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在七零躺平》[穿書後我在七零躺平] - 第6章 再度折損

  夏振國一出聲,所有人都停下手裡的活。
  等夏爸爸回來,他們繼續有條不紊地繼續忙活,只是每個人的動作更快了。
  廚房裡的香氣越來越濃郁。
  「這一鍋已經好了,起鍋。」
  隨着夏悠悠的一句,夏三哥和夏四哥一起把大籠屜從灶台上拿下來,放到一邊。
  夏悠悠立刻舉刀過去,把裏面蒸好的黃澄澄的雞蛋糕切成大小統一的大小,她切一塊,夏媽媽和夏五哥就跟着裝一塊。
  很快一鍋分裝完畢,一起放進籃子里。
  邊角料被裝進三個袋子,一袋給夏二哥路上當點心,一袋給大哥和爸媽當點心,一袋給其他的哥哥們拿去當點心。
  夏二哥則立刻起身去屋裡拿出行李背上,與一家人一起前往村口。
  夏家爸媽和大哥與夏二哥一起往鎮上走,送夏二哥一程,同時夏家爸媽要把手裡的雞蛋糕賣掉,夏大哥則去談生意。
  送走了他們,夏悠悠和三哥、四哥、五哥一起,回家先去上工。
  現在是春耕時節,正忙呢。
  夏悠悠則被留在家裡收拾廚房,順便準備明天要做的點心。反正她被夏家寵着,從不下地掙工分,也沒人起疑。
  收拾完,夏悠悠拿着一塊用油紙包好的雞蛋糕,往村尾的牛棚那邊走去。
  她隱隱地記得,顧霖霄的爺爺身體不好,雖然今年開放後平反了,但因為身體熬壞在這年月里,死在回去的路上。
  顧霖霄救自己一回,她可不覺得,一個頓飯一點葯和紗布,就能還了這份恩情。
  如果加上多給顧爺爺一點好吃的,讓他身體好一點,熬過回家的長途跋涉,這恩情才算完了。
  軟和好消化的雞蛋糕正適合老人吃。
  她往牛棚那邊走,也沒多做避諱。
  旁人不敢惹夏家,而且現在也沒以前那麼緊,她就大大方方地往牛棚走。
  到了牛棚,現在是白天,不像夜裡那樣看不清。夏悠悠這才看出來,這牛棚真的也只是個用樹枝搭起來的棚子,她甚至都能從外面看到對面透出來的光。
  夏悠悠正觀察的時候,一個老人的劇烈咳嗽聲從裏面傳來。
  那種快要把心肺都咳出來的聲音,讓夏悠悠感覺很不好受。她提着雞蛋糕就進去,給老人倒水順氣。
  因為夏悠悠沒避諱別人,村裡人就議論她去牛棚方向。
  顧霖霄匆匆趕回去,就看到一老一少已經坐在院子里。
  院子里沐浴在春日陽光下明艷的笑,再次深深地打動顧霖霄的心。
  讓他陰鬱的面色,也多了一絲明媚。
  只是下一刻,他沉下臉來,「你怎麼來了?快走!」
  夏悠悠聞聲,臉上的笑戛然而止。扭頭看向身後,拍了拍身上的沾上的灰,把手裡剩下的一半雞蛋糕重新用油紙包好。
  面對面色不善的顧霖霄,她也不惱,隨手把雞蛋糕送給顧爺爺。
  「顧爺爺,我明天再來看你。」
  說完,她甩着辮子,就離開了。
  她走的急,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顧霖霄一直在看着她。
  也沒注意到,一股玄妙的氣,再次從顧霖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