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劍主成了全網頂流》[穿越後,劍主成了全網頂流] - 第4章 我懷疑,有人在惡意泄露我的隱私,這個人,在福利院

林苒腦子轟的一聲,瞬間空白。

怔愣的時間裏,電話已經被掛斷。屋裡一片寂靜,只聽得到她咚咚的心跳聲。

良久,她重新拿起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那頭院長聲音響起:「小苒,有什麼事嗎?」

林苒深吸一口氣:「院長,明天我想回去一趟,有件事情想麻煩您。」

……

距離進組只有兩天時間,林苒一大早打電話給付可,拜託他送自己到陽光福利院。

車子開到半路,林苒接到電話,醫院偶遇的小姑娘打來的。

一接通,小姑娘急切問:「苒苒,我聽付可說,你要來陽光福利院?你後天不是要上節目了嗎?怎麼跑那麼遠?」

林苒把電話拿開,瞟了付可一眼,付可和她對上視線,連忙用口型無聲道歉,保證再也不敢了。

林苒接回電話:「你怎麼知道我要上節目了?」

「《心動時刻》微博官宣了啊。」她頓了頓,遲疑道,「苒苒,你回來是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嗎?」

林苒想了想,覺得事情還沒有查清楚,還是不要讓朋友擔心,只模糊地說了句她可能要打官司了。

「打官司?和鄭曉雅嗎?」沒等林苒回復,小姑娘已經顧自默認了,氣憤道,「我就知道她不是什麼好人!她就是一隻吸血鬼!」

勉強冷靜下來,小姑娘說:「苒苒,你需要什麼儘管和我說,我一定會幫你的。」

「對了,你需要律師嗎,我哥認識這方面的律師。」

林苒很感動,同時也有些哭笑不得,安撫一頓,保證自己絕不忍氣吞聲後,小姑娘終於滿意地把電話掛了。

她打開微博,搜索《心動時刻》的官博,最新一條@了參加節目的嘉賓,林苒轉發微博,順便看了眼評論區,幾乎都在罵她。

【節目組和其他嘉賓有仇嗎?竟然邀請林苒?】

【哈哈哈哈節目應該改名為《心碎時刻》】

【天吶,完了完了。莫名就不想看了。】

【就我一個人覺得這個小姐姐真的很好看嗎?】

【長得好看有什麼用?去搜她以前的做派,你就知道大家為什麼討厭她了。】

評論區一片熱鬧,林苒嘆了聲氣,把手機關了。

付可見她臉色不好看,以為她生氣了,連忙勸道:「林苒姐,那些網友就是鍵盤俠,嘴裏沒幾句好話,你不要在意他們說什麼。」

林苒搖頭,表示自己沒生氣。如果她沒有穿成林苒本人,不知道背後的事,換成她她也忍不住罵。

車子開了幾個小時終於抵達

福利院位於郊區,進門是道鐵門,門後路的兩邊是一片草地,再往前走就是院里的育嬰堂。因為是私人辦的,建築看着有些老舊。

院長在門口接她,付可自己在院里逛會兒,她和院長一起去辦公室。

兩人坐下,院長拿出一份報紙遞給她,說:「你先看看吧。」

林苒接過,這是一份01年的報紙,報紙已經發黃,布滿褶皺。紙面最顯著的地方登了一則社會新聞,說的是在C市臨安路某戶人家發生的一起過失殺人的案子。

犯罪嫌疑人,姓林。

林苒目光一凝,拿起仔細看,看完後,忍不住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切又都出於意料之外。這是一起直白到不需要思考就能判斷對錯的案子,也是一起本可避免、卻破壞了兩個家庭的案子。

因爭吵而起,以悲劇結束。她淪為孤兒,陰影伴隨對方的家庭一生。

胸口很悶,她突然想起那個沒有備註的賬戶。點開去查了下開戶行,是臨安路那邊的。

林苒愣了會兒,她不知道原身從哪裡得知這些信息,卻突然明白她以前為什麼瘋狂地想紅了。

紅了才有錢,有錢才能彌補遺留的過錯,這是原身的打算,可惜,用錯了方法。

看她沉默半天,院長低聲安慰道:「小苒,別傷心,事情已經過去了,該懲罰和補償的都有人做了,你不必苛責自己。」

林苒點點頭,將無數湧上心頭的情緒咽了下去。

現在不是傷感的時候,她還有更重要的事。

林苒終於冷靜下來,腦子飛快轉着,起身看了眼門外有沒有人,回來坐下:「院長,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嗎?」

院長想了想,說:「當年經手你檔案的人就那幾個,怎麼了?」

林苒面色沉重:「我懷疑,有人在惡意泄露我的**。」

「這個人,在福利院。」

……

明天要進組,林苒不能多待。和院長聊了一會兒後又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付可來接她。

途中付可跟林苒介紹這次綜藝的細節。

「先是三位男嘉賓蒙面表演節目,女嘉賓選擇配對,之後再一起旅行。苒姐,你先想一個才藝表演,萬一節目組cue到好應付。」

說著,他想到什麼遲疑了一下說:「這類節目雖然沒有劇本,但後期會剪出故事線。苒姐,你一定要注意表情管理。」

林苒明白,她現在是個工具人,一言一行都會被誇張放大,剪成別人想要的效果。付可是在好心提醒她。

時間還早,她索性打開手機搜索其他幾位嘉賓。

胡欣雨不看,都battle過了。其他幾位是圈兒里的小粉紅。熱度最高的叫姜宇,是個演員,也是節目的流量擔當之一。

按鄭曉雅的尿性,這個人肯定是胡欣雨的搭檔了。

幾個小時後,兩人到達拍攝地點。

其他人還沒到,只有現場的工作人員在做最後調度。見她這麼早來,稍稍有些吃驚。

不過該有的職業道德還是有的,導演立刻迎上來,簡單自我介紹後示意她進屋等待。

助理不能入鏡,付可回去休息等她。

林苒推門而入,客廳里是一圈小沙發。她瞟了眼攝像頭的位置,挑了一個不怎麼顯眼的角落坐下。

而這會兒,導演組的人正對着鏡頭前的林苒低聲討論。

「林苒來這麼早?不太可能啊,不是說她每次參加節目都會遲到嗎?來早了怎麼剪素材?」

「沒事兒,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後面她肯定要作妖,素材有的是,咱們就等着節目大曝吧。」

沒過多久另一位女嘉賓蘇彤也到了。因咖位沒林苒高,又聽說過她的臭脾氣,只敢客套的打聲招呼,不自在地和她尬聊。

這下胡欣雨居然是最晚到的,節目組急得趕忙打電話。

「催什麼催,不是還有林苒嗎?她肯定還沒到。」

導演一陣無語:「她早到了,現在就差你了。」

……

十幾分鐘後,胡欣雨匆匆趕到。屋裡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