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農女小掌柜》[穿越之農女小掌柜] - 第10章 新店籌備(2)

楚子萱想了想,七千五百兩也還可以接受,畢竟這裡是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

「陳掌柜,這鋪子看着還行,就是看着有些年頭,有些地方都老化了,好多地方都要重新修繕一番,你看這個價格還能少點嗎」

「陸姑娘,看你們誠心想要的份上,這個鋪子最低給你七千三百五十兩,如果這個價格您能接受的話,今天就可以給您把手續辦好了」

「行吧,不過今天我沒帶這麼多銀子出門,我先去你那交個定金,明天再讓她把銀子送到你那可以嗎」

「可以,那我們現在去牙行,我寫契約書,您付個定金,這鋪子我們就不往外掛賣了,等明天夏姑娘過來辦剩下的手續就行」

兩人跟着陳竹去牙行簽好了契約書,付定金,見天色還早,楚子萱帶着夏禾又去逛了逛,看街邊攤子有許多賣點心的,楚子萱嘗了嘗覺得好吃的就讓夏禾打包了些帶回去

見有家脂粉鋪子,楚子萱好奇進去看了看

「兩位小姐要買點什麼,我們店裡新上了些從波斯國來的脂粉,都是些上好的貨色,小姐要不要看看」掌柜熱情的說道

楚子萱見那些瓶瓶罐罐的很是好奇,便跟着掌柜的去看了看新上的脂粉,問了掌柜能不能試用下,得到掌柜的同意楚子萱在手上試了試,氣味有點淡淡的桂花香,粉質細膩,倒也不失為上品,就是不夠滋潤,若是干皮的話就容易卡粉了!

「掌柜的,你這有滋潤些的脂粉嗎?」

「滋潤的有,在這邊,這款是用芙蓉花提煉出來的芙蓉花精油,每日只用一點精油在臉上按摩,臉色就可以滋潤透亮,許多世家貴女都喜歡用這款玉膚油呢」

楚子萱試了試,效果的確很不錯,

「掌柜的這個玉膚油和那個脂粉一起要多少銀子」

「楚小姐,你也在這裡買脂粉啊」

楚子萱轉身看過去,原來是葉婉柔,身邊還有一位身姿優雅的小姐,便上前打了個招呼

「葉姐姐,你們今日也來逛街啊,不知你身邊這位是哪位府中的小姐」

「這位就是沈太師家的女兒,沈若雲」

「沈姐姐,這位就是楚將軍的長女,楚子萱,剛從蜀中接回來」葉婉柔介紹道

原來這位就是她們之前說的一幅畫千金難求的那位,難怪周身有股藝術家的氣質,楚子萱對着沈如雲點了點頭

沈若雲也回了個禮說道「原來你就是婉柔妹妹口中的子萱小姐,上次將軍府辦宴會,我有事去了我外祖家,沒能去成,後來回去聽我哥哥說楚小姐的琴彈得出神入化,琴聲悠揚,那個曲子只可惜我沒聽到,聽哥哥說那個曲子還有個故事,我還纏着哥哥給我講了好幾遍呢」

「那是沈公子他們抬愛了了,那首曲子也是是我借花獻佛了,原本就是我在蜀中時聽得一琴師所學,和葉姐姐的琴技比起來,我那些都是班門弄斧了,」楚子萱笑道

「子萱妹妹,你又在這裡自謙了,你的脂粉頭油都選好了嗎,今日時間還早,聽說福滿樓最近新出了好些話本子,正好今日碰到你了要不和我們一起去聽會書吧」葉婉柔說道

楚子萱看了看,確實時間還早,便把剛剛選的那個玉膚油和脂粉讓掌柜的包了起來,和葉婉柔她們一起去了福滿樓

「子萱妹妹,你從回來京城還沒好好逛逛過吧,平日里我們這些姐妹都會約在一起出來逛逛,以後我也叫上你一起,這樣我們也能搭個伴熱鬧熱鬧」葉婉柔說道

「好啊,葉姐姐,只是我才回京城不久,都在家跟着先生讀書,學琴,學規矩禮儀,可能沒有那麼多時間能出來玩,今日出來也是因為教我的先生回家探親還沒回來,所以我求了主母才能出來玩會」

「啊,你的琴都彈得那麼好了,還要學啊,我們平時也是被家裡人拘着學讀書習字學女紅,但是大多數的到了十六歲後,家裡人就開始給相看人家了,我們也能放鬆放鬆,不然我們也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出來玩玩」葉婉柔一臉驚訝的說道

「呵呵,葉妹妹,聽你這話的意思,你家裡已經給你相看了嗎,你可有中意的人」沈若雲打趣的說道

「沈姐姐,難道你們太師府沒有給你開始相看人家啊,我可是聽說太師夫人最近在到處打聽各家的公子,看是否有未婚配的想給你相看相看呢」葉婉柔也回道

「你們家裡這麼早就開始給你們相看人家啊,沈姐姐也才十七吧,葉姐姐你就比我大兩個月,會不會太早了」楚子萱驚訝道

在現代,十六七才高中畢業呢

「子萱妹妹,你家還沒開始給你相看人家,該不會是想讓你進宮吧,聽說太后要給皇上選妃了,像我們這些官宦子女,除了有些早就訂親的,適齡的閨閣女子最近也在相看人家呢」

「額,我家還沒有給我相看人家,只是我父親說想再留我在家兩年學學掌家理事,應該不會是想送我進宮吧,而且我聽說皇上選妃不是說只要家世清白均可參加選拔嗎」楚子萱回道

三人一邊說著一邊進了福滿樓,讓掌柜的找了間樓上的雅間,既可以看到樓下說書,又可以在樓上喝茶吃點心

「掌柜的,今日說的是什麼話本子」葉婉柔問道

「回葉小姐的話,今日茶樓說的是聊齋志異之畫皮,幾位小姐可以聽聽,最近這個本子都開了許多場了,今日是最後一場,明日就又換新的話本了」

「掌柜的,你們茶樓最近這個本子多的很,是請了哪位高人寫的啊」葉婉柔問道

「呵呵,寫本子的人是我們東家的朋友,她不願透露名字,這個本子也是未署名交給我們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各位小姐你們還有其他的要問嗎?沒有事的話小的就去忙了」葉婉柔擺了擺手讓掌柜的去忙了

「沈姐姐,你說這個福滿樓的東家是誰啊,他的朋友真厲害,也不知道是男是女能寫出這麼多有趣的故事,要是能有機會認識認識就好了」

「呵呵,葉妹妹看來對這個寫話本的人很感興趣啊」沈若雲打趣道

「難道沈姐姐不想認識下這個寫出這麼多好故事的人嗎?你都不好奇嗎,子萱妹妹你呢,你好奇嗎」

坐在一旁的楚子萱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笑着回道「還好吧,我不是很好奇,既然寫這個本子的人都不署名,想必也是不希望出名,只想好好寫書的吧」

「子萱妹妹說的是,想必寫這個話本的人不是追逐名利之人」葉婉柔笑道

算下時間,再過些天,林子騫那個資本主義家就要回京了,估計到時候他又會催着要本子了!想想楚子萱都覺得頭大~

在茶樓聽了會書,楚子萱就和葉婉柔沈若雲告辭先回去了,畢竟她們也出來挺久了,再不回去,下次只怕夫人不會這麼輕易的讓她們出門了~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