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以此賤破萬軍》[曾以此賤破萬軍] - 第七章江南一枝花

您跟我來,銷售一臉的諂媚。

姜山在後面也是邁着八字步屌屌的樣子。

哥,這是我們酒吧最大的卡座,視野極佳。

您先坐,酒水馬上上來。

坐在卡座上的姜山也被酒吧這氣氛感染,剛準備拿根煙抽就發現一隊身穿女僕裝外加高跟黑絲還帶着兔耳朵的工作人員推着酒架走了過來。

您好老闆,這是您的酒水,您過目一下。

姜山看了看酒水單發現除了一個黑桃A其他酒水全部不認識。

指了指桌面上的酒,你們這不能是假酒吧?

領頭的那個兔耳朵美女一臉的尷尬不知道怎麼接話,銷售看這場面趕忙過來救場。

哥,您這不是開玩笑嗎,您這麼大的客戶我們哪敢用假酒騙您呢,我們酒吧雖然不是江南市最大的,但是我們也不會拿自己的聲譽開玩笑。

哥,您就放心吧。

我們頂多就是在裏面兌點水,這可算不得假,當然後面這句話只敢在心裏想想。

姜山也是隨口一問,是真是假自己也分不出來呀,接着指着這些酒,這卡座就我一個人,這麼些酒我也喝不完呀。

聽到這話銷售眼睛一亮。

哥我這就給您安排幾個年輕火熱的小辣妹,我以為哥您要排面是要招待貴賓,都沒敢讓那些庸脂俗粉來擾您清凈。

姜山頓時一拍桌子,說什麼呢!

銷售一驚,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但還是沒有猶豫立馬回答。

哥,我錯了。

您瞧我這嘴,該打,說著就打了自己兩嘴巴,說完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冒犯了姜山。

姜山這時緩緩開口,庸脂俗粉?

她們大晚上不睡覺塗著昂貴的化妝品,只為展示更好的自己,甚至裏面摻雜着不少大學生,她們作業都沒有寫完,卻穿着這種衣不蔽體的衣服在舞池裡扭來扭去肆意揮灑自己的青春。她們圖什麼,你告訴我她們圖什麼,她們什麼都不圖。

就為了讓我們這種可憐的單身狗可以一飽眼福,多麼偉大無私的一群人,你竟然說她們是庸脂俗粉?

不,她們是降落人間折翼的天使!

姜山一通胡說八道給銷售都給無語了頭上冒出+5。

就這麼點事你拍什麼桌子!

接着強顏歡笑,我這就叫幾個折翼的天使過來,離您近點方便您看。

姜山擺了擺手,那到不用。

比起天使我更喜歡小兔子,轉頭盯着那個美女領班,小姐姐坐下來喝兩杯?

銷售急忙開口,哥這是我們的工作人員不太方便。

只見美女領班連忙向銷售使眼色,心想你傻叉吧,這麼豪的顧客你跟我說不方便,就想着自己撈油水是吧。

美女領班也是趕忙開口,小哥哥,人家本來身體有點不太舒服,但是我看您對我們女性的看法這麼新奇,我們可以坐下來好好探討一番。

銷售也是識趣的沒有繼續講話。

說著就坐到了姜山旁邊,小哥哥真會說話,你好有意思,說著假裝無意間蹭了一下姜山的胳膊。

好了,你們下去吧,加個微信我有什麼事叫你。

小姐姐,你這個兔耳朵好可愛,我可以摸摸嗎。

美女領班看着姜山這麼猴急的樣子也是心中暗喜,要是今天晚上給他拿下,這不得頂好多天業績,也開始主動了起來。

美女領班一臉嫵媚的盯着姜山。

兔耳朵有什麼好摸的,我胸前的小白兔才夠軟夠大,說著就又往姜山那邊靠了靠,都快坐到姜山腿上了。

姜山低頭看了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