐們又不熟,只好低聲答道:「各位小姐萬福,民女是珍味軒的掌柜,今日幸得林公子相邀帶民女來這山莊長長見識,」

「哦,林公子,你說的林公子可是福滿樓的東家,蜀中刺史的小公子林騫」?

「正是林騫林公子」陸七七不知道林騫是蜀中刺史的公子,只道有些背景!沒想到原來林騫的身份也不簡單~看來林騫囂張也確實是有資本~

為首的女子緩緩走到陸七七剛坐的桌邊坐下,立馬就有丫鬟上前換掉了陸七七之前用過的杯子和茶點,重新放上了新的茶點和茶水,其他幾個跟着的女子也都跟着坐下,陸七七見狀也只是站在邊上~

「姑娘剛剛說你是珍味軒的掌柜,那會子在城中賣得櫻桃酥和冰花可是你做的」那紅衣女子開口問道

「回小姐的話,正是民女鋪子里的,民女平日愛研究美食,所以便開了這麼一間小鋪子」

「岳姐姐,你說的櫻桃酥和冰花我也知道,那會子我天天要丫鬟去買都買不到,聽說每日都有好些人天不亮就在那排隊呢。後來我還是沾我家祖母的光才吃到呢」一個身穿鵝黃衣裳的女子說道

「哦,玉妍也嘗過,覺得味道如何」

「嗯,岳姐姐你說的櫻桃酥和櫻桃味的飲品還有西瓜味的冰花,薯條我都有嘗過,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西瓜味的冰花和薯條,櫻桃酥我祖母和母親倒是十分喜歡」

看來這個大紅色衣服就是岳小姐,那鵝黃色的小姐應該就是喚玉妍,只是不知是哪位官家小姐了,陸七七在一旁安靜的站着~

「陸姑娘,不妨過來坐下,今日有緣在此相識也是緣分」岳小姐開口說道.

陸七七低聲回道,「多謝岳小姐抬愛,便在末尾處坐下了,」等陸七七落座,岳小姐便跟她介紹了其他幾位小姐,鵝黃色衣裙的小姐是秦縣令的小女兒名叫秦玉妍,另一位淺藍衣服是江州縣令的女兒,最近來這探親,名叫洛依依,她則是知州的小女兒,名未央,陸七七聽了站起身再次行了一個禮,沒辦法誰讓都是官家小姐,她一介平民做好禮數就好,好在這幾位小姐看着都是些好相處的性子,陸七七行禮了落座陪這些小姐們品茶~

聽着這些小姐們從聊詩詞歌賦再到衣服吃食,陸七七就在一旁喝茶聽着,也不插嘴,只有岳小姐會時不時問陸七七幾句關於吃食的問題,其他時候,陸七七都只是安靜的聽着~

不一會,林騫和那幾個打獵的公子都回來了,看起來都收穫頗豐,林騫讓下人把獵物拿去分了。就只交待留了頭鹿等會帶走,看到陸七七在迴廊那喝茶,也帶着那幾個公子哥過來了,見到林騫,岳小姐一眾官家小姐都起身行禮,林騫抬手讓大家不必客氣,又跟岳未央打了聲招呼,笑道:「今日各位小姐都怎麼有空來山莊玩」

「林大哥,你今日不也有空過來玩,還不能讓我們幾個小姐妹聚聚嗎」秦玉妍嬌笑道

「玉妍妹妹這是說哪的話,只是許久沒來山莊,沒想到今日能看到各位妹妹都在」林騫也沒想到今日這些小姐們都在這,猜想陸七七在這獃著估計無聊了好一會~

「林大哥,今日帶陸姑娘來這怎麼也不把她介紹給我們認識認識一起玩,還是我們剛剛過來碰上陸姑娘一個人在這吃茶,倒是冷落了陸姑娘」岳未央說道

聽着岳未央的語氣,陸七七感覺到了一股酸味,估計這個岳小姐對林騫有意思把她當情敵了~

陸七七無辜躺槍,也不好出聲,只等林騫幫她解圍了~

「未央妹妹誤會了,這陸姑娘是珍味軒的掌柜,也是我剛認識的朋友,最近我那茶樓新出的幾個話本就是出自陸姑娘之手,你上次不還追問我寫那話本的人嗎?」林騫說道~

顯然岳未央幾位小姐在得知茶樓新出的幾個話本都是出自陸七七之手後,瞬間都對陸七七熱情了幾分。都說回頭要去找陸七七玩,弄得陸七七都有種好像碰見了粉絲的感覺,在跟幾位小姐都更近一步的了解後,陸七七總算和幾位小姐公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