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王爺別愛我》[殘酷王爺別愛我] - 第10章 孩子的真相

衛凌楚被侍衛叫離這裡。

林婉毓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到父親給她的交代,頓時失笑。

林沐雪那需要人保護,現在她就要死在她手裡了。

林婉毓回神,扭頭,看着在燭光下研究醫術的離洛,故作輕鬆道,「離洛,你不是說你百毒不侵嗎?怎麼會那天在王府中了藥物。」

離洛抬了抬眸,「是個男人看到……都把持不住,也是中了別人的陷阱,我和你沒什麼,衛凌楚就要和我絕交,要是真有什麼,先不說衛凌楚,在你面前,你我朋友多年,我想我會愧疚死的。」

林婉毓扯了一抹苦笑,「我想幾年前,應該是我錯了!我愛上衛凌楚,是我這輩子的劫難,我成了這個樣子,不還是因為衛凌楚的恨,恨不得我死!毀了我的容!」

說完,她自嘲的笑笑,「我之前還以為,我能帶着我和他的孩子一起過安穩的生活……」

離洛頓了頓手裡的動作,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床上的人,更不知道怎麼去和他說,衛凌楚知道當年燈會的人。

門外。

準備推門進去的衛凌楚,剛好將兩人的對話挺全。

衛凌楚感覺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干,被打擊的站不穩,他做了什麼?他的孩子,他的婉毓!

看着自己的手,發現上面布滿血腥,他惱怒的一拳一拳打在柱子上,鮮血流出,他覺得不過癮,更加用力的砸在旁邊的石台,殷紅的血,濺在他扭曲的俊臉上。

力翔從後面抱住他,「爺,爺你在做什麼?你的手會廢掉的……」

衛凌楚痛苦的癱倒在地,為什麼會這樣?他親手,親手將她越推越遠。

昔日的種種浮上心頭,衛凌楚無力的揪着自己的頭髮。

林婉毓……當時,為什麼他不給她解釋的機會!

……

林婉毓臉上的水泡已經化膿,星眸卻依舊清澈,她似乎天生就可以給人一種安定的力量,走在被困在城中的三萬大軍和百姓的隔離區中,不需要任何言語,所有的人都已經感覺到了力量和希望。

看着懨懨的大軍,她緊咬下唇,一個又一個的戰士沒有倒在戰場,卻倒在這場瘟疫里,領兵的是一個黝黑的大個子,炯炯的雙目散發著智慧的眼神,他同樣的染上了瘟疫,指着倒地的三萬大軍道,「他們,昔日都是以一敵十的精銳,身上流淌着為東祈奮戰的熱血,可惜現在就要被皇上的一把火燒死了,沒有人會記住他們……」

林婉毓深呼吸,拿出衣袖中的兩顆藥丸,「化水,為他們服下去。」

這是薄荷製成的藥丸,兩顆藥丸化水,藥性根本為零,可是他們卻看見了希望,活着的希望,人有了希望就會堅強的活下去,婉毓放下臉上的面紗,露出被瘟疫侵蝕的猙獰的臉孔,高舉布滿水泡的手臂,「相信王爺,一定會想辦法救我們,他是我們心中的戰神,是最重情誼的!」

所有的人一起高喊,「活下去!活下去!」

林婉毓看着這些人又燃起了希望,粉唇露出淺淺的笑容。

之前,她進城中的時候,離洛告訴她,這裡的大人給他一個半月準備解藥,若是製作不出來,這裡的人都會被燒死。

今天恰好是最後一天,她進來了!

剛才說的話,完全就是想將衛凌楚戰神形象在每個人心中。

愛一個人的時候,真的好賤,明明知道他不愛你,卻在臨死的時候,還要為他的聲譽考慮。

一天的時間,在等待中流逝,夕陽的餘暉漸漸收斂的時候,人們看見的不是希望,林婉毓面露痛苦之色,最後的一絲光線就要被雲層遮住,城外的官兵已經準備好了綁着火油的箭矢。

西南太守揚手,「放箭!」

守城的官兵始終不忍放下第一支箭,正在猶豫的時候,太守一把奪過身邊近衛的弓箭,點燃了箭頭,對着百姓射去。

有了第一支,就有第二支,頓時漫天的火箭如流星般墜下。

倏然,一陣狂風,一個黑色大麾俊美無匹的男子凌風飛下,肩膀的大麾捲起狂風獵獵,火箭被卷着飛出城外,衛凌楚臉上滿是剛毅之色,他怒然,「解藥已經做出來,住手!」

夜幕下,他墨染的大麾飛落在地,露出一身玄色衣衫,斑斑的月光,飄然的綢衣,端的俊美無敵,他喘着粗氣一步步靠近林婉毓,從腰間拉下一個布袋,隨手扔了出去,眾人皆知是解藥,瘋狂的搶了起來。

混亂中,林婉毓就那麼看着他,直立的看着他,衛凌楚的目光也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她,他緩慢的走近她,鐵鉗般的大掌握住她的雙肩,隔着面紗啃嗜着她的唇瓣,修長的手指挑開被他濡濕的面紗,輕紗隨風飄落,他灼灼的雙目將她所有的意識都焚燒殆盡,再次,他俯頭吻上她,纏綿悱惻,濃郁萬里。

林婉毓全程傻眼,等她回應過來的時候,離洛正一臉擔憂的給她把脈,最後鬆了口氣,「沒事了!」

三日後,瘟疫就此熄聲。

恰好趕上了這裡的花燈節。

林婉毓臉上還有幾個痘沒有消下去,全程帶着面紗和離洛站在一起。

城中恢復了往日的生機。

離洛收了一個無父無母的孩子為

猜你喜歡