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每天歪劇情來拯救世界》[穿書之每天歪劇情來拯救世界] - 第3章 回府

收拾好房間,夜裡,錆黛按照七七給的王府布局圖,配合七七的提示,繞過了大丫鬟的房間,避過了巡邏的侍衛,翻身爬進了老夫人的房間。

待她進去後,老夫人房頂上立着的,幾乎融入夜色身影動了動。

此時,王府前院所有的動向,在這裡盡收眼底。看着錆黛巧妙地避開各路巡查,他的雙眼眯了眯,若有所思,隨後對着一旁開口,「你們在這裡守着。」

說完掏出一張人皮面具,咔咔旋了一下雙臂的骨頭,儼然化成了一副少女模樣。

「她」微微屈身,敲了敲其中的一片瓦,待確認之後穩穩地掀開,敏捷地消失在了原地。

僅是一瞬,「啪!」的一聲悶響,身影消失,機關也隨即合上,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而周圍的「瓦片」也轉眼間變換了位置,為了將周圍的一切看得更清楚。

屋內,錆黛確認無人後,躡手躡腳打開了裡屋的門。隨着門開,迎面而來的是一股令人清醒的香氣,以及一種混着封閉的灰塵感。

對比屋外燈火明亮,屋內卻有些昏暗,透着詭異而窒息的清醒感,讓錆黛很不舒服。

她拽起衣袖掩上口鼻,繼續向裡邊走,直到繞過那張鋪着精緻綢布的圓桌走近床邊,才發現原來這股味道是從床邊的香爐飄散出來的。

她不敢亂動屋裡的陳設,皺了皺眉繼續走向大床上蓋着厚厚錦被的老婦人。

床上的人平躺着,臉上的皺紋讓她顯得十分勞累,卻似乎又在此刻睡得十分安穩,無任何異常。這樣一個健康的人怎麼會一整天不吃不喝一直睡着呢?

她伸手準備探探老婦人的體溫,登時,那緊閉的雙眼赫然睜大,將靠近的錆黛嚇了一跳。仔細看去卻發現,那雙眼睛毫無焦距,直愣愣的望向頭頂。

「宿主!」七七急急地叫出聲。

那人的開始扭動自己的脖子,口中嘎嘎響起牙齒相互碰撞的聲音,哼哼的**一字一字緩緩地傳出。接着,在錆黛的錯愕中,黑氣由脖子蔓延爬上那人的半臉,最後覆上整個眼球。

「是「侵蝕」!」錆黛咬咬牙,立刻上前想去摁住那亂動的身體,竟發現,錦被下面的身體早已被柔軟的綢帶牢牢地困在了大床之上。來不及細想,她趕緊換上了清除的裝備。

這時,老婦人的**聲卻越來越大。

為了不驚動其他人,錆黛想也不想一把捂上了她的嘴。只是那人掙扎得實在是太過厲害,牙間滲出的液體愈來愈多,並開始啃咬錆黛的手。

錆黛擔心她咬傷自己的舌頭,一狠心將手腕一側,愣是將那細弱的手臂卡進了老婦人的兩排牙之間。忍着劇痛,她用另一隻手從懷裡摸出用之前祓除成功的積分兌換的祓除藥水,往婦人臉上噴去。

「很快就好了。」錆黛安慰道。

感受到手腕上的咬合力漸漸變小,錆黛知道,藥水起效了。她試着抽出手,掏出手絹為老婦人細細擦拭。看着那蒼老的面容以及凌亂的頭髮,錆黛輕輕為她理了理。

看來,王府的人早就發現這種狀況了,那這裡只有大丫鬟和掌事們可以接近的原因就可以理解了。

逼迫自己冷靜了下來,稍微整理好老婦人身邊的痕迹,錆黛準備離開。

「七七,幫老夫人整理一下。」說罷,又靠着牆聽了聽,確定沒人之後,又從另一側的窗翻了出去。

老夫人的院落名為「鶴歸」,據說是老王爺去世之後老夫人給改的。

老王爺和老夫人相遇於少年之時,相識在老夫人的故鄉——天西。

躲進草叢的錆黛回頭看了看院門的掛着的木匾,老夫人,應該非常懷念那段年少時光吧……停了一會兒,藉著假山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