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 - 第3章 編瞎話

第二天阮嬌嬌很早就去了驪歌。

倒不是她轉了性,要知道她們部門,連個打卡機都沒有,這對如今的她來說,是多大的挑戰啊。晚上八點才上班的話,七點五十五前,她是必不可能到的。

因為阮嬌嬌決定在驪歌附近租個房子,中午就出門轉悠了。

阮銘天一向是一次性給她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的,現在已經是七月,阮嬌嬌的卡里滿打滿算也不到三萬塊錢,要在二環內租個看得過去的房子實在夠嗆,她又是個路痴,地鐵公交的折騰了半天,看了個寂寞,看看手機,已經六點多了,於是乾脆來了驪歌。

化妝間里一個人也沒有,阮嬌嬌有氣無力的趴在化妝台上。

「嬌嬌?怎麼這麼早?」

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她轉頭看,是穿着一身家常衣服的劉經理,沒想到劉經理脫去了那身油膩的西裝,休閑打扮看起來倒還過得去。

「哎…」阮嬌嬌跟劉經理打了個招呼,把自己的困境告訴了他。

「嗨!我當有什麼大難題呢,咱們公司有宿舍啊!」男人笑道。

「啊?」阮嬌嬌坐了起來,嘟着嘴質問道,「那你昨天簽合同的時候怎麼不跟我說。」

「忘記了嘛,嘿嘿。」

阮嬌嬌真是服了這個老六,這麼重要的事竟然也可以忘記,但好歹自己的問題能解決了,便拉着劉經理現在就去宿舍看看。

「行,反正今天我也來早了,帶你去!」

驪歌是一棟不高的樓,只有八層,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段,樓這麼矮實在有些暴殄天物。

它的外觀被設計成了古代層樓的樣式,每一層都挑起高高的翼角,雕花繁複、飛檐斗拱、十分精美。白天看起來只覺得精細大氣,晚上開了所有的燈,便給人一種夢回大唐的奢美錯覺。人們穿過四周高聳的、千篇一律的藍色玻璃大樓,被暈黃的燈光引進來,一抬眼,便不知今夕是何夕。

阮嬌嬌跟着劉經理出了驪歌后門,這邊是一條頗為小資的街。兩邊錯落了三兩家咖啡館和清吧,從街邊穿過去,耳邊全是店裡傳出來的悠揚音樂,十分浪漫,走到小街的盡頭,右手邊是一棟很高的商住兩用公寓。

「在這兒?這麼近?」女孩仰頭打量,驚訝的問。

劉經理帶着她上了18樓。

「樓下也是我們公司的宿舍,男生住的。」劉經理停在1816號門口,按了門鈴,過了好幾分鐘,才有人來開門。

「老劉?你不是知道密碼嗎?」來開門的女生抱怨道。

「我哪知道你們方不方便啊!」劉經理笑着說,轉頭招呼阮嬌嬌進去,「嬌嬌,進來吧,這套房子目前就住了璐璐和心心兩個人,你進來選個房間。」

阮嬌嬌有點緊張,雙手抓着胸前的包帶,走了進去。

進門一抬頭,恍然開朗,這竟然是一套蠻大的大平層,北歐的裝修風格,整屋的全套傢具,各種智能家電一應俱全,阮嬌嬌咋舌,現在的單位宿舍都這麼大手筆了嗎?

劉經理還要回去開會,交代了兩句便走了,阮嬌嬌一個人在房子里轉悠,這時衛生間傳來沖水的聲音,一個穿弔帶睡裙的女生走了出來。

「我怎麼聽到老劉的聲音了?」看到了阮嬌嬌,問道,「你誰啊?」

剛才那個女生也從房間出來了,聞言答道,「9號,就是昨天新來的那個,要搬進來住。」

「哦~就是你啊~」

見兩人都看向自己,阮嬌嬌努力扯出一個友好的微笑,大家交談了幾句,交換了雙方的信息。

開門的那個女生是陳璐璐,工號是3號,一頭黑色的長直發垂到腰上,身材高挑曼妙,長相是偏古典的濃顏,烏黑的眼睛濃密的睫毛,走的成熟御姐路線。

後頭這位叫心心,是10號,目測身高一六五左右,一頭粉色挑染的長捲髮,長得很漂亮,是那種十分洋氣的美,胸大腰細,應該是走甜心芭比的路子。

看來這裡的同事都有十分鮮明的個人風格,阮嬌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想了想,摸魚的話,暫且給自己定位在田園質樸風吧。

「公司還挺大方的哈,所有員工都住這麼好嗎?」阮嬌嬌選好了房間,一邊拿手機拍照一邊跟室友亂扯。

「你想什麼呢?」心心嗤笑一聲,「她們都住樓下的群租房,八個人一間。」看到阮嬌嬌驚訝的表情,她徹底笑了,「你不看看你穿的什麼顏色的裙子,我昨兒還說呢,是什麼天仙,一來就能穿粉色…對了,聽說你昨晚跟尹少出去了?」

「嗯…」

「嘖,倒是好手段,這就難怪了。」

阮嬌嬌覺得她話里有一絲陰陽怪氣,但她又沒有證據,只好聳了聳肩。

「你也別酸了,」陳璐璐已經換好了衣服,走到鞋櫃前挑鞋,一頭黑長直在細腰後面晃啊晃,十分婀娜,她白了心心一眼,繼續說道,「你自己搞不定,碰了幾次釘子,那是你自己沒本事,嫉妒人家幹嘛?」

「哼!我沒本事,她有,那你跟她去吃飯吧!」心心瞪了她一眼,坐在沙發上發脾氣。

阮嬌嬌:我懷疑你們在演我。

摸魚秘訣第二條,千萬要和同事搞好關係。

眼前這二人明顯是故意給她下馬威,為了避免被針對,以後摸魚的時候出什麼岔子,阮嬌嬌趕緊咳了兩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開始編起了瞎話,「你們沒必要在意我啊,我就是個關係戶,我在這兒待一段時間就要走的。」

「啊?」

「不然呢,就憑我的質素,怎麼可能一來就穿粉色嘛,還得是要姐姐們這樣的國色天香的大美女才行啊!」

心心臉上的不高興已經沒有了,被阮嬌嬌三言兩語哄了下來。

陳璐璐沒那麼好哄,她轉過身來問道,「你走的誰的關係?」

「顧壬凜啊!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阮嬌嬌眼睛都不眨一下。繼續胡扯,「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是看着他長大的。」

《小酒窩》這本書她從頭看到尾,他是男主角,可不就是看着他長大?阮嬌嬌可是查過,這驪歌雖然有名,但也只是顧家下面的一個小生意罷了,拿他做幌子准沒錯。

「小顧總?」陳璐璐變了臉色。

「對的。」阮嬌嬌對顧壬凜十分有信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