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87》[重回1987] - 第3章 找生路(2)

局,我這兩毛錢都拿不出來,本來哪裡搞?

賣了點家中幾個老母雞,怒髮衝冠扎入商海?

1987年雖然已經放開了很多政策,但市場經濟還在淌水過。

但還是要慎重。

馮義勝前世從老家出發,一路向南走了一千多公里,其中就好幾次沒把自己折騰進去。

現在就全沒事,萬一東西也會被全部沒收,風險太大了。

那,我該怎麼規避風險。

熟睡的小馮倩哪裡知道自己哥哥正在籌划著什麼。

外面月朗星疏,水面上偶爾會 有魚兒躍出水面的嘩嘩聲。

月光映照進了這破舊不堪的屋子裡,馮義勝想的腦子一陣發疼。

不過,眼神遊離間,他看到了牆上掛着他爺爺的遺照。

那腦海中被阻塞的思潮,如江河決堤一般瞬間通透。

一條空手套白狼的發家計劃,在腦海中馬上形成。

一拍腦門子:「我怎麼能把我這兄弟給忘記了。」

……

這一夜,安詳。

第二天一大早,馮義勝把三個老母雞挑在肩膀上,牽着妹妹去鎮上給賣了,換了八塊錢。

他這是在賣母雞以明破釜沉舟之志,不打算回去種田了。

給妹妹買了幾根油條,小妮子吃的別提有多歡樂了。

長到這麼大,這是她第一次知道油條的味道。

而後,兄妹倆進了河山鎮國營皮鞋廠。

廠子不大,大概只有五六十個人的樣子,雙軌制經濟的大局下,供銷社體制被嚴重打亂。

以前工廠只負責生產,然後由供銷社過來收貨、售出,再給工廠結算貨款。

可現在小商品交易非常活躍,供銷社失去了市場調配地位,於是過來工廠拿貨調貨的次數少了。

這樣就造成了工廠產品大量積壓,隨時都有可能倒閉。

馮義勝的空手套白狼計劃,就是要做這個調配角色!

他今天過來找的人,是和他一起長大的**。

**的爺爺和馮義勝的爺爺當年一起打過鬼子,所以兩家的關係一直很好。

後來這傢伙接了他爺爺班,進了國營皮鞋廠里。

進來後泡了廠長女兒,當了這個小廠的銷售科科長。

**前天還去了小河村幫馮義勝插了一畝田的禾苗。

哪知轉眼,面前這個兄弟卻換了個重生者的身份。

馮義勝也沒有廢話,進了他辦公室後直接講了他的計劃。

嚇的**趕緊把門給關了,雞皮疙瘩冒了一身:『兄弟,你知道這是要把自己折騰出事的!』

「我要是這麼幹了,我們廠長不得打死我啊!」

「你想讓我這鐵飯碗丟了嗎?」

馮義勝就知道他會這樣,蒙昧未開化的年代,小地方人的思想很頑固。

也不着急,不緊不慢的說: ”鐵飯碗?先說說看,你這鐵飯碗有多久沒有發工資了。 ”

這話懟的**瞬間沒有了脾氣。

愣是半天說不出話來。

河山鎮國營皮鞋廠的工人,在鎮上看似風光無限,但這幾年效益太差了。

算算,半年沒有發工資,背後誰不是一把眼淚。

**還在嘴硬:「你別東想西想,這口子我絕對不能給你開,老子這科長怎麼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那個老丈人就是個老頑固,我要這麼幹了,他肯定要大義滅請把我送進去,老子的幸福也要吹了。」

馮義勝一時頭疼。

氣氛短暫沉默後。

馮義勝開口:「你現在工資一個月有多少?」

「五十多塊啊,這事兒你不知道啊。」

「如果我能讓你收入翻倍呢?」

「那也不行,我從小是讀馬列主義長大的,咱們老實本分,不亂來。」

『那,如果我能夠讓你收入翻十倍呢!』

「勝哥你他娘瘋了!怎麼可能,一個月賺五百塊,那得坐多久的牢啊,你別把我往火坑裡帶!」

「成,如果我讓你一個月賺五千塊呢,那你還跟不跟我干。」

噗。

**口裡的茶水噴了一地。

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