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 - 第2章 爭執

廚房裡一張搖搖晃晃的桌子上放着野菜窩窩頭,因為人多每頓飯有兩個菜。一盤清炒冬瓜和一盤辣椒地瓜葉。還有一盤子小鹹菜齁咸齁鹹的,己經放在桌子上吃了很多天。

艱難的拿着菜窩頭,還沒吃就感覺開始嗓子疼了。窩窩頭是用麩皮和麵粉摻和做的。

蘇也回憶起原主剛來那天吃了一口就吐出來了。何斌哥你受苦了,我這裡還有我從家裡拿的吃的,走我們去吃。在眾人的驚訝中大搖大擺的與何斌走了。

李招娣之所以和蘇也不對付也是因為那天做飯的是她。所以這段時間就每天嘲諷蘇也,知青點裏每天都能聽到兩人的吵鬧聲。

一開始大家還勸架,後來索性也不管了。大家幹了一天的農活挺累了,不想再摻和這些了。

基本上都是李招娣去找事挑刺,拿着蘇也每天掙工分少來攻擊她。幾個男知青都跟着和稀泥勸架,話里話外的幫着周也說話。

誰知道周也一點沒領情還一副看不起人的架勢,對着大夥高冷女神,一看到何斌就纏着人家。

這個年代的人思想還是很傳統的,尤其在這個動蕩的七十年代。女生和男生之間都會保持距離,生怕壞了名聲。本來大傢伙看着新來的知青都挺高興的,尤其是男知青們。

看着長得唇紅齒白,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身材很勻稱,又高又白,也很瘦,渾身上下的肉都長在該長的地方。但是後來看到她每天想方設法的圍着何知青,面對他們又鼻孔朝天的看人,都歇了心思。

「怎麼?蘇知青是不是又吃不慣要去開小灶?

李招娣的話打斷了蘇也的回憶,看着手裡的窩窩頭心裏賣麻批,面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我現在向大家說聲對不起,也向李招娣同志說一聲當初剛來那天並不是有意針對你,讓你誤會了,對你說聲抱歉。

李同志我現在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我了,我們是來建設新農村的,以前是我剛來還沒適應這裡的生活,。希望大家相信我已經改過自新了,時刻跟進黨的步伐,為建設美好的國家添磚加瓦貢獻我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主動申請來這裡就是在行動上支持黨的一切決定,一顆紅心為國家!

我相信大家都是和我志趣一樣,所以我們會在這裡相遇,大家要團結一致,我知道我這樣說你們還不相信,大家看我今後的行動吧!並且我不會再去纏着何知青了,因為之前初來乍到與他是同鄉他就像我的大哥哥。

何斌知青也和大傢伙說過吧,把我當成他的妹妹一樣。所以大家不要誤會我倆了,我們因為是同鄉在這陌生的地方所以之前就顯得親近一些。

其實是大家誤會了,以前之所以每次都只拉着何斌同志開小灶是因為何知青是知道我家裡人給我帶了零食。他是在我這裡借的,等生產隊發糧食發工資他就還給我。一共借了有60元,何知青不會平白占我這裡個老鄉的便宜,不可能白白吃我的零食,我們非親非故的。我得解釋清楚不能讓大家這樣誤會何斌同志。就是革命主義情誼,而且何知青和王婉瑩同志……」

蘇也欲語還休的說道:「畢竟據我了解何斌同志在我這裡借的零食大部分都是與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