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3章 做零食(2)

送副圖紙過來,陸七七連聲答應,看秦叔這不舍的眼神,她明白自己應該是拿了秦叔的心愛之物了,坐在一旁的年輕公子只看了陸七七一眼便自顧着喝起酒來,這個鄉下小丫頭也不知哪裡入了秦時的眼,竟能隨意挑選秦時的藏品,外面想要秦時親手做的東西的人一擲千金都買不到,到這個小丫頭這裡競像菜市場挑菜一般隨意,真真是稀奇了,陸七七跟秦叔道了謝說下次送圖紙過來就告辭離開了.

年輕人眯眼看着陸七七離開,說道:「這個丫頭看着有些眼熟,她姓什麼,你們怎麼會認識的」

秦時看向說話的年輕人,「這個丫頭是這個村子的,我來這裡時一直躲在村尾,得空就給村裡人做做農具,在就出去搜羅點新鮮圖紙換東西,這個丫頭姓陸,還有個弟弟,她娘前兩年過世了,她父親倒是沒見過,之前她也拿過一個圖紙過來換過東西,平時她會送點吃的喝點過來,兩姐弟也是孤苦伶仃,之前吃了上頓沒下頓,時常還靠村裡人救濟,前段時間聽村長說之前她娘親還給他們姐弟兩留有遺物,她用娘親的遺物在村裡置幾十畝田地,還請人幫忙耕作了,現在也能勉強吃口飯,怎麼你對這個丫頭感興趣了嗎,我勸你還是積德行善,不要去招惹人家了,」

年輕人喝了口酒笑笑「你當我是什麼人,我可不是什麼女人都碰的,只是覺得她長的有點眼熟,你這你自己看着辦,主子說讓你儘快安排了回去,我過後也要去找主子匯合了,」

「主子也來蜀中了嗎,」秦時驚訝的盯着眼前的年輕人,主子近些年一直待在京城,都沒有出來,現在突然來了蜀中,看來外面是風雲變幻了,秦時看着眼前的酒杯,低聲的應了聲,自己會儘快安排好了回去,

陸七七拿匕首看了看天色還早,此時去山裡去看看有沒有蜂蜜正好,說著就去上次采蘑菇的地方走去,許久不來,上次走出來的路又長起挺多雜草,陸七七一邊開路一邊朝樹枝間望去,上次來都有見過一個很大的蜂巢,陸七七用匕首砍了一根棍子握手裡,又把家裡帶來的帷幔戴好,終於在雜草邊的樹枝上看到了那個大蜂巢,現在還有幾個蜜蜂在圍着蜂巢飛舞,陸七七沉了口氣用長棍把蜂巢挑了下來,在蜜蜂受到驚嚇飛舞出來的瞬間,陸七七拿起包裹瞬間將蜂巢裹住就開跑,這要是被蜜蜂釘了可不是好受的,

直到跑出老遠,陸七七才喘了喘氣,現在快入夏了,山上叢林里竟有許多野果,有刺泡兒,還有野草莓,陸七七竟還看到了幾顆掛滿果的枇杷樹,自己院子里種的那棵可能是才種下不久。都沒結果,陸七七看着那些黃澄澄的枇杷,有些嘴饞,上輩子孤兒院的後山上也有許多野果,她常去摘了解饞。今天正好碰見,陸七七跑到樹下,扎了扎裙角就爬上樹去摘,可能是村裡人上山少,這片果子長得極好,又大又甜,陸七七摘了許多,

正沉迷於摘果子的陸七七沒察覺到危險,突然,一支利箭擦着陸七七的耳邊釘在樹後,陸七七被突然的飛來的箭矢驚呆了,待查覺到箭釘在樹上後,陸七七抖着雙腿趕緊下了樹,這片果子難道還是有主的嗎?陸七七抬頭看向那支箭才發現那支箭竟牢牢的釘着一條毒蛇。剛剛摘果興起的時候壓根沒察覺到危險,如果不是這支箭射來她只怕小命要交代了

