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閨蜜老祖宗》[穿成閨蜜老祖宗] - 第1章 穿成閨蜜老祖宗(一)

七月盛夏,湛藍湛藍的天空沒有一片雲彩,火球似的太陽炙烤着大地,軟綿綿的柏油馬路上熱浪滾滾。

卿嘉艷熟練的將車停在小區樓下,熄火、解安全帶、背包下車、關車門,整個過程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砰砰砰」的砸門聲嚇得正在沙發上小憩的錢詩藝一激靈。「來了來了」錢詩藝光着腳小跑着去開門。

「小十一,給你看個好東西。」卿嘉艷獻寶似的從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泛黃紙質線裝書遞給錢詩藝。

錢詩藝接過書,心神一陣恍惚轉瞬恢復清明,搖搖頭壓下心底的不適,懶洋洋的靠坐在沙發上。

卿嘉艷從冰箱里拿了一罐可樂,「咔」打開喝了一大口,滿足的喟嘆一聲「唉,舒服」。

兩個人在沙發上「葛優躺」,一個比一個沒形象。

「這個天氣,在家吹着空調,喝着冰闊落,快活似神仙啊。」卿嘉艷半眯着眼,又猛喝了一大口可樂。

「少喝點冰的,對腸胃不好。這個是你們家族譜啊?」錢詩藝翻了翻手裡的書。

「對啊對啊,」卿嘉艷坐直身子,翻到其中一頁,「你看這個,錢詩藝,跟你同名同姓誒」。

「真的誒,乖乖,叫我一聲祖奶奶。」錢詩藝揶揄一笑。「好呀你個小十一,占我便宜。」卿嘉艷伸手去撓錢詩藝的痒痒肉。「哎哎哎,我錯了我錯了。」錢詩藝最怕癢了,全身敏感的不行。

「哎呀,這還差不多。」卿嘉艷滿意的點點頭,收回手抱腿靠坐回沙發上。

「你看呀,這個錢詩藝的畫像,跟你像不像?」卿嘉艷的視線在畫像和錢詩藝臉上來回打轉。

「這哪看得出來啊?」錢詩藝看不真切,只覺得畫像好似蒙了一層紗。

視線一轉看到了旁邊的畫像,形神並茂,惟妙惟肖。畫中男子臉龐稜角分明,劍眉星眸,英挺的鼻樑,嘴唇微微上揚,一股桀驁不馴的野性撲面而來。

錢詩藝心跳如雷,兩頰緋紅,怔怔的看着男子的畫像,久久不能回神,只覺得似曾相識。畫像旁寫着三個大字「卿宇輝」,後面一排小字寫着他的生平事迹,但錢詩藝看見卿宇輝三個字只覺得自己已經在心裏喊過千萬遍了,別的字一個也看不進了。

卿嘉艷合上族譜,指着封頁上的暗紋說「據傳這個族譜上的暗紋不簡單,是一種陣法的縮小版,不過也可能是誤傳,因為至今為止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之處。」

錢詩藝抬手輕撫封頁上的暗紋,只覺得腦子一抽一抽的痛,「這本族譜可以借我研究一下嗎?」

「當然可以了,你要是喜歡,研究個一年半載也是可以的。」卿嘉艷狡黠一笑。「對了,我還得去機場接我哥哥,」卿嘉艷抬頭看着錢詩藝,眼含關切,小心翼翼的說「如果你不想看到他們……」「你去吧,天太熱了,我就不去了。」錢詩藝打斷她,「不要腦補太多好嗎?我跟你哥哥之間真的什麼事都沒有,我們是純潔的革命友誼關係。」「好吧好吧」卿嘉艷一臉不信,敷衍的點點頭說,「那我先走了,晚上來接你去我家吃飯。」「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