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在七零躺平》[穿書後我在七零躺平] - 第9章 說定了

  夏悠悠說的輕飄飄,但話里話外透着該表彰顧霖霄捨己救人的改過自新的行為。
  不表彰就算了,批鬥顧霖霄和她,就是批鬥主席有錯!
  這個時候,就差有人認同夏悠悠的第一個聲音!
  「悠丫頭說的對!」
  夏悠悠微微勾起嘴角,看向站在人群後面,在夏家學藝的陳嬸。
  她剛才和張嬸一起從夏家後門離開,她守在夏家門口,張嬸則去地里找夏悠悠的其他哥哥。
  此時她見夏悠悠需要自己,就高呼一句。
  這聲附和,讓所有人都面面相覷片刻之後,也三三兩兩地發出認同之聲。
  他們對這聲附和也沒多想,她雖然與夏家關係好,但此時大家都習慣了明哲保身。但他們卻不知道,她已經得了夏家天大的好處,一定會站在夏家一邊了!
  支書媳婦在這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的聲音里,漸漸地弱下氣勢,她明白,場面已經開始不受她控制了!
  夏家三個哥哥趕回來時,場面已經得到控制。
  只有押着顧霖霄的兩個支書媳婦娘家哥哥僵在原地。
  他們看到夏悠悠的三個高過自己哥哥,頓時慌了神,鬆開手,放了顧霖霄。
  其他人見無熱鬧可看,也紛紛散開。
  顧霖霄的背挺直着,目光灼灼地看着少女的背影。
  他看了一會兒,就準備離開,但他的袖子卻被夏悠悠拉住。
  「你這額頭上的傷得處理,跟我進來。」
  顧霖霄抿唇,執拗地站在原地,絲毫沒有跟她回夏家的意思。
  這次夏悠悠運氣好,加上她確實占理,她沒事。但他不能再讓她有絲毫受到傷害的可能!
  還沒走遠的人果然在偷看這邊,顧霖霄揮手扯到夏悠悠。
  夏悠悠也看見了,「行,但多少你也因為我牽連受作,那你站在門口,我讓四哥在這裡給你處理一下傷口。」
  她看上去柔弱,但語氣是霸道的不給他拒絕的可能。
  明明有些蠻橫的霸道,卻一點也讓人討厭不起來。
  圍觀的人見真的一點熱鬧都沒有了,紛紛離開。
  夏四哥拿葯給他處理傷口,上了葯,又拿了夏大哥剛買回來的抗生素,都給他,讓他帶回去。
  「明天再過來上藥。」
  顧霖霄下意識地拒絕,卻被夏悠悠搶先道:
  「你不來,我就帶着我四哥去你家。」
  顧霖霄內心掙扎片刻,僵硬地點點頭。
  夏悠悠收起奶凶奶凶的表情,露出好看的笑靨,「這就說定了。」
  說完,她又忽然欺近,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晚上你再來,悄悄的,我家晚上燉肉!」
  夏悠悠離得極近,她身上乾淨的春草香氣,讓他精神一震,同時又羞得耳根發燒。
  現在可沒有朦朧月色掩蓋,他慌得心臟亂跳,急忙扭頭飛快離開。
  夏悠悠也沒多想,拉住今天幫忙的張嬸和陳嬸,「謝謝嬸子。」
  「你是我們看着長大的,我們哪能看着你吃虧呢!那我們就回去做點心去了,明天一早準時交。」
  兩個人樂得合不攏嘴,喜滋滋地回去了。
  夏悠悠只想自救和救人,並沒有想其他。
  但身懷女主氣運,她做的每件事,已經對這個世界產了深深的影響。
  夏悠悠今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