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嬌嬌:我靠撒嬌治癒殘疾大佬》[沖喜嬌嬌:我靠撒嬌治癒殘疾大佬] - 《沖喜嬌嬌:我靠撒嬌治癒殘疾大佬》第3章 有點意思,為哥哥哐哐砸大牆

被當作大可憐的江景寬,此刻在端坐在輪椅上看着房間窗外的風景。

桌子上靜靜地放着兩份報告,正是南知鳶的資料和病例。

送來之前還追着江景明跑……

從樓梯上摔下來那傷又是實打實的傷口……

這一摔就恰巧記憶混亂得胡說八道……

江景寬放在腿上修長的手指敲打了兩下,哥哥?想到她嬌軟扮乖叫自己的樣子。

他又點了兩下,眼底划過一絲趣味,還真是有意思的很啊!

轉眼,南知鳶在這生活了好幾天。

她和李嬸也旁敲側擊了解了一些,她懂得不多,但也在慢慢適應。

不知不覺也有了很多新見識,比如這個電視就特別好看。

這日,南知鳶穿了一件白色紗袖帶着寬大裙擺的淺綠色連衣裙規矩的坐在沙發上,頭髮被她編起幾縷柔順的披在兩邊。

眼睛不眨的看着電視里播着的狗血電視劇,他們講的話她大部分都聽得懂,就是他們好直白呢,不怎麼含蓄。

不過這個比唱戲好看,哎呀,親在一起了呢!

南知鳶舉起手擋着眼睛中間的縫隙很大,掩耳盜鈴般也跟着有幾分小激動。

「小夫人,休息一會吧。」李嬸走到沙發前,「很快就吃中飯了。」

「景寬哥哥還沒下來呢,我們要一起吃。」南知鳶隨口答着,還沒有看完呢。

「您都坐着看小半個上午了,歇歇眼睛。」

知道這小夫人現在很多事不記得,歲數又小,李嬸和善的又勸了兩句。

別墅里有一些設置專門進行了改動,李嬸正勸着,江景寬轉動着輪椅從電梯里出來。

「景寬哥哥,你下來了!」

看着江景寬下來,電視也放完了,南知鳶才關上電視起身,走過去幫他推輪椅。

飯桌上,江景寬照例半碗飯,菜只動了幾口,便放下筷子。

「景寬哥哥,你不喜歡吃嗎?」

南知鳶覺得,他比自己這個郡主還挑食呢,她在這這幾天,廚子已經換了兩個了。

「沒有。」男人語氣平淡。

「那吃點這個,很好吃的。」

南知鳶給他推薦着菠蘿咕咾肉,這個菜她原來沒吃過,酸酸甜甜的她很喜歡。

「你喜歡多吃一點。」

「好哦,那下午你要吃紅豆糕嗎?」

南知鳶又夾了一塊兒肉放進嘴裏,這個菜她要和李嬸說過兩天可以的話還要再吃一次。

「不用了,你吃吧。」

阿大隨後進來,和江景寬一同去了書房。

看着他出了餐廳,南知鳶低下頭專心吃飯,她下午還有別的要玩呢。

南知鳶趕着中午的時候睡了一會,醒來時陽光沒那麼烈,她穿好鞋子往外面跑,她想去看噴水的池子還有魚。

只見她站在噴泉前,看着一會高一會低噴出來的水流跟着猜,

「升,升,降!」

「降,降!」

南知鳶的小手還跟着做指揮,興起還要伸手去攔矮一些水花,不讓它們往上冒,傻呵呵的笑,一個人玩的特別高興。

「少爺,景明少爺將之前我們暫緩的案子接了過去,打算重新換供貨商。」

「繁盛?」

「是的,目前和相關人接觸了兩次。」

「隨他。」

江景寬隨手將手裡的文件扔在桌子上,才哪到哪,總得給些時間讓魍魎魑魅都蹦噠起來啊!

他推着輪椅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