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在七零躺平》[穿書後我在七零躺平] - 第2章 一家人要整整齊齊的

  咕嚕嚕——
  眾人肚子餓了,下意識地齊齊看向夏悠悠。
  有夏悠悠的地方,就有美食。
  但看到被他們包成粽子一樣的夏悠悠,其他人齊齊站起來。
  「我砍柴。」
  「我生火。」
  「我煮米。」
  「我切菜。」
  「我炒菜。」
  分工很好,但夏悠悠解開包裹自己的被子。
  「廚房殺手還是遠離廚房吧,特別是這種爐灶——我怕你們沒把飯做好,先把房子點着了。」
  說著,她已經走進廚房。
  廚房裡的米缸里放着發黑的糙米,只在上面放着一個白布袋,大概只有一斤多白米。
  這是一個饑荒年代,家家戶戶都缺吃少穿,像夏家這樣有餘糧的都不多,都借糧過日子!
  可是,已經是一方大佬,過慣了錦衣玉食的夏家人,面對此時的困境,完全不能適應。
  夏悠悠樂觀地笑道:「沒事,就這些我也能做出好吃的來,你們就等着吧。」
  父親夏振國掃視一眾兒女,「雖然咱們現在一無所有,一朝回到解放前了,但咱們一家人還整整齊齊的,一切就都可以重來。」
  夏家五哥哥齊齊點頭。
  夏家掌上明珠夏悠悠一邊洗米浸泡煮飯,一邊點頭想——這詞她要用什麼姿勢躺贏。
  夏媽媽看着女兒身上灰撲撲的衣服,十分惆悵——她這麼好看的女兒,現在只能穿的灰撲撲的,她要想辦法給女兒打扮打扮!
  夏媽媽世界頂級設計師,最大的興趣就是打扮女兒。
  就在這時,夏家門外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
  「夏叔,支書叫你過去,他要調解你們和呂子明同志的事。」
  原著中的這一天,夏爸爸也被叫過去了,他們一家八口,氣勢洶洶地為女配討公道。
  明明被欺騙了感情,吃了大虧的是女配,卻被女主蘇茉三言兩語說成女配自願倒貼,反倒成了女配以此威脅男主,詆毀男主名聲。
  女配委屈,但一直被保護的極好的她不擅言詞,急得哭起來。
  見她哭,她的父親、哥哥氣炸,兇狠地討說法,眼看要打起來,支書怕鬧大,調解之後,強行確立兩人男女朋友關係,要不男主就是耍流氓。
  這個時候,耍流氓的罪很重,男主為了自己的未來,承認在和女配談戀愛。
  驚喜來的太快,女配異常歡喜。
  她高興,她的哥哥們就高興,不計前嫌地請未來的妹夫回家喝酒。
  那一夜,男主酒後亂性睡了女配,卻暗恨女配算計多,毀了他和女主的姻緣。
  雖然是原著的記憶,並沒有發生在夏悠悠身上,但夏家兄弟回想起這些,依舊想把男主拉過來打一頓!
  喝大了只會讓人失去意識,根本就沒什麼酒後亂性。酒後亂性只是色從膽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