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末世大佬帶我躺》[穿書末世大佬帶我躺] - 第5章 相遇

「清川哥。」

壓下心底的震驚跟疑惑,不敢確定這個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

江以牧拍拍他的臉,沒什麼反應,看看他身上,也沒有什麼傷口,小心的把人扶起來,駕到肩膀上,然後扶着人向自己的車走過去。

把人放到副駕駛,給他扣上安全帶,繞到另一邊上車,開啟導航,去附近的醫院。

到了醫院,掛上號,醫生的一番操作下來,結論就是,他只是因為太過勞累才暈倒,身體並沒有什麼事情,讓他好好休息休息就可以了,簡單給他掛了瓶水,等到他醒了,就可以出院了。

江以牧病床附近的椅子上,看着床上的人,內心無比糾結。

一方面希望他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雖然兩個人同時穿進來的幾率比較小,但是還是存在的,不是嗎?

一方面又害怕他是那個人,畢竟這是末世文,我也不知道結局是怎麼樣的。

糾結許久,也沒得出個準確結論,畢竟人沒醒,一切都是空談。

盯着盯着,江以牧的頭慢慢的低下來,最後,成功的落在了病床旁,並且,還十分熟練的找到一個合適的姿勢,睡了起來。

江以牧在床上翻了個身,突然發現自己的手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慢慢往上摸,最後被人抓住。

略顯懵逼的睜開眼,看到坐起來的那人,江以牧開心的坐起來,沒等他說話,突然發現不對,自己昨天晚上不是在凳子上坐着嗎?

一溜煙的翻身下床,看着眼前的人,有些猶豫的開口:「是你把我弄到床上的嗎?」

床上的人點點頭。

江以牧看着他,紅了眼,口中詢問的話在腦海中過了幾番,一個都沒問出來。

你也是跟我一樣穿進來的嗎?你還記得我嗎?你……

委屈的低下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個人穿進來的時候沒哭,一個人準備物資的時候沒哭,發現他的時候沒哭。

可是,看到他醒過來,卻發現,自己害怕他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害怕又是自己一個人,害怕他不記得自己。

伍清川看着面前的人低下頭,伸手摸摸他的腦袋,沒說話。

被摸腦袋的江以牧心中一震,猛的抬起頭,看着面前的人,小心的開口:「清川哥,是你嗎?」

伍清川把人拉到自己懷裡,安慰道:「怎麼,不認識我了?我可是很想你呢?」

江以牧趴在伍清川懷裡,小聲的哭,俞發顯得委屈。

伍清川一隻手攬着他,一隻手拍他的後背,嘴裏不斷的安慰他:「好了好了,不怕……」

過了一會兒,江以牧在他懷裡掙紮起來,「好了,清川哥,你放開我,我已經好了。」

雖然不捨得懷裡的人,但是現在明顯不是一個好的時機,只能把人放開,調侃道:「這是用完就拋棄嗎?那我可太廉價了吧。」

江以牧連忙擺手,說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

沒等他解釋,一個護士走了進來,看到人醒了,詢問道:「你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江以牧沒再繼續解釋,看着伍清川,開口:「對啊,清川哥,你還有哪不舒服嗎?」。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