陸七七環顧四周,終於在一塊凸起的山崖上看到了射箭的人,是兩個英俊的男子,陸七七在確定對方沒有惡意後,提着籃子走上前道:「多謝兩位公子的救命之恩,不知道何以為報,」

「姑娘不用客氣,我只是順手為之,姑娘聽口音是本地人」

「是,我家就在山下村子裏,兩位恩人若是不嫌棄今日可去我家用餐便飯,以表我的感激之情」說話的男子看了身旁那個清冷男子,側身好像問了下,得到身旁男人的點頭,男人便答應了陸七七的邀請,陸七七見太陽西斜就招呼着兩人快步下了山,直至到了山腳,陸七七才鬆了口氣,

身後男人聽到陸七七明顯的鬆了口氣不由笑道「姑娘既是如此害怕,怎麼還單獨一個人去了深山,」

陸七七帶着憂鬱的語氣說了句,「」都是為了生活啊,這山裡處處都是寶,可惜我是個女子,若不然我也能像兩位恩公拿着箭去山裡找寶貝去了,今日本來是在山邊采點蜂蜜就罷了。沒想到突然看到那片果林一時衝動跑到了山腰了,若不是兩位公子及時搭救只怕我的小命就交代在那裡了,」

陸七七一路說著就把兩位恩人帶到了家門口,正碰上出去找小夥伴玩耍回來的陸子游,陸七七交代子游招待兩位客人喝茶,就去了廚房做飯,不一會就做了一桌菜,把鹵好的豬耳朵,豬大腸切了一盤,又弄了一盤香酥花生,還有今天捕回來的魚,做了一道豆腐魚頭湯,還有一盆麻辣魚片,招呼子游和客人吃飯,陸七七又把從城裡買的酒也拿出來招待客人,

隨着幾杯酒下肚,陸七七知道了射箭救她的男人姓趙,名子謙,而另一名看着清冷的帥氣男子是趙子謙的朋友,可以稱他為蕭公子,具體名字沒有告訴陸七七,只說了他兩突然出現在山裡是找一味草藥,名為血靈芝,因為之前有得消息說有人在蜀中一帶的山林見過血靈芝,所以他兩在山裡尋了兩天了但是都沒見到血靈芝的半絲影子,今日也是湊巧救了她,

陸七七隻端起茶杯說道:「今日不管怎麼樣,都要多謝二位公子的救命之恩,在這裡我就以茶代酒敬二位公子,一點粗茶淡飯還望二位不要嫌棄,」

「陸姑娘,客氣了,這蜀中的菜向來以辣出名,我見你這幾道菜都做的十分美味,比之這蜀中最出名的酒樓都不差呢」聽了趙子謙的話,陸七七隻抿嘴一笑,這些都是一點愛好,自己瞎琢磨,也不知道二位能否吃得慣,

趙子謙也只道「無妨」不過看蕭公子只吃那道滷味和魚頭湯想是吃不了辣,一頓飯罷,天色競已經全黑了,陸七七本想留二位公子住宿,但想到家裡就兩間房,而且她還是個未婚女子,留他們似乎不妥,在兩人提出告辭後,她也沒在挽留,只說她會幫忙留意看有沒有人見過血靈芝,要了一個聯繫方式,陸七七送二人出了村就回了家,

這邊趙子謙對身旁的清冷男子說道「主子,照今日陸姑娘所說,應該他們村裡人沒見過血靈芝,有可能是他們都沒有進過山林深處,不如明日屬下去問問這片的獵戶,探下口風」

「嗯,明日再去問吧,記得不要太過張揚,另外,子謙你可覺得今日見的那姑娘長的很像一個人,」

「主子,您也覺得嗎,我見她弟弟也頗為神似一個人,等咱們回了京都,可以去調查看看是否有什麼關聯,」另外去秦時那的人回來報說見到了秦時,也像他表達了主子的意思,估計秦時把這邊的事處理完不日就會離開這裡」

