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漢他不經撩》[糙漢他不經撩] - 默哥,你思春了?

陳默火速轉錢過去,小姑娘大概是要身無分文了,多發點讓她多補補。

「我叫陳默,有什麼可以找我幫忙。」

阮歡歡定定的凝視着陳默在手機上操作的手,骨節分明的手,指甲總是修的很乾凈整潔,露出的手心上有幾個老繭,一看是常年勞作造成的。

「小朋友,懂不懂禮尚往來。」

「?」

「你總要告訴我你的名字吧,不然我只好每次都叫你小朋友了。」

「阮歡歡,我叫阮歡歡。」

開玩笑,她不接受「小朋友」的稱呼。

「那小阮阮,我去工作了,回見。」陳默臨走之前擼了一把阮歡歡的頭,原來叫「軟軟」啊,和她本人很符合。

陳默收回手心滿意足的笑着離開了,留下阮歡歡在門口一副不敢置信的發愣。

「這個男人……好奇怪…」

叫她小阮阮?

明明可以叫她名字,或者叫歡歡,他非要叫她如此肉麻的稱呼,況且也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叫她。

往臉上扇了扇風,驅散臉上的熱氣,阮歡歡鬱悶了,一大早心情就被他攪的亂亂的。罷了罷了,反正如果不是因為要房租,他們也不會有什麼往來。

但!他真的好帥,好對她的胃口!

叮鈴鈴……

「喂?」

「阮歡歡!你是死了嗎?稿子交不交了?想喝西北風!?」

「我去!嘿嘿嘿,心愛的編輯大人,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啊!你原諒我嘛~~」

可惡,竟然忘記了交稿的事了,編輯大人還是個冷麵女閻王,懟死人不償命。

「沒用的阮歡歡!限你三天內發過來,不然你以後別聯繫我了!」

「好噠好噠!」

其實編輯大人是面冷心熱啦!

「喲喲喲,默哥來了。」**宇抹了一把臉,擦去掛在鼻尖上的汗。

「默哥,傷如何了?」趙岩剛從外面修完車回來,「今天應該在家好好休息一天的。」

「哪有這麼金貴,不礙事了。」

店裡生意好,他不來,趙岩和**宇肯定忙不過來。

「哦對了默哥,昨天來修車的張老頭今天又帶着他的破車來了,非要咱退錢,說咱們沒給他修好。」**宇吃包子燙的齜牙咧嘴,嘴裏還告發張老頭的狀。

「他想得美!真拿咱們當傻子,要不是鵬宇攔着我直接把他踹出去。」趙岩灌一口冰水,接過**宇遞來的早餐。

「哼,昨天送來的時候我說很清楚了,他的車修好了也用不了幾天,還賊心不死要坑咱們。」

陳默開這間修車店有差不多八年了,成年沒多久,他帶着連倆兄弟就在這干。

「再來把人轟出去就行,」陳默背後出了汗,傷口瞬間像撒了鹽一般,「嘶,艹!昨天的修車費要少了。」

「老子白挨一刀,連個醫療費都沒有。」

「消消氣消消氣,老弟我給你捶捶背~」**宇一臉諂媚,「你是沒看到,昨天來修車的一個女生看默哥的眼神,都看直了。」

「……」

「要不說得是咱默哥呢,太招小姑娘喜歡了。」

小姑娘……

陳默惦記着家裡的那個小孩,眼裡帶着波光,嘴角翹起的弧度嚇呆了兩兄弟。

**宇一下竄老遠,驚魂未定,「默,默哥,你咋了?」

「吃錯藥了?」趙岩看熱鬧不嫌事大緊接着又補一句,「疼傻了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