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 - 第1章 穿越(2)

被人羨慕,頂有面子的事。這工作還是她二哥托關係給她找的。

何斌家出事以後,在他被下放前,蘇也偷偷背着家人把她僅存的私房錢十五元給了他。還把她家所有零食全都收拾起來拿過去讓他帶過去吃。

蘇也平時花錢大手大腳的,工資從來不知道存起來,衣服鞋子化妝品一大堆所以沒攢下來什麼錢。

最後考慮到不確定會下放到哪裡,不敢拿着這一包零食太扎眼。何斌面上一副感動不已的神色,看着面前哭個不停的女人。忍下心裏的煩躁,敷衍的安慰着她。

手裡緊緊攥着十五元錢,不僅一點也沒感動,還認為蘇也是在羞辱他。

口口聲聲說喜歡他心疼他,還不是就拿這麼點東西打發他。

沒有錢不能找朋友多借點,再不濟家裡的哥哥姐姐也都有工作。要不是看着她家世不錯,長得也剛好配的上他,就這樣的蠢女人他才看不上眼。

何斌到了下放的地方安定下來後就馬上給蘇也寫信,告訴她地址讓她把包裹郵寄過來。

可自從她收到何斌寄來的信後,輾轉反側,整天悶悶不樂的。恨不得她去代替他幹活,聽說他居住環境也不好,吃的差,每天還得去掙工分。

想了想沒給任何人商量就辭去文工團的工作,申請了去喬家鎮西橋公社建設農村。等到蘇父蘇母一家人知道的時候,文件已經被批下來了。尤其是蘇家二哥蘇晟澤都快被小妹氣炸了。

沒有辦法一家人忍着氣給她收拾了行囊,給她帶了100元。

沒敢多帶,怕她在車上不安全,也怕她都補貼給那何斌。特意告訴她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她寄過來。讓她不要為了建設農村把身體累壞了,其實也就是蘇家打算補貼着她讓她在這裡不用擔心掙的工分養不活自己。

沒敢明面上說得太清楚,怕閨女下鄉說話不知輕重說出去被人抓住小辮子,就慘了。

這個時候還是很嚴峻的,說話作風都得格外注意。

蘇也心裏一陣哀嚎,原主下放到這裡已經十天了。

當初她滿心歡喜的來這邊,剛到這裡就開始飽受打擊。看着拉糞的牛車,死活不上去,嚷嚷着臭死了,寧願走過去也不坐。

同行的知青看着村長慢慢黑下來的臉,本來也附和着叫嚷着不坐的幾個知青也默默的爬上牛車坐上去。大家一臉鄙視的看着剛才在叫嚷聲中上牛車坐着男人。

抬眼望去一個一臉陰鬱穿着洗的掉色的藍色背心,下身穿着的藍色布褲還打着補丁也擋不住他強壯的身軀。看上去就很不好惹的男生從始至終沒吭一聲,聽從村長的安排。

蘇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看着大家都屈服了,無奈的捏着鼻子,面色不善的瞪着那個男人。

她們一行人都被下放到大崗壩人民公社不過只有她和那個男生被分到塘下村,其他幾個知青一路上都被村長送到別的村去了。

蘇也消化着信息,擰着眉頭,心裏暗罵這個大小姐到底來的這幾天得罪了多少個人。

「吃飯了!李招娣衝著屋裡不耐煩的喊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