「嗯,知道了,今日咱們就去慶豐樓,你把尋找血靈芝的事跟酒樓掌柜交待下,讓他發動底下的人低調尋找,千萬不能走漏消息讓京都的人知道了,」

「好的,公子」兩人到慶豐樓時掌柜的還在忙,趙子謙出示了令牌,掌柜的立馬給兩人安排好了住處,並詢問趙子謙是否要上晚食,趙子謙擺擺手,交待掌柜關了門就提了血靈芝的事,囑咐掌柜的讓底下的人低調尋找,切不可走漏風聲後,就交代掌柜的不用再管他們,以免引人注目,」

隔日陸七七一大早吃了早飯就趕往城裡,她今天要去城裡購買一些原料,順便把定製的鍋碗瓢盆,還有盤子送到鋪子里,所以早早的出發,陸七七先去把定製的盤子拿到了的鋪子里,然後又去雜貨鋪定了好些配料和花生,緊跟着又去了獵戶大哥那,

趕巧獵戶大哥已經從山裡回來了,這次獵戶大哥也獵了一頭野豬,還有好多兔子,陸七七上前跟獵戶大哥打了招呼,要了所有的兔子和豬肉從集市上找了個板車放着,又趁空閑和獵戶大哥閑聊了幾句,「獵戶大哥,你這次去深山了嗎,見你收穫頗豐」

「是啊,陸妹子,這幾天我和幾個朋友搭夥一起去了深山,那裏面獵物真多,不過也危險多,就這次這頭大野豬我們幾個人都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到手,還獵了頭熊,不過分給其他人了,我就要了這頭野豬,和打的一些兔子」

「哦,那你和你的朋友可真厲害,深山裡獵物多,危險也多,我聽藥鋪的掌柜說我們這山裡靈芝人蔘的也不會少,不知道獵戶大哥這會去深山可有見」

「哈哈,那我沒注意,不過我聽其他幾個朋友說之前他們村有幾個老獵手曾在深山見過靈芝,那個靈芝旁還有巨獸,他們也只曾遙遙望過一眼,好像在陽光下有一片血色的光芒,不過這也是他們在說,至於是否真的我還未曾見過,你一個小姑娘聽聽就算了,這種珍奇一般在深山老林,危險重重」

「獵戶大哥,我也是問個新鮮,你們去的那個山應該就是城外往西五十里的那座山吧,常聽人說那片山林野獸多,我們這些女子哪敢去冒險,」不一會的功夫,車夫就已經把野豬和兔子綁好了,陸七七和獵戶大哥告別就坐上板車,交待板車去雜貨店把東西裝上後,又調了個頭去了慶豐樓,昨天那兩位公子說有什麼消息可以去慶豐樓告訴掌柜的,陸七七聽了獵戶大哥的話,估摸着兩位公子要找的血靈芝應該就在獵戶大哥打獵的那座山裡,她去給掌柜的報個信,也算是對兩位公子的救命之恩的報答,不一會,陸七七到了慶豐樓,直接進去找到掌柜,跟他說了這個消息後,也沒多做停留,就搭着板車回十里村了!

掌柜的收到消息趕緊去後院告知給了趙子謙,順便給他說了陸七七來報信的事,趙子謙聽了消息趕緊稟告給了主子,直到主子安排他多叫幾個人去那座山搜尋,看來這次應該能找到血靈芝,他們也可以早日回京了

陸七七坐板車回去的時候,正巧碰見去她家的村長,一番聊下來,原來是村長告訴她,她種的那些地是時候施肥了,怕她們姐弟倆不懂所以提前給她說,陸七七謝了村長,又給村長割了點野豬肉,

陸七七讓子游幫忙把麵包窯的火升起來,把在山上採回來的蜂蜜用罐子分裝好後,又把豬肉細細剁成泥狀,加入除蜂蜜和白芝麻以外的所有調料;充分將肉泥拌勻,腌一刻鐘;再放入制好的烤盤表面刷一層薄油;將豬肉泥鋪在烤盤上,攤薄攤勻,再將豬肉脯放入燒好的麵包窯里,烤制一刻鐘,

再取出豬肉脯,表面刷一層蜂蜜撒芝麻,放回麵包窯里繼續烤5分鐘,再取出將豬肉脯翻面,刷蜂蜜撒芝麻,再放回麵包窯烤5分鐘;最後烤好的豬肉脯放在院里桌上冷卻;等冷卻好陸七七再用油紙密封包裝好,

等過幾天請好人,再把店裡打掃一番就可以開業了!眼前先請幾個人幫忙把地里的肥撒了,陸七七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去跟村長表明了要請人幫着施肥,讓幫着找些人,便聽村長說住在村尾的秦叔離開村裡了,以後可能也不回來了,跟村長說他那棟房子就贈給陸七七兩姐弟了,陸七七知道這是秦叔可憐她們兩姐弟無依無靠,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再見,

陸七七心事重重的回了家,告訴了子游這個消息,子游聽說能去秦叔家那個大房子住很是開心,一點也沒懂離別的傷感,陸七七環顧四周,這個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倒是可以做為以後鋪面的加工坊,一些可以在鋪面完成的都還好,就是慶豐樓的花椒油製作必須在村裡,這樣不打眼,

想了想,陸七七算了下手中的銀子,應該夠去人伢子那買兩個幫手回來,一般去那買都是死契,也不擔心日後有麻煩,陸七七跟子游交待了幾句就去城裡了,陸七七詢問了幾家,在一家商行處看到站了幾個人,其中一個穿的破破爛爛身材瘦弱的女孩子引起了陸七七的注意,陸七七上前詢問人伢子,這個女孩子原來父母早逝,後來有去個官宦人家當打雜丫頭,可是沒想到主家被抄了家,流放的流放,打回原籍的打回原籍,她就是其中一個,現在想要把她買回去也便宜的狠,畢竟這種瘦弱的也幹不了什麼活,所以便宜點,

陸七七問了還有其他壯勞力之類的,需要能幹點重活的男丁,人伢子給推薦了幾個,陸七七一眼就看中了其中一個高瘦的男子,雖然瘦,但是收拾的很精神,眼神一股正氣,當即和人伢子訂下了,就這個男子和那個瘦弱的丫頭,一起付了五十兩銀子,拿了他兩的身契,就帶着兩人走了,

陸七七先帶着兩人去了城裡的鋪子,簡單說了情況,問了兩人是否有名字,女孩說之前的主家給她起了個名,叫翠丫,男人說自己原姓李,家中排老二,因為那年家鄉鬧災,家裡人都走了,就剩他一個了,陸七七大致問清楚了兩人的情況,就給翠丫改了個名字,叫陸晴嵐,給男人取了個李玉的名字,讓他繼續姓李,告訴他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她還有個弟弟,目前準備開家零食鋪子,這兩天先跟她回村子把要售賣的東西,還有收購一些原料,交給兩人後就可以開店了,跟着她目前可能不會大富大貴,但是好歹有口飯吃,以後就像家人一樣相處就行,李玉和晴嵐聽了陸七七說的話都感動不已,在現在這個時代,沒有誰會把他們當一家人看待,她們都是僕人,晴嵐跟陸七七說她原先在那個官宦家打雜,但是和廚房做糕點的嬤嬤學過一手,會做一些糕點,以後可以做給陸七七嘗嘗,陸七七高興的說好,李玉也說自己以前給大戶人家當過小廝,還會趕馬車,陸七七沒想到自己挑的兩個人竟然都會些其他的手藝,高興的不行,聽了李玉會趕車,趕忙拉着兩人去了車馬行,買下了上次看的馬車,雖然是最普通的,但是以後不用走着來城裡了,也是方便不少,

不過就是買了馬車後,陸七七口袋裡沒什麼銀子了,在李玉趕着車回去的路上,陸七七決定明早還去擺攤,慶豐樓才制完油不久應該沒有這麼快要花椒油了,先擺幾天攤試試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