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王爺別愛我》[殘酷王爺別愛我] - 第8章 那年真相

衛凌楚大步走的到林婉毓身邊,對着經驗老道的嬤嬤大吼,「怎麼可能?不是說沒有危險的嗎?」

嬤嬤雙腿發軟,看着被鮮血染紅的床單幾乎跪下,葯不是她開的,應該怪不到她身上。

衛凌楚抱住林婉毓的腦袋,臉上陰沉一片,他的胳膊微微發抖,在她耳邊低聲威脅,「林婉毓,你給我挺住,本王已經派人叫離洛回來了,如果你敢就這麼死去,本王,本王……」

後來,他也不知道怎樣威脅於她,只是將她越抱越緊,胳膊抖的渾身都開始抖,為什麼她的身體越來越涼?他對着嬤嬤大吼,「先叫太醫過來,叫太醫……」

嬤嬤有些為難,囁嚅着,「這,這王妃已經……」

「你想抗命嗎?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胡說八道……滾!」衛凌楚咆哮出聲,他喘着粗氣,將林婉毓整個上半身都嵌在懷裡,為什麼,他突然間這麼恐慌呢?

「林婉毓,你給本王醒過來,醒過來……」衛凌楚已經低喃出聲,卻感覺她離他越來越遠……

「王爺,蘭香夫人動胎氣了!」一個嬤嬤躬身走進,垂首不敢看一身衣服被染紅的衛凌楚。

「滾!」淡淡的一個字,從牙縫間逸出,衛凌楚俊臉上閃爍着淚光,眸底一片陰寒,蘭香那個賤人,他真的以為他不知道她跟別人私通的事嗎?

他只是一想到離洛跟林婉毓之間不清不楚,才被氣得想傷害林婉毓!

太醫惶恐趕到,隨着太醫一起的,還有一身華服的蘭香,顫聲道,「王爺,你喜歡她對嗎?你還是喜歡上她了!」

衛凌楚沒有回話,只是抱着林婉毓的手顫抖了一下,看都不看蘭香一眼,冷然道,「來人!先把這個瘋子趕出去!」

離洛趕了回來,再聽說衛凌楚將林婉毓接回尚楚軒的時候,他日夜兼程趕回京城。

可是他還是晚到了三天,林婉毓躺在床上已經奄奄一息,靠着太醫的保命丹救回了一絲氣息,拖了足足三天。

衛凌楚抱着她,一直保持着那個姿勢,滿室的血腥味縈繞在鼻端,久久不能散去。

離洛看着衛凌楚冷笑,他將上好的靈丹給林婉毓服了下去,又用銀針疏通了她身上的血脈,感覺她虛弱得救不回了。

偌大的卧室里,只聽見拳頭結實的砸在皮肉上的聲音,衛凌楚俊臉已經變形,狹長的雙目暗淡無光,他哼都沒哼一聲,站在那裡任由離洛將拳頭打腫。

離洛看見他嘴角流出的鮮血,一字一句,狠狠地砸進了衛凌楚的心裏。

「那年花燈會,偷溜出林府的是婉毓,她在街上邂逅了你與皇上,可與你有婚約的是林沐雪,她為了一已私慾,想入宮為妃,在皇上大肆尋找那名女字時,她冒名頂替了。」

衛凌楚身形狠狠一震。

離洛仍舊冷笑,「你不相信?林沐雪冒名頂替,若罪名落實,便是欺君。」

離洛又狠狠地打了衛凌楚一拳,「我與婉毓少時相識,我在寒山寺跟普濟師傅學醫,她在寒山寺後面的香院養身體。她從未欺瞞過我,她說,那日花燈會,她遇上了一個讓她心儀的男子……」

衛凌楚瞳孔猛縮,緊握的拳頭上,冒出了青筋,他愣愣地望着懷裡已經將手臂垂下的女子,喃喃失聲道:「為什麼不早告訴我,為什麼……」

離洛雙目落淚,「她不想林家出事,她想嫁給你,她更怕皇上知道這件事,你跟皇上可是嫡親的兄弟!」

……

經過離洛的搶救,林婉毓也沒救回來。

王府中人無一人敢靠近王爺的房間,不知離洛和王爺說了什麼。

蘭香夫人因私通被下令活活打死!

王妃因病,去世!

林婉毓下葬的當晚,一個黑影乘着月色潛進皇陵。

一個月後。

京城郊外的五里坡,一身男裝的林婉毓肩上掛着包裹,迎風而立,額前幾縷碎發,隨風輕舞,她平靜的面容上有些一份釋然,英姿颯爽,清靈中透着堅韌。

聽見身後有動靜,她回過頭來。

只見離洛迎風走近,在離她十步左右遠的距離停住,靜靜的注視着她。

「離洛,你跟我一起離開吧,要是衛凌楚發現了真相,是不會饒了你的。」林婉毓輕顰秀眉,拉了拉肩頭的包裹。

「婉毓,你準備去哪裡?」

「我想去邊關,找到爹爹,幫林家洗脫冤屈。」林婉毓滿目清明,未來的路,她也沒有把握,但是她是林家二小姐,林家一門忠烈,她不會讓家族蒙受不白之冤。

離洛瞭然一笑,「西南一帶有瘟疫發生,我要過去看看,怕是不順路。」

「嗯,那你一路小心。」

兩人分別往兩個不同的方向走去。 

林婉毓一路南行,她買了馬匹,花了一個時辰左右學會了騎馬,兩天的時間,已經離開